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法蘭西實驗室
關於部落格
如果衣櫃裡面收藏的,是強迫、偏執與妄想,那麼實驗室裡面,該收藏些什麼呢?
  • 171051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昔孟母,擇鄰處。。。那你還不快搬?(下)

於是乎,我又要再度驅車前往舊居,如同赴洪門宴一般,而這次,確實也是個小型洪門宴。

週六,MEB早早開車出門準備赴宴。無奈,第一次在新家開車總是會出問題的。因為新家位於市區,不像舊家出門就是高速公路。這些米國人也不知為什麼的,禮拜六早上就都跑出來路上亂晃。我在市區裡塞了好一陣才上高速公路,就這麼晚了廿分鐘才到舊家。

剛到舊家,打電話請T君下樓來開門。只見半晌後T君面色凝重的出現在大門口,看來不太妙。果然,他忽的斥責道:「你這是怎麼搞的,明明說了十點要到,讓我在這裡等了這麼久!」「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我在市區裡面塞了一陣子才上高速公路。」MEB陪笑似的道歉(不過,嗯,老實說,遲到雖然是不對的,但這不是您家嗎?昨兒個您還說都會在家,所以我才比較放心嘛。在自家等,不值得發這麼大發雷霆吧?身體要顧呀!)。

想歸想,遲到畢竟是不對的。而且既然是長輩的朋友,MEB還是只能一個勁兒的賠不是。

其實MEB見到情勢這樣緊張,本是想拿了押金支票便離開,但是T君還是兀自一個勁兒的領我上樓,MEB也只好像小媳婦般的在後頭跟著。在電梯中隨口跟T君寒暄了一下:「那麼,您是要回來賣房子了嘛?什麼時候回去呢?」

「不一定,房子也不一定賣,那邊的工作也是可做可不做,所以我也不一定回去。也許我就回來住,也許我太太回來住,說不準的。」T君目光漂浮不定,似有隨便唬爛的嫌疑,但卻氣定神閒的這樣說道。

嗯,所以你沒打算賣房子嘛?做長輩可以這麼任性嗎?隨隨便便的結果,可是我要搬來搬去耶。不過也罷,畢竟房東想回來住,不管賣不賣房子我也是非搬不可。不過這個新婚夫婦一人住米國一人住中國又是怎麼的?現在連長輩也流行起遠距離戀愛嗎?話又說回來,這關我什麼事呢?

正說著,大家就進了懷念的舊家門,看見熟悉的家具,但這會兒不是我在用。只見房東太太正在電視前面叨叨的唸著要放DVD來看。T君自己在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MEB站在那裡有點尷尬,看著老舊的裝潢,真個是壁紙剝落應猶在,只是朱顏改。

忽然T君責問道:「我這房子,當初好好的交給你,怎麼現在被你弄成這個樣?」

這話唬的MEB一愣一愣的,「咦?是哪裡有問題了嗎?」MEB有點不解的問道。這房子現在的情況,比當初租屋的狀況,要好多了吧?櫥櫃架子能修的都修了,浴室廚房能刷的都刷了,別的不說,至少也是乾淨上一百倍吧?

「我那個吸塵器跟微波爐,當初都是好好的交給你,現在都被你弄壞了。你要怎麼交代?」T君非常不悅的說道。

「啊?」MEB看著那不知道有沒有廿年的吸塵器跟微波爐。那吸塵器硬化的塑膠把手在某次使用中與本體分家了。好吧,這可以算是我的錯。但是這微波爐就神奇了。雖然尚可熱東西,但是面版倒是從來也沒醒過來過呢。

「啊,那吸塵器的塑膠硬化了,所以把手很容易就斷了,是我不好。可是微波爐一直都跟原來的樣子一樣呀。」MEB委婉的解釋

「不是吧?兩樣東西當初都是好好的。吸塵器怎麼我用這麼久把手都沒斷?」T君如審犯人般的質問。

我說,現在這也沒拍照存證,當初交屋時又沒人在,豈不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那吸塵器,您真的有用過嗎?想著當初家中可怕的景象,MEB差點脫口而出。

「這樣呀,那確實也是很神奇的事情。可是微波爐確實是跟原來一樣的。那麼,不好意思造成您的困擾,如果您同意的話,就從押金裡面扣吧。」MEB有點不知道該接什麼話,只好說出想來也是T君想聽的話。全新的吸塵器一個三十塊,微波爐大概六七十塊。別說電器一落地就打個八折五折的,二三十年的電器,我不知道拿出去就算倒貼賣,有人會要嘛?但是既然是長輩,就留點面子吧。如果能花點錢讓長輩覺得好過一點,也就罷了。

「那你出個數吧。」T君說

「就扣個五十塊錢吧,您覺得怎樣?」

「你說什麼?」T君大驚,揮揮手示意小兔崽子閉嘴,然後開始演講:「我當初是看在你們年輕人剛出社會,賺錢不容易,所以把房子用很便宜的價錢租給你。你自己說說,你現在租的新房子多少錢?」

「嗯,大約是這裡的兩倍價錢吧。」MEB說道(但是比這裡乾淨了豈止兩倍,這句卻耿在喉嚨裡說不出來。)

「就是嘛,你要知道這裡的房價不便宜,這麼好的房子我可以用兩倍的價錢租給別人,你去打聽看看,你從我這裡賺了多少錢呀!」

「是的,關於這點,我非常感激。。。。」(嗯,這位大叔,這房子我想用你夢想中的價錢,絕對租一年也租不出去,所以真的不需要這麼忿忿不平。更何況。當初房價是你開的,我可一毛也沒殺,剛開始只住半個月還付你一整個月的房租,如果要嫌人家賺太多,當初房價就開高一點,我也不會吭氣。何苦不情不願還要裝慷慨?)

「就是嘛。我是看在你們年輕人剛出社會,所以給你們一點幫助。沒想到好好的房子交給你,你什麼都給我弄壞。你看看那個窗簾,壞成這個樣子你也不修。」

「那個窗簾。。。我有去找過新的,不過您的窗簾零件實在太舊了,又是釘死在牆上,現在新的窗簾組具都無法裝上去。。。」(啥?修窗簾是房東該做的事情好嗎?我不想讓你破費將就著用,反倒變成被指責的把柄?)

「你有沒有去過DIY家具店?」房東聽我這樣說,大喜過望,一副I got you的表情。

「沒有耶,那還要開車上高速公路才能到。。。」

「所以我就說嘛!你根本沒有用心!」房東桌子一拍,氣勢如軍中長官,連房東太太都嚇了一跳。「你們現代年輕人就是不用心。你要是去DIY家具店,材料工具都可以買回來自己鋸自己修,什麼找不到窗簾根本都是藉口。我說,窗簾壞成這樣,有朋友來你家,你知不知羞恥,害不害臊呀?」

「嗯,那麼,您要扣多少錢呢?。。。。」(這位大叔,你在訓兒子嗎?我還沒叫你爹勒!要不要再說個我們還挺有緣的?自己吝嗇不肯找人來修繕,還指望我大老遠跑DIY店買工具來幫你修房子嗎?我還想問你害不害臊呀?當初你房子髒壞成那樣,你朋友來你家你又害不害臊?別說年輕人怎樣了,人老了就要變的這麼愛教訓人,那我寧可當不用心的年輕人算了。反正我也才只有廿五歲呀XD

「就扣個一百塊吧,我總得買新的回來才能生活呀。」T君大概覺得氣勢已勝,所向披靡了,就把最後的結論說了出來。

「那,好吧,如果您這樣說的話,我也無話可說。」(靠,你一百塊給我,我去幫你買新的,還有找零勒。那兩樣破銅爛鐵貼佈告一樣十塊都不見得賣的掉了,現在卻要一百塊?雖說二手家電的行情是個人心裡一把尺,要把二手家電照原價賣的也不是沒有,但我不知道年輕人租房子還有義務要幫房東購置新家電的呢!)

「這不是什麼我一定要這樣說,你們現在年輕人就是這樣不懂規矩。」(T君大概沒想到小兔崽子似乎沒有服氣。看來T君是面子裡子都要定了。不但要錢,還要別人跪著給才行。)

於是MEB也就不再頂嘴了。房東說罷,看看也沒什麼好再挑剔的,就抄起支票本,開了支票,然後加了句:「不過房子清潔你倒是維持的還不錯。」

「嗯,每個禮拜都有打掃就是了。」(總算有句良心話了,不過我倒也不希罕就是了。我沒那麼不害臊,有空還要請朋友來家裡坐坐呀。)

T君寫完把扣掉一百塊的支票遞給我,同時補了句:「那就祝你一切順利吧。」

為了不讓場面太難看,MEB也只好回道:「謝謝,您也是。」(對自己偽善的程度到連我都想吐了,不過如果能早點離開這傷心地,那要我再噁心一點應該也是可以的XD

就這樣,MEB拿了剩下的押金,去銀行兌現,順便路經舊家的中國超市,買了些水餃準備回家裹腹。跟舊房東再怎麼不愉快,生活還是要過的。

「跟長輩打交道,大概就是這樣吧。」MEB一邊熬煮著水餃一邊想著。「就算有意見的不同,長輩也幾乎不可能聽的進去。蓋大部分的長輩都很難拉下身段來跟晚輩溝通。因為這是有折損他們權威的行為。權威,畢竟是成為『長輩』的首要條件呀。長輩呢,永遠都是對的,難怪大部分的人跟長輩相處總是戰戰兢兢。雖然,MEB從來也沒搞懂過,權威這東西,純粹就是一個面子而已吧?為什麼這麼多人趨之若鶩呢?」

正說著,把水餃撈出來才發現,嗯,百廢待舉的新家,竟然沒有醬油!囧呀!

 

PS. 其實這次租屋,平心而論我還寧可跟房東太太打交道。雖說房東太太講話,在我們眼中或許少了些禮貌,但是那頂多是說話方式的不同,畢竟她是在那樣的環境下長大的,房東太太還算是為溫和謙虛的人。然而霸君般的T君就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了。跟T君的交談中很明顯的可以發現,T君是非常自我中心的人,幾乎不知道什麼叫做站在別人的立場,也對自己的言行無感。大約可算是標準寬以律己,嚴已待人的表率。這樣的長輩,確實蠻讓人苦惱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