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法蘭西實驗室
關於部落格
如果衣櫃裡面收藏的,是強迫、偏執與妄想,那麼實驗室裡面,該收藏些什麼呢?
  • 169674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2002年法國總統大選(完)

 

有同事感慨的說,至少我們還是一個有理性的國家。

或許是吧。

我卻有一種百味雜陳的感覺。這不是我的國家,但是我喜歡她,也關心她的發展。選後很多法國人開始討論這次的現象,法國人本來就愛討論,談論多,做的少。對這次大選出來的解釋不外乎,十六個候選人裡有近十個是極端的代表,左派尤其多,包括像共產黨,綠黨,以及一些少數民族或獨立候選人代表,剩下的刮刮大概也把喬思邦的票刮走了吧。由於法國人不搞棄誰保誰這一套,配票制度想來應該也沒台灣藍綠兩黨來的厲害,才會造成喬斯邦高票落選。另外有人說,由於適逢學校假期,而以教師等高知識份子為主體的左派(與台灣不同)碰巧這次都不在投票群眾之列,因此才會讓國家陣線有機可乘。

但是你怎麼解釋,春假年年放,勒朋次次參選,獨獨這次有機可乘呢?

 

而我,我只看到數字。

這個國家得票率母數的算法,不是算所有合格的選民,而是算有出面登記的選民,因此,我們不知道在沒有登記,或放棄投票的選民中,極右派有多少支持者。而第二輪投票,也沒有出現某些法國人期望的:良心發現從不投票的國民終於走進投票所放下自己寶貴的一票。第二輪投票率並沒有比第一輪多太多。 換言之,在極右派有可能當選總統的情況下,無動於衷的人還是無動於衷。

第一次有機會逼這個國家的人民強迫表態,在第二輪投票時。結果呢?極右派仍有將近20%的支持度,也就是在對立情勢升高的情況下,每五個法國人裡有一個是支持清除異族,支持用更嚴苛更不合人權的手段來對付不純種法國人的。

極右派這次是輸了,但是,自由人權也沒有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