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法蘭西實驗室
關於部落格
如果衣櫃裡面收藏的,是強迫、偏執與妄想,那麼實驗室裡面,該收藏些什麼呢?
  • 169674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回台月餘感想2009版

在回台灣之前,我跑了幾個地方:墨西哥、古巴跟蒙特婁。

在旅行的途中,我總是不自覺的去比較這些地方跟台灣的差異。所謂的第三世界國家,不巧總是有一些相似的地方。

那天,在步出墨西哥機場海關的一剎那,在機場大廳迎面撲來潮濕的熱風夾雜著一股下水道的氣味,我喃喃自語:阿,是第三世界國家會有的氣味呀。

這天,我繞著國父紀念館旁邊的紅磚道晨跑。跑到逸仙路那一段時,空氣從忠孝東路的汽車廢氣轉變為一樣的下水道氣味迎面撲來。聞到這陣味道,我忽然想起初到墨西哥的感覺:阿,這就是某種第三世界國家共同的氣味吧。

不管我們願不願意,事情似乎就是這樣。這當然只是一個很胡鬧的例子,而且也不是說在美國或加拿大聞不到這種味道,但是大家比較像是在一條光譜上排排站,而橙色跟黃色比較近,跟紫色比較遠,就是這樣。

去國快十年了耶,我想。

雖然每年還是都會回來至少一次,但是有些事情總是要碰到了,才會忽然發現,啊,我們有這麼陌生嗎?

原本以為可以很輕鬆的說聲嗨就進入狀況,但是卻恰恰相反,而且還有道冰霜隔在你我之間。

別想太多,我是說比如辦信用卡XD。

在家附近有了十年以上戶頭的銀行辦卡的時侯,儘管已經用了十年以上的信用卡,但仍因為我在放無薪假,還是讓銀行為難了好一陣子。

我跟漂亮的櫃檯小姐說,我的存款一部份在國外,加起來應該會有高於他們需要的保證金額。但是小姐說,國外的存款無法查證,所以信用卡部門恐怕不會接受。

但是明明不是叫做國際商業銀行的嘛?雖然我也知道很多時候,銀行的往來沒那麼簡單。但是這樣的解釋,從一個國際商業銀行美麗櫃員口中說出,總有那麼幾分諷刺的味道。

最後信用卡在家人作保的情況下圓滿落幕。

又比如,辦申根簽證。

嘿,我到現在才知道,原來法國政府又變得這麼不友善了(或者其實他們從來就沒好過?)

為了去法國面試工作,我去辦簽證。法國在台協會的小姐看了看我的文件之後說:「先生,您是二月底回國的吧?」

「是的,怎麼了呢?」

小姐說:「是這樣的,我們最近決定,不發給在台灣住不滿三個月的居民簽證!您住不滿三個月,我們不能給你簽證。」

這可神奇了。我問可愛的小姐:「可是我的美國簽證已經過期,工作合約也寫明工作結束我必須離開美國,就算我回台灣還不滿三個月,但是總不會叫我再飛回美國辦理申根簽證吧?那身為台灣的國民,我該去哪裡辦簽證呢?」

小姐似乎也很為這個問題困擾,最後她說,會把這個特例送給主管決定。

到了下午,我接到承辦小姐的電話,小姐說,希望米國的主管能幫我寫一封信,證明我確實已經離職了。

「嗯,這樣,上午給你們的工作合約有期限,還不夠嘛?」我問

「是這樣的,我們主管是想說,雖然工作合約是這樣寫的沒錯,但是如果米國那裡願意的話,可以隨時再給你簽另一份合約回去工作呀。」

「這樣啊,好吧,我試試看去要個什麼東西好了。」雖然那時候我心裡真正想著的是:你們腦袋有問題嘛?有什麼阿達寫的信會比工作合約更有效力呢?如果真要回去的話,有個勞什子主管簽名的信又有啥用?難道你要米國政府發給我一份「永不錄用證明」嗎?這真是太歡樂了。

最後,這件事情也算是解決了。法國在台協會的高官,念在我其情可憫,發給了效力僅一個月,每次待不能超過十五天的超超超短期機車簽證(正好配上我去法國買了個機車包帶回來XD

我偷偷問承辦小姐:「請問為什麼新增這項規定呀?」

小姐說:「喔,我們主管發現很多國外的台灣人喜歡回台灣來辦簽證,他認為這些人都有問題才會在國外辦不過,因此台灣這裡應該也要把他們擋住。」

這句話聽起來真是讓人不舒服!

首先台灣人應該不是以去法國犯案聞名的吧?如果今天台灣一堆偷渡走私客在法國,那法國在台協會有這樣的顧慮情有可原。但是相反的,台灣人在歐洲的旅遊水準並不差,法國在台協會這樣的規定若不是在歧視台灣人,就是偷懶不肯自己做好簽證把關的工作。

更重要的一點是,拿著台灣護照在國外生活過的人就知道,那本護照要辦第三國簽證是說有多難就有多難,被刁難被歧視的例子時有所聞。法國在台協會的主管若不是不懂台灣的處境,大概就是對台灣人有一定的誤解。

我在想,等過一陣子有時間的話,一定要寫個什麼去請教一番才是。

這是這次回台吃吃喝喝之後產生出來的感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