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法蘭西實驗室
關於部落格
如果衣櫃裡面收藏的,是強迫、偏執與妄想,那麼實驗室裡面,該收藏些什麼呢?
  • 170652

    累積人氣

  • 14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敬答台大,最大,獨大

原來這一篇是新新聞主筆揚照先生,在台大八十週年校慶時所發表的批評文章,他說到台大長年來在台灣佔獨大的缺,因為沒有競爭,造成主事者也沒有國際觀,更不思保留與發展台大的特色,結果造成台大隨社會重商主義與政治搖擺,完全不知道規劃自己的特色與專長,最後終於成為國際上一所沒沒無聞的大學。

我對於楊照沒有什麼印象,只記得幾年前新新聞登假新聞來編造總統府誹聞案,後來敗訴,楊照那時就是主筆了。對於曾經很喜歡看的新新聞,淪落到這種地步,覺得有點失望。

撇開這些過去的印象不談,我其實並不是太贊同楊照先生對台大針砭的意見。不過因為最近實在很忙,沒有時間去查太多資料(不過倒是有時間在這裡打嘴砲XD),只好憑個人天馬行空的想像力隨便把意見各自表述一下。

當然,不贊同的地方並不是在於「台大有多好有多棒,楊照先生胡扯八道」這樣。台大有許多比不上世界級大學的地方,這點難以否認。我記得,當年李遠哲剛回台灣的時候去台大演講,講題就是:台大為何還不是一所國際級大學(還是世界級或是一流大學之類的)。那時大概是民國83還是84年,我忘了是不是在綜合大樓禮堂,李遠哲的演講內容也一個字都記不起來,不過當晚人倒是擠的爆滿就是了。喔對了,那時候還發生幾段小插曲,一段是李遠哲不太高興學生會會長擅作主張將演講的題目改為「台大為何不是一所國際級大學」。另外一個烏龍是台大教務長(應該是吧)那時候坐第一排,非常無禮的連李遠哲話都還沒開始講,就開始責備李遠哲講題有辱台大以及誤導視聽之嫌。

拉拉雜雜扯了這麼多,我想講的只是,台大有許多比不上其他世界知名大學的地方,這個是從十幾年前就被許多人認知並且開始討論的問題了,我並不反對(說來可悲,十幾年前就被討論的問題,到今天到底解決了多少?)。

據說,台大的教學評比在世界上來看並不差,但是不差歸不差,還是沒辦法擠進什麼亞洲前三之類的,實在也是讓人覺得不上不下的難過。更何況,這種大雜燴評比容易因為評鑑方法與重點的不同,無法真正反映出一個學校真正的特色,所以就暫時撇開不談(其實是我根本懶的去找資料)。

我覺得,台大的問題,很多時候也是全台灣大學的問題,台大做不到,別的學校情況也不見得有多樂觀,所以也許可以一起討論。關於台大為何還不是一所世界一流大學?甚至台灣為何還沒有世界一流大學呢?楊照先生的討論,我覺得是連癢處都沒有搔到。

怎麼說?楊先生通篇就在罵台大的主事者學者都沒骨氣沒理想,卻連個「錢」字都沒提到。

首先,一個一流的學校,必定要有一流的人才。一流的人才要從哪裡來?要怎麼留住?這不是在那裡講骨氣理想打嘴砲就可以蒙混過去的。艱苦八年抗戰那「三分物質力,七分精神力」打贏日本人的「空一格」蔣公遺訓,也許可以暫時收到抽屜裡去。

光看辦校經費吧,不久前,我們政府才通過非常「大手筆」的五年五百億高等教育計畫,雄心壯志的要提升國內大學素質。這五年五百億,最後有80%給了台成清交四校,平均一校一年拿廿億台票。那就拿楊照先生推崇備至的哈哈哈哈...哈佛大學來比吧。去年不知道在哪裡看到關於哈佛首任女校長的報導,裡面提到哈佛的預算。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哈佛大學一年的預算也差不多是一二十億,只不過這個是美票,折算下來差不多是數百億台幣。我們好幾個學校五年拿來做學問的錢,比不上人家一年花的錢,寒酸的程度,聞者莫不涕泣。

這個錢,很多並不是花用在硬體設備上面。台灣許多學校的設備平心而論並不差,但是人事費用卻是寒酸的可以。拿學者薪水來說,我覺得這是非常重要的問題,卻幾乎沒有人去觸碰。敝研究所號稱全美最大的公家研究機關,我們剛升上去的年輕研究員(大概相當於大學副教授的地位,助理教授那種小咖就不提了XD)薪水算低的,月薪大概可以拿個一萬美票,合台幣三十多萬。如果是去名校如哈佛耶魯,依照個人造化,錢只會增不會減(也就是絕對比三十萬要多)。而台大呢(或其他台灣名校)?受限於公務人員身分,薪水大概十萬多就要偷笑了吧,林林總總加給也多不到哪裡去。當然你可以說,台灣物價低廉,錢要打個折,但是阿娘呀,台北可不便宜呀。無論如何,我們給學者的錢在世界各大學的眼中來看,都算是寒酸的可以了,看倌倒是告訴我,學術有成的人,如果不是為了強烈的愛國心與思鄉情懷,誰會去台大?這樣台大是要怎樣「國際化」讓世界級的學者青睞?所以說,妳給一般大學的錢,成就一般大學的地位,這也很合理嘛。

談錢是很膚淺也很現實的問題。要辦好一所學校,當然不是錢砸下去就好了,錢要怎樣好好用也是一門很大的學問。舉個例子來說,法國的巴斯德研究所,經費絕對比不上敝「世界最大最有錢研究所」,更別說我在那裡的時候,全免疫部門的人要搶著用三台flow cytometry耶,但是呢,人家今年硬是給妳拿下諾貝爾生醫獎,而敝所呢,許多儀器讓你用到爽,但什麼時候拿過諾貝爾獎,我好像沒什麼印象。不過呢,好的研究,妳錢不砸下去就連想都別想。

我想我大概對於那種「學者就是該有理想但是清貧一輩子」的看法非常感冒,因此看到楊先生歌頌著當年遷台學者「戰亂環境中他們只求溫飽,將精神全都寄託在知識學問的開發與傳播上,不可能有太多功利算計。」不禁噗吃一聲笑出來,這該怎麼說?這是另一種「全民大煉鋼」「超英趕美」的偉大民族精神的延續嘛?這些學者在當年那樣的時空背景下的成就與情操固然非常令人敬佩,當年想回饋學者卻沒錢,是學者體諒與偉大,如今有錢卻不給,是吃人透透。

關於其他的指教,如楊先生認為台大當年不應該把經費投資到電機等工科,因而毀掉了理論物理的發展。這點我倒是不予置評,因為我並不知道,台大的物理系是不是真的毀掉了。不過呢,誰知道楊先生所輕視的工科,對於台灣資訊業的發展有多少幫助?當年如果不重視,如今又會是何局面?此外,楊先生也認為今天的經費不該給醫學院,嗯,這我除了說,我們個性不合以外,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當全世界都認為生醫科技是未來的科技(另兩個我覺得應該是能源科技與資源回收與處理),楊先生卻認為投資生醫科技只是因為「醫院好賺錢」?到底是誰眼光狹隘到以為「生醫」就只是「醫院賺錢用的」?

簡言之,主其事者要有一定的眼光,幫助台大發展出自己的特色,這樣的論點我很認同,但是關於方向上面,我跟楊先生的看法恐怕是南轅北轍。事實上,我認為台大的許多主事者可能已經很盡力的在做他們本分該做的事情了,但是台灣的學術界有一個很糟糕的傳統,就是因為怕得罪人,所以不敢把資源分配給真正做的好的人,結果是到最後壞的淘汰不掉,好的無法全力發展,這一點,恐怕才是讓台大(也是台灣許多學校)發展不出特色的因,而楊先生連提都沒提。

對於楊先生痛心疾首的台大輕人文,其實這一點我倒很認同。我認為文史哲與社會學相關學科確實非常重要,我們在這些學科上面的經費不應該被排擠。但是另外一個問題來了,這些學科要如何讓他們茁壯?或者,你培養了許多優秀的學生與學者,他們將來要做什麼?

範圍比較小一點的問題,比如楊先生所講的,要提升漢學研究成果啦,那跟科學研究成果類似,讓各大研究所能多聘優秀的研究人員(結果好像又要談錢),是比較實際的做法。範圍大一點的問題,要怎麼靠文史哲研究來提升社會水準或是「所謂人文素養」,這可是大哉問呀。到底,大學的任務是用來指導社會風氣,還是大學該自外於社會,專心發展「所謂重要但可能冷門」的學術。誠然,大學「也許」不應把自己定位為職業訓練所(或者,說的精確一點,研究型大學不應把自己定位為職業訓練所),但是也不應該輕描淡寫叫大家競相去唸文史哲,卻不給他們該有的工作環境,然後再指責不願意投身這些領域的人都是沒理想沒骨氣,這樣聽起來也沒有多負責任吧?

最後,楊先生將台大無法成為一流大學的原因,歸咎於台大長期以來的獨大地位。我其實不太確定,台大的學術地位,是不是真的因為沒有競爭所以無法登峰造極?如果以競爭才會進步來講,其他大學如成大清交,應該都深受台大的強烈競爭感,因而辦校應該更加嚴謹才對,但,果如此嘛?或者說,把台大一半的預算拿給成大去花,這兩個學校就會南北競爭,同登極樂這樣?果真有這麼簡單嘛?

以歐陸為例子,德國法國幾乎沒有著名的公私立大學,自然就沒有英美常見的「名校」競爭,但是他們在各領域的研究做的並不差,我想,這也許可以提供聽慣了什麼「牛津」「劍橋」互爭天下,「耶魯」「哈佛」逐鹿中原這種傳統論調的聽眾一些另類思考。有競爭當然會督促學校進步,但是說沒有競爭所以台大無法成為世界一流大學,我倒覺得是過度簡化了這個題目(也就是說,我累了,這題目留給有智之士慢慢思考吧,咱們下回見)。

我其實是希望,有智識有影響力的人士,應該要更深刻一點討論這種很有意義的公共議題,嘴砲嘛,留給我來打就可以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