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法蘭西實驗室
關於部落格
如果衣櫃裡面收藏的,是強迫、偏執與妄想,那麼實驗室裡面,該收藏些什麼呢?
  • 169674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回台月餘有感

從巴黎搬回台灣已經一月有餘了。有時候,我審視這個記憶中出生長大的地方,卻覺得有說不出的陌生感,那是一種極微卡在指尖唇間鼓膜間網膜間的觸感聽覺視覺的不協調感,都是我熟悉的東西,但是,空氣似乎更溽溼而沈重,車水馬龍似乎更吵雜,觸目所見耳所聽聞的似乎更瘋狂了。

記憶。

前兩天不知怎麼跟人談起台北的改變,尤其是住家附近的改變。廿年前巷子裡還可以打羽毛球跳橡皮筋,現今的一個車位以前可以塞兩輛車的時代,現在當然不再可得,但那時候華視就已經在了,光復國小跟國父紀念館也在,韓國大使館跟菸酒公賣局也都還在(當然,那時候那裡還沒有現在的球場)。那到底還有什麼東西是變的?喔,有的,以前的兵工場鐵路現在變成了停車場。除此之外,我竟可以記得哪些大樓是新蓋的,但是對他們蓋起來以前原址是什麼東西卻一點印象也沒有。

「嗯,那這棟大樓以前是什麼?」「以前?那裡以前是條巷子呀!!」喔,是了,依稀還記得以前本地居民為了不讓大樓蓋起來(原因還是為了不讓地價下跌)曾爆發過抗爭,但是後來仍然不敵財團而不了了之,我家旁邊的某條巷子就這麼變成了商業大樓,但我現在記得有條巷子,卻「感覺」不到曾經通過那條巷子。那種感覺就像某些科幻小說裡,主角進入一個被異形佔據的世界,異形裝扮成人類,或進入一個部分記憶被洗掉的世界,或者一個虛擬的世界,一切都是那麼的熟悉,卻又那麼的不尋常,似乎該在的東西不在了,但卻又不確定到底是自己記不清楚了,還是真的記憶被強迫洗掉了。

另外,原本常去的日本料理店變成了某家西餐廳,但裝潢沒改,於是變成了間怪裡怪氣東方建築西方料理店。

那麼再過廿年這裡還能有什麼變化呢?令人難以預測,也許我會根本記不得「我家」曾經存在過。是不是應該盡量記錄下來呢?

聲光

回來之後發現台灣的電視頻道變多了,跟什麼時候比?跟廿年前比當然是多了,但跟五年前比似乎沒差。我越來越少看綜藝節目,看電視只會選新聞,電影或是MTV。新聞比起以前來何如?我不敢說以前的新聞好,但是卻可以肯定今日的新聞爛。小時候跟父母看新聞只會在旁邊胡鬧:「拔拔李豔秋(沈春華or whoever)好看還是媽媽好看?」不過不知道這是不是一種全民運動,長大之後瀏覽新聞台的網站竟然發現各台記者除了有姓名以外還有身高生日興趣喜惡及人氣指數點點點?!一時之間熊熊以為到了美少女選拔網站,果然美女主播大人小孩都愛看,十年廿年歷久不衰。至於她們報什麼,大概就不重要了吧,怎麼說呢?

剛回台灣,就遇到幾件大事。南亞海嘯全球賑災,台灣除了報了一下當地災情死傷數字以外,海嘯成因海嘯原理海嘯善後一概不知。想來當地亂成一片記者們應該也亂成一片,一下子蒐集情報的能力也消失了。倒是多台連撥台灣某魚池當日也發生異象,我是不知道聽當地居民繪聲繪影的描述魚池忽起漣漪有什麼重要的,為什麼值得各家記者報個十分鐘,顯然記者先生小姐們以他們的專業判斷覺得這個新聞很重要。此外,捷運夾頭皮事件,邱小妹妹事件也不斷的強力放送。如果多台同時連播的事情就是大事的話,那他們就算是社會上重要的大事吧。不過這樣的話台灣不是「大事」的事情還真少。

如果想回顧一下歐洲,轉來轉去只有三歲女娃有模有樣學理髮,某家十數人團聚吃年夜飯之類,嗯,台灣人關心的新聞還真是鉅細靡遺。

喔對了,捷運站跟公車現在都裝上了電視螢幕,強力放送各類廣告,很有趣。但我現在才發現台灣人缺錢缺得真凶,電視上貸款現金卡廣告加一加怕沒有幾十種。我知道美國人喜歡以借錢度日,但不知道這個壞習慣(well,借錢不能不說是一種威力強大的兩面刃)已經傳染到台灣這麼嚴重了。還有,新年我放了全巷子第一炮。今年過年放炮的人還真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