追蹤
法蘭西實驗室
關於部落格
如果衣櫃裡面收藏的,是強迫、偏執與妄想,那麼實驗室裡面,該收藏些什麼呢?
  • 171051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昔孟母,擇鄰處。。。那你還不快搬?(上)

那我最近到底再忙什麼呀?嗯我想想。。。阿對了,我搬家了。

是呀,因為舊家住太久總是會膩的嘛,然後又在巴黎的數年之間養成了孟母三遷的壞習慣,所以我又搬家了。

咳咳,其實才不是這樣。這次會倉促搬家的原因,純粹是那好心的房東,無預警的在五月初宣布夏天想回米國來賣房子,因此MEB只好火速尋找新窩,再請親朋好友不吝伸出援手幫忙。不過這次搬家,倒也發生了些許事情。我被扣了生平第二次的押金,因此有點。。。。並不有趣,而是不爽。

嗯,說起來,MEB就算不是第一名的房客,卻倒也不是澳客。這輩子搬了這麼多家,也就被扣過一次押金而已。

那次是在法國住宿舍的時候。當時年幼無知,不諳規矩,在離開宿舍以前沒有把廚房清理到跟新的一樣。留學生嘛,總是東省西檢的,也不願意買太昂貴的清潔用具。偏偏又遇到一位非常嚴格的舍監,因此被扣了幾十塊法郎。當時雖然很不平,覺得舍監強人所難。不過事後想起來也覺得自己其實理虧。

而這一次,就不是這麼回事了。在說這個故事之前,就要先瞭解一下我倒底租到什麼樣的房子,才知道前因後果(阿阿,其實是我愛講古啦)。

話說,當初來到米國的時候,並沒有真的去找房子。透過「長輩」的介紹,就租到了一間套房,而且價錢相當便宜(是「長輩」介紹的嘛。。。不過,這只是一部份原因。)。

原屋主,也就是長輩的朋友,T君,娶了內陸美嬌娘,預計前往中國工作不定時日,所以就將他在本地的套房租了出來。但是所謂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便宜的東西自然有他便宜的原因。MEB當初認為長輩介紹的房子價錢是合理價,因為是與巴黎同等級的房子相比。等住了一段時日之後才知道,本城房價其實頗貴,而長輩介紹的房子,房價竟只有本地行情的一半左右呀!那便宜的原因到底在哪裡呢?雖說,「長輩」很阿殺力的幫我殺了價,但是在MEB住了兩年之後有感而發:這房子,說正格的,價錢要提高多少,恐怕也很拼吧。

這麼來說吧。當初下了飛機之後,在長輩的帶領下直奔新家。見到新家的第一眼,只覺五味雜陳百感交集,大約只有經歷過媒妁之言婚姻者方可體會(阿,我隨便說說,我可沒有經驗)。如果說,一個房子,從房價、地點、內裝三方面來看的話,MEB的新窩房價低到沒話講,給滿分。地點雖荒涼,但看在周圍尚有超市與地鐵站的份上,勉強及格,但是這內裝,實在讓人不敢恭維。

房間裡的家具裝潢,從壁紙的風格與剝落的情況,從廚具的木頭油膩的程度,從櫥櫃卡鎨損壞的狀況來看,起碼有卅年的歷史了,而且大約是,打從T君住進來,東西就沒換沒修過。但當著長輩的面,卻又不好說什麼。

我想,租屋這東西,走遍世界各地,都有一定規矩的,尤其是在歐美。好一點的,屋主應將房屋整理粉刷一遍,然後把全新的房子照行情價租出去。但是呢,這些東西自然不是免費的,想來後來也會轉嫁到房客身上。所以房客想省錢,房東也會想省錢。那麼,大家都省點錢,我租你便宜一點,你少跟我計較兩分,自然什麼鍋配什麼蓋。在海外的留學生,多半會找這種房子居住。這是為什麼,我說T君租給我的房價,雖然是很便宜的,但是這房子本身,也不可能以時價租出去。

不過既然自己並沒有花力氣出門找房子,MEB也只能抱著「感恩的心」住進長輩介紹的家裡了。

在住進新居的前幾個禮拜,我把所有的時間都花在打掃與修繕上面。總結一下:

浴室的浴缸塞子損壞,需要找人來修。

浴室的置物架絕大多數都是壞了的。看著那歪斜的鏡子與架子,算了,懶得修了。

三個壁櫥有兩個塞滿房東的雜物,門是壞的。也算了,分給我的那一個尚可使用,這就好了。

落地窗前的窗簾輕輕一拍落下可以淹死人的灰,拆卸下來送洗。裝回去的時候,費力的一個一個掛回老舊的塑膠拉環上。

就在這時候,好戲來了。忽的嘩啦拉一連串聲音,大珠小珠落玉盤,硬化的塑膠套環全約好了一起斷裂。成了下圖這樣。

「這。。。。。」MEB在原地呆了半晌。。。這東西還能修嗎?看房東怎麼覺得吧(窗簾不幸成為故事的重點之一)。

後面落地窗的紗窗也積了萬年灰,輕輕一碰可以在人身上印出無數美麗的黑線方格圖案。拆下來清洗。不消說,紗窗也不可能是好的,周圍充滿破洞,冬天會有無數瓢蟲跑進來避寒。

家裡鋪的是萬年不換的地毯,自然也可以吸出數頓重的灰塵,那麼就只好用吸塵器猛吸吧。雖然房東留下的吸塵器也是個超過十年沒什麼吸力的古董了。這玩意兒沒想到後來也變成故事的重點了。

最可怕的是廚房。所有打掃的功夫,廚房花了一半以上的時間。除了把油膩的餐具跟瓦斯爐烤箱全部洗淨以外,還要清洗地板上打翻黏呼呼的醬汁,並且把櫥櫃冰箱底下所積的垃圾灰塵食物果核骨頭。。。妳可以想到的所有東西,全部挖出來。再把冰箱裡面打翻的醬汁洗乾淨。我大約可以想見,T君多半是把所有掉在地上的東西,一腳掃進冰箱櫥櫃下面就眼不見為淨。

水槽下方的櫥櫃因為長年漏水,已經爛透,萬「蟲」鑽動。需找工人來修理。

廚房有個面版故障的微波爐,不過微波爐的操作方式都差不多吧,按「3」「0」「0」應該就是三分鐘。

在經過所有的努力之後,這個房子勉強恢復到可以住人的水準,再也不會有漏水或是蟲蟲入侵的可怕情事。我累攤在椅子上想著,T君與他的美嬌娘當初過的是怎樣的日子?又有怎樣的清潔習慣?

大約是,努力過後的果實會特別甘美。MEB的新居雖然在打掃之後也沒變成金窩,但是住久了倒也習慣了起來。

之後曾經有一度,T君夫婦從中國回來說要「拿些東西」,那是我第一次跟他們打照面。房東夫婦不知怎麼的本身沒有鑰匙,所以需要MEB留在家中開門。T君是位身材壯碩聲若洪鐘,年約六十歲的中年男子,從講話的口吻看得出是相當強硬,也頗有自信的人。不過呢,他卻讓我不經意的想起過往軍中善擺架子的長官。而房東太太是位年約四十多歲的大陸人。人雖客氣,但是在言談中「請」「謝謝」「對不起」永遠是不存在的。「你去幫我把那個拿來!」「那個什麼就這樣吧!」是她慣常的口吻。而三不五時的,都要比較一下祖國的房子怎麼怎麼大,住的怎麼怎麼舒服,這裡這也不好、那也不好。

祖國什麼都好,所以這次他們來另一個任務就是要來量一下。。「窗簾」,然後回祖國去購買又好又便宜的來換。窗簾這東西,是怎麼值得這麼勞師動眾嗎?妳要真能帶個玉珠簾回來那也罷了。房東太太說著:「我們那兒的窗簾,怎麼怎麼便宜又怎麼怎麼的好。」MEB在旁邊只好陪著笑:「是是是,祖國真是地大物博。」

因為T君來家中時,MEB還要往實驗室跑,所以幫房東夫婦開了門,寒暄兩句,就離開了。我想,就算沒有實驗室的任務,我很可能也會待不下去吧。

傍晚,回到家後,T君夫婦已經離去。家中一切尚稱完好,但是MEB卻要面對廚房灑了一地的不知名扎腳粉末。幸好,我的鹽跟糖都還有個半罐。

說起來,因為過往一切都是「長輩」居中溝通,我以前並沒有真正見過T君夫婦,不過對他們並沒有太好的印象,大約始自此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