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法蘭西實驗室
關於部落格
如果衣櫃裡面收藏的,是強迫、偏執與妄想,那麼實驗室裡面,該收藏些什麼呢?
  • 170652

    累積人氣

  • 14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2002年法國總統大選(2)

這裡的同事們這兩天茶餘飯後總是在取笑Le Pen,他的主張,他的支持者。記者訪問到很多他的支持者,在鄉間,在小鎮裡,沒有外國人,如此美好的生活,為什麼還要去支持極右派?

表面上看起來很可笑,沒有見過外國人的人卻拼命喊著拒絕外國人。但是實際上呢?這一點也不可笑,他們就是懼怕他們今日的生活有朝一日也變的跟巴黎郊區一樣,有朝一日也要被阿拉伯人,黑人入侵,有朝一日要面對滿牆的塗鴉滿地的垃圾。

是的,大量的顯性的隱性的資訊都這樣告訴他們,這些就是阿拉伯人跟黑人帶來的,或即將要帶來的。

Le Pen是悍衛他們生活的唯一希望,(當然還有Megret,本來跟Le Ben是同黨的,可惜他實在太笨了)

但是,這表面上看來合理的懼怕,真的有理嗎?就像Le Pen宣稱的,法國現在失業人口的總和,就是外來移民的總和。好,就算帳面上正確,那把這些外來移民都送回去好了,法國就沒有失業問題了嗎?

任何一個有頭腦的人都知道問題沒那麼簡單。

就像Megret宣稱,60%的犯罪都是外來移民造成的,那把這些外來移民送到亞空間好了,法國治安馬上改善60%?我敢打賭馬上會有所謂純種法國人來填補這個犯罪的缺口。

移民,或許是原因之一,但他很可能不是決定性的,卻是最顯而易見的。

我很懷疑,這只是一鼓怨氣沒有地方發洩罷了。法國失去世界主導地位,所有好處都被廿世紀的美國占盡。美國挾帶經濟優勢的全球化入侵,物價飛漲,經濟不景氣等等,所有的不滿,當他們再看到地鐵裡的黑人阿拉伯小孩,話不但講不好還不守規矩,很少人能不爆發的。那麼法國人小孩的不守規矩,會在這樣的不滿中自然被過濾掉,被視若無睹掉,被歸咎於異族小孩帶壞法國人。

巴黎政治人物說那是正常現象,也許他真的就是難以承受的正常現象。失望又疲累的法國人不願意深刻去問的是,選了Le Pen上台,法國馬上驅逐所有移民,撕毀馬斯垂克條約(Le Pen的政見之一),退出歐盟,一覺醒來,法國馬上站在世界舞台上呼風喚雨嗎?

現實是殘酷的,就如同沒有台灣人能面對,台灣的經濟是被美國拖著走,所以美國垮,台灣也要跟著垮。我們總是要求政府做點什麼,卻很難去面對,政府其實也許很難去做點什麼。

Le Pen避開了現實問題,提供了一個希望,一個幻影,讓陷在現實泥沼中的法國人鬆了一口氣,我覺得,淺意識裡那個法國最好,外國最糟的理想現在已經漸漸的被釋放出來。

就像我們實驗室裡一個出身良好世家的女孩說的:我不要出國,我覺得法國的東西都是全世界最好的,最能總結這個理想。

這裡面可怕的地方在於,認同自己的土地,一定要化身成失去對外界的好奇與理解,而用無動於衷的方法表現出來嗎?

就這點看來,當面對現實壓力的時後,不管有自由媒體如法國,或封閉如中國,表現都差不多。

法國人自己開的玩笑,解釋為什麼法東地區,Le Ben的得票率如此之高呢?左圖紅色部分是2002年第一輪投票時Le Pen得票率最高的地區,橘色是次高的地區。右圖是1986年俄國車諾比爾核電廠意外事件中,法國受污染的地區,越黑的地區受的污染越嚴重,因此突變最厲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