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法蘭西實驗室
關於部落格
如果衣櫃裡面收藏的,是強迫、偏執與妄想,那麼實驗室裡面,該收藏些什麼呢?
  • 171051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誰管亞美尼亞在哪裡?

這一次,又是洪蘭的言論上了新聞。七月廿九號聯合晚報記者專訪洪蘭時她表示,台灣大學生的國際觀嚴重不足,令人憂心。她舉了幾個例子:

第一個是以她任教的陽明大學為例。她舉例說班上的醫科生書讀得很好,但卻不知道四庫全書的編者與朝代。意指書讀得很好,但是常識有限。

另一個例子,則是數年前史丹福大學校長來訪,與國內大學生餐敘。結果當校長談到國際局勢如非洲與南歐戰爭時,國內學生一個個聽的霧煞煞,連亞美尼亞是什麼都不知道,更別提國際局勢了。好,這裡點出了本文最重要的四個字,亞。美。尼。亞,也是引爆點。

最後洪蘭提到自己當老師改考卷的時候改的頭昏眼花,因為學生的邏輯概念完全不行,答非所問,甚至連正確表達自己的能力都沒有,常常讓她快拔光了頭髮。

洪蘭這號人物,我就暫時不評了。雖然有些時候並不認同她的論點,但是這一番關於台灣學生國際觀不足的批評,倒是有幾分值得省思的地方。

不過這一番針砭,倒是引起了許多反彈。而這些反彈,非常可悲的,卻反而印證洪蘭的觀點:台灣學生的邏輯完全不行。

有位醫生說道:現在做醫生還真辛苦,除了要有醫德,還要天文地理樣樣精通。我只想說:這位老兄,不只是做醫生辛苦,所有學科的專家都很辛苦。洪蘭可沒說只要醫生有天文地理常識。洪蘭提到的是「頂尖大學生」。除非你認為只有醫科生才是頂尖大學生。

還有人反駁道:關鍵在於本土意識要先建構。自己都搞不清楚了怎麼會有關心國際事務的能力,所以最終還是要先本土化。

老實說,這是我看過最似是而非又荒謬的言論了。本土意識多半與自己國家文化歷史的認同感有關,國際觀則是指對國際局勢的瞭解,這根本是兩碼子事。這就好像有人說:地理都研究不好了怎麼去研究天文?國文都念不好了念英文幹嘛?植物都研究不好了怎麼去研究動物?照這位先生的論點,要不要乾脆所有要念國際關係的人,都先拿個台文歷史碩士再說?有這樣的論點出現,真是如洪蘭所言:前言不對後語。

也有人說:有什麼好擔心的,生命自己會找到出路。

是呀,亡國賤俘其實也是生命的出路之一,也是可以活下去嘛,這位先生你可以再不負責任一點。

更有甚者,有如曾韋禛自由時報的投書反駁道:美國夠開放了吧?但是波灣戰爭時許多美國人連伊拉克在哪裡都不知道,美國總統小布希更以地理差鬧笑話出名。因此我們有啥好憂慮的?

這個投書又是另外一個世紀大笑話。美國人夠開放嗎?先不論開放的定義是什麼,美國人的封閉自我恐怕是舉世知名的,曾韋禛拿美國人來做開放的例子,恰恰顯示了國際觀嚴重的不足。再者,為什麼美國上至總統下至學生常識不足,我們就要有樣學樣?這又是哪門子崇洋媚外的心態?老實說,如果你是美國人,上面有一堆人幫你頂著去支配世界,那你也許真的可以什麼都不管。但如果你是台灣人,天生就是注定要在國際夾縫間生存,那我勸你還是皮繃緊一點,多認識一下世界。

因此,我在黑米上面寫了一篇回應

亞美尼亞在哪裡,會是一個issue嗎?這篇新聞的重點,真的是為了醫科生不知道亞美尼亞在哪裡而感到痛心嗎?

洪蘭的重點,並不是在批評學生地理不好,她的重點是在於學生國際觀不夠,以及沒有完整表達思想的能力吧?

在完整表達自己這件事上面,這跟邏輯訓練有關

洪蘭說:台灣學生進了美國名校,在課堂上也無法侃侃而談,表達自己。

這句話講的並沒有錯。台灣學生本來就是以背誦考試見長,組織能力見短。台灣學生也許聰明,努力,解決問題的能力很強,但是卻難以把自己的思想完整表達出來說服人。

舉例來說,一個一個問題都可以解決,但是當把問題兜在一起,就分不出輕重緩急先後順序,或難以說服別人:我為什麼要這樣去解決問題。在國外與別人競爭,除了語言的障礙以外,我們的教育更缺少組織與邏輯訓練,讓台灣學生只能成為優秀的執行者卻難以成為優秀的領導者。

是的,這也許可以透過教育上面著重思辯訓練讓學生加強

而國際觀呢,我並不認為教育能幫助多少。

有人說:「亞美尼亞人應該也不知道台灣在哪裡。」這原來可以成為振振有詞當成沒有國際觀的好理由呀。是的,亞美尼亞在哪裡,是一個估狗一下就可以查到的冷知識,一點屁用也沒有。而亞美尼亞與亞賽拜然跟土耳其之間有過一些紛爭,亞美尼亞曾經發生過大屠殺,這些妳也可以說:阿,離我太遠了,我懶得管。

那對於我們的鄰國呢?我們對菲律賓瞭解多少?我們對馬來西亞發生什麼事知不知道?印尼呢?更不用講越南柬埔寨,甚至新興大國之一的印度,我們又有多少瞭解?我可不敢保證我們的學生對印度的瞭解會比對亞美尼亞瞭解多到哪裡去。對於一個靠經濟為生的小國來說,甚至是一個想成為亞洲金融中心的小國來說,這樣的國際觀,是不是一句「印度人搞不好也不知道我們在幹嘛」就可以讓自己心安的?

如果說如T先生所言,歐洲的年輕人可以對歐盟投票討論的轟轟烈烈,那我們的年輕人,除了島內統獨以外,對於東亞事務能不能討論的轟轟烈烈?

so,這些國際觀又要怎麼陪養?還是又一句「都是爛媒惹的禍」的就可以帶過去?都已經什麼資訊時代了,一堆人喊公民新聞也喊了半天,到頭來還是一句「看看媒體餵給我們什麼」就可以讓自己無國際觀的心安理得。

一句話:「如果我一輩子就住在台灣,那知不知道這些事情根本沒差」,這樣的觀念,最足以形成毫無國際觀的社會。在歐洲,能在世界經濟上站一席之地的小國如荷蘭,他們的國民很多都是一輩子住在荷蘭的,但是可不會是「一輩子只要知道荷蘭事就好了」。國際觀這種東西,可不是只要從事國際金融或事務的人才要去懂得這樣好嗎?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我想說的只是,洪蘭指出了一個很可以討論的問題。我們可以討論大學生素質到底如何,我們也可以討論國際觀這東西對亞洲金融中心台灣來說到底重不重要。

洪蘭點出國內學生素質降低令人憂心,並沒有將一切責任推往學生身上,也沒說這是誰執政的錯。上從教育制度,社會風氣,下至教材課程,都可以是重點,我不懂一堆人爭先恐後的批評洪蘭本土意識不足,老學究老掉牙的又是多麼的有建設性。

所以呢,誰管亞美尼亞到底在哪裡呀?誠然如「亞美尼亞在哪裡」這種知識,動動手指就可以查出來。但是在這個問題背後的,應該是學生為什麼在平常竟然連動到這個手指的機會跟興趣都沒有?又為什麼竟會有一堆人理直氣壯的說:我住台灣,有沒有國際觀根本沒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