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法蘭西實驗室
關於部落格
如果衣櫃裡面收藏的,是強迫、偏執與妄想,那麼實驗室裡面,該收藏些什麼呢?
  • 171051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飛呀飛不停,電影看一堆...真愛旅程

一般來說我蠻排斥看這類文藝劇情片的。主要的原因是,這種片子步調比較慢,常常要看到一半(有時候要看完全部)你才知道她究竟是發人深省還是浪費時間。當手邊有其他事情可以消磨時光的時候,我常常選擇避免嘗試。除非被妹綁在電影院裡,那另當別論(啥?我剛說了什麼嗎?XD

對我來說,在某些方面這是一部有點男性觀點的電影。我的意思是,片中對男女角色的描述方式。這部片子的背景是五零年代的米國,某個無聊的郊區(對我而言,那樣的生活環境是無聊得可怕的),而片中總共呈現了三個家庭,主角愛波(凱特溫絲蕾)一家,鄰居薛普(大衛赫伯)一家,以及房屋仲介泰泰(凱西貝茲)一家。其中,三個家庭六個成人中,男性角色都或多或少顯露出對現狀不滿的衝力,女性角色則泰半扮演著嚼舌根與安於現狀的阻力。但是所有人都是膽怯的,只有凱特溫絲蕾跟我有一樣的看法:要逃離這種令人窒息的生活。因為安於現狀的女性多半以比較負面的方式呈現出來,這是我說為什麼這部片子有點男性觀點,因為似乎女性總是夢想的絆腳石。

愛波跟法蘭克(李奧納多狄卡皮歐)本來決定好要辭掉工作,賣掉房子,帶著小孩離開這樣的生活,搬去巴黎實現「法蘭克」長久以來的夢想(因為法蘭克年輕時總是說自己充滿夢想,因為法蘭克總是說他被綁死在無聊的辦公室裡,因為法蘭克說他不要變成跟他父親一樣,因為法蘭克...)。愛波說服法蘭克,要在青春跟勇氣用完以前,給自己最後一次機會。愛波說她願意去巴黎工作,讓法蘭克實現「他的」夢想。

然而這樣的計畫隨著愛波的懷孕以及法蘭克意外的得到一次升遷機會而完全改變。在這樣的現實挑戰之下,兩人卻表現出截然不同的態度。愛波是仍是充滿勇氣的夢想冒險家,當然你或許可以說,她是不切實際的瘋子。法蘭克則退回他永遠也長不大也挑不起責任的內在小男孩(這在片子裡面曾多次被重複),他愛空談,骨子裡他卻安於現狀,但又不願承認。最悲哀與讓人氣憤的時候,莫過於當愛波當晚下決定要自己墮胎之時,法蘭克忽地化身成為道德與傳統的捍衛者(偽善者?),指責愛波是一個瘋狂而失去理性的母親,居然會想要為了實現自己的夢想而自私的墮胎。他忘了為了現實,愛波必須辭去自己的工作在家裡相夫教子。必須搬來這個貧瘠的郊區。當法蘭克成天抱怨著爛工作爛公司爛生活時,是愛波鼓勵他離開這裡重新開始。他忘了那夢想,他也有參與其中,甚至應該是主角。

「要支持現在的生活需要勇氣!」那晚法蘭克咆嘯著。

「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才需要勇氣!」愛波這樣回答著。

愛波是對的,不管是在現在,還是在保守的五零年代,當社會的價值環伺著這個「模範家庭」時,要作出跟別人期望不同的事情,比忍受它是需要更大的勇氣。

而法蘭克自始至中不願意大方承認,「是的,我就是安於現狀,我要留下來。」他用指出別人不切實際的方式來表達,因為當一個被迫留下來的受害者總是比較容易,而且比較引起女性們的同情。

他們留了下來,隨著夢想的破滅,愛波也失去了愛的熱情。

然後在另外一次爭執時,法蘭克再一次逃避責任得說著:「妳知道嗎?其實我才希望妳當初墮胎,是妳自己決定要把小孩留下來的。」

我一直想到另外一種情境,在另一類故事裡,總會有老一輩的人諄諄教誨著:愛情跟完美的家庭,就是要犧牲與妥協來成全,然後是現代的年輕人都太自私與不負責任。我猜,像愛波這樣的例子,大概就是最自私與不負責任的惡例(在某些人眼中)。如果她一開始就甘於過著平凡的生活,像所有鄰居泰泰一樣,好好的做著那人人稱羨的模範泰泰,不是比較好嗎?

也許會比較好,至少愛波後來不會因為自行墮胎失血過多而死。但是在她真正死去以前,她的內心恐怕早就已經死寂了。

所以,如同殭屍般活出一個符合社會倫理的模範家庭,這會是存在的意義嗎?我也有點迷糊了。

可是我幹麻這麼入戲又激動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