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法蘭西實驗室
關於部落格
如果衣櫃裡面收藏的,是強迫、偏執與妄想,那麼實驗室裡面,該收藏些什麼呢?
  • 171051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回台月餘有感(2)

下午的咖啡座裡有大狗小狗之外還有美少女,倒也一派人聲鼎沸,原來台北週間下午的街頭其實也並不如想像中的蕭條。

半晌,咖啡座裡進來兩位太太跟一個約末不滿三歲的小鬼。小鬼的身高充其量不過跟黃金大狗一般高,拿著兩支氣球看到大狗煞是高興,而大狗想來也是難得見到比自己還小的人類,頗為好奇。一時之間同樣興奮的人狗在咖啡座裡面上演相見歡,小鬼的尖叫聲以及母親的管教聲讓我不得不放下寫到一半的文章抬頭多看兩眼以滿足她們被注意的慾望。

身為旁觀者除了默默欣賞這一齣城市鬧劇以外也不得不注意到這一組母女的對話。雖說旁聽陌生人的對話並不合公民與道德課本裡的禮儀規範,但是我在意的倒並不是「誰」在對話,而是誰跟誰對了「什麼話」。

拿著氣球的小鬼止不住興奮的將桿子往大狗身上猛戳,身為母親的婦人夾在店老闆跟女兒之間頗為尷尬,於是不禁出口制止女兒的暴行,告誡女兒:「不可以這樣對狗狗喔,這樣狗狗會生氣,等一下會咬妳喔!」

母親的這一番話,不禁讓我想起了以前國中時到南山戲院看電影發生的事情(現在這間電影院已經不知何去了,一不小心我又洩漏了年齡)。早年的南山戲院是劇場改建,因此木造座位階梯極高,後一排人的腳底正好就是前一排人的肩膀。那時我跟朋友坐定之後後面也來了一對母子(又或是祖孫)。小孩子看電影當然不安分,雙腳踢呀踢的正好腳腳踢在我與朋友的肩上。我與朋友相看一眼,後面的母親(或祖母)似乎也察覺到他的金子(或金孫)踢的還真不是兩塊木頭,於是馬上出手出言制止小孩的暴行。她說:「乖,別踢了,前面坐的都是公子哥兒,弄髒他們的衣服我們惹不起的。」我是不知道同學怎麼想的,但是那場電影我看的好像被人打了一記悶棍似的。

數年前不知在何處曾看到一篇無厘頭的短文,提到為什麼警察的形象在民眾之間如此不堪,原因之一就是許多父母在教養的過程中不斷告誡小孩:「不要再哭鬧了,再哭鬧就叫警察把你抓走。」久而久之,警察在公民心中形成一種阻止願望實現的暴力,而被警察抓走則是一個無止境不理性的恐懼代表。這個笑話雖然無厘頭(因為誰知道有多少父母這樣教育小孩?)但也不能說完全荒謬,但是其中比較有價值的部分其實是提到不良教育所造成的影響,因為那樣的溝通無法讓小孩建立責任的觀念。上面數種管教方式傳給小孩的訊息都有個異曲同工之妙,他們告訴小孩:停止胡鬧的原因並不是因為我們無止境的任性不當或者我們可以學得另一種比較溫和的表達方式,而是因為有個「壞人,壞狗」要來制止我們,為了恐懼我們必須壓抑。而這個壓抑在成長之後未必會被理解所取代,但壞人的印象卻可能留在任何與小孩作對的對象身上,既然別人都是壞的,只有我是好的。

回到咖啡店的母女身上,類似的場景如果告誡小孩「因為動物會生氣而不可觸碰」傳達的是:動物(或他人)是一類非理性而不可預期的生物,如果發生意外則必定是因為這個不可預期所造成的。如果父母換一種「這樣做會傷到動物」的溝通方式所代表的則是尊重與理解,我們可以透過將心比心的方式來避免傷害,同時讓小孩理解對待動物的方式以及自己的責任。

如何溝通也洩漏了溝通者的心態。當然父母可能未必真的希望自己的小孩就這麼不明是非,但是恐嚇也許確實是教育小孩最輕鬆也最不負責任的方法。因為小孩在這個充滿想像壞人的環境中長大,永遠不知道自己可能才是那個壞到骨子裡的人。

我只是好奇,在教養方式理應比十幾年前進步的今天,父母們是不是該修正一下管教方式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