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法蘭西實驗室
關於部落格
如果衣櫃裡面收藏的,是強迫、偏執與妄想,那麼實驗室裡面,該收藏些什麼呢?
  • 170652

    累積人氣

  • 14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320公投之我見—小老百姓的萬言書

想得到公投資訊的朋友也可以參考,反正應該是睡飽了的人才會對公投詳細內容有興趣。

前言 : 320公投近了,面對我國歷史上的第一次公民投票,我們有多少認知?大家心中已經決定了要投票?還是不領票?這個決定的來由是什麼?電視上某個我們一向尊敬的名人名嘴、某個專家教授告訴我們的?還是我們自己瞭解了?簡單說,我們到底對公投法瞭解多少?我問過很多人,連這次公投的題目都不知道就決定要投票或拒領票了。會不會衝動了點,可以再瞭解多一些嗎? 第一次世界大戰,法國的貝當元帥被視為民族英雄;第二次大戰後,卻成了賣國賊。這兩種評價,都被銘刻在他的墓誌銘上。每個人,不管過去是多麼豐功偉業,每一刻的言行,都一樣要面對歷史的檢視。名人自有其了不起之處,但不是不可質疑的。作為一個小老百姓,盡我自己所能地理解判斷,是我面對320公投的態度。以下,是我的分享,敬邀您一顧。有點長,不過很白話。讓我們丟開心中的既定成見,共同來看看一個簡單的思考歷程。

公民投票法,簡稱公投法

一、意義:二千年前孟子說過「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而近代源自於法國哲學家盧梭「主權在民」的思想,法國大革命及美國獨立運動都受其影響甚深。揮別「君權神授」的思想,如今「主權在民」成了民主國家的普世價值。公投法第一條(開宗明義)「依據憲法主權在民之原則,為確保國民直接民權之行使,特制定本法。相信大多數的人民都會對立法委員的表現搖頭嘆息,甚或咬牙切齒!所以,公民投票法的制訂,是為了彌補由民意代表來替人民實施權利的代議制度,這種「間接民權」的不足而產生。先明白了公投的意義及目的後,我們才有辦法慢慢論述因它而來的各種爭議及現象。

二、公投立法的背景始末:要求公投的聲音出現有好多年了,尤其近年從要不要蓋核四的爭議開始,要求公民投票表決的聲音就一直出現:有立委蔡同榮不斷主張統獨公投(所以有「蔡公投」之稱),在更早的時候民進黨的黨綱裡也有「基於國民主權原理,建立主權獨立自主的台灣共和國及制定新憲法的主張,應交由台灣全體住民以公民投票方式選擇決定」的條文。就是說,台獨公投是明白列入民進黨黨綱的。

1.公投法表決過程:(摘自BBC新聞網)http://news.bbc.co.uk/hi/chinese/news/newsid_3246000/32463901.stm

公投既然已經是民主國家的常態,不管各黨派心裡各有什麼打算,願不願意,公投立法勢在必行,所以攻防重點已經從要不要公投法,變成了「什麼內容的公投法」了。民進黨、台聯黨、國親,三方各自提出自己主張的版本。經過一陣激烈的廝殺後,國親立委以人數上的優勢,通過國親版本的公民投票法。國親大獲全勝。(這一段經過,有興趣的人可以上網去找一下92.11.27的新聞,多有詳細報導。)

2. 立法院給了我們什麼樣的公投法?什麼叫「鳥籠公投」?讓我們來看一看公投法:公投法第10條第二項:審議委員會應於收到公民投票提案後,十日內完成審核,提案不合規定者,應予駁回…… 公投法第35條:行政院公民投票審議委員會,置委員二十一人,任期三年,由各政黨依立法院各黨團席次比例推荐…… 看到了沒,公投的本意,是為了人民要補救對立法委員替我們實施間接民權的不滿而產生的補救辦法,以便讓人民可以跳過立委,直接表達主張。結果咧……公投法竟然規定,人民的公投提案,要經過立法委員組成的「審議委員會」通過才可以舉辦!我不知道大家會各自用什麼形容詞來表達對這些立委的憤怒?很明顯的,提出這個版本的立委假裝立法,給我們民主國家人民本該有的權利,但是弄了一個實際上實施不了,並且與主權在民互相抵觸的假象公投法給我們。 這就是所謂葵花寶典,把直接民權閹割掉的公投法。也就是將人民的權利關在鳥籠裡的「鳥籠公投」。人民想要自由飛在藍天,還得那些「審議委員」願意打開鳥籠才成!

那麼這次陳水扁提的320公投有什麼依據?

公投法第17條:當國家遭受外力威脅,致國家主權有改變之虞,總統得經行政院院會之決議,就攸關國家安全事項,交付公民投票。

這就是唯一的例外規定,當國家遭受外力威脅時,賦予總統可以不經審查委員會提出公投的權利,也是唯一可以不經過立法院的例外。陳水扁就是利用這個規定提出320公投的,他的理由是中共在沿海布置了496顆飛彈對準台灣,國家有公投法第17條規定的危險。 接著,爭議來了……國親說這是違法公投,因為國家並沒有17條規定的狀況。因為飛彈在那兒已經是很多年的事了,不是現在才有的。而我們也一直都安居樂業生活得很好,何來威脅與危險?所以國親說這是陳水扁硬拗的所謂違法公投、硬拗公投。

國親這麼有趣的說法到底是如何,讓我們來想想看。依這樣的邏輯,如果哪天有流氓拿著槍指著我們,當我們去報警時警察不受理並且說:「因為只要他不扣扳機,我們的生命就不算受威脅?」這樣的說詞,我們能接受嗎?

三、論戰:各種反對的理由

讓我們再看一次此次的公投題目:第一題:「台灣人民堅持台海問題應該和平解決。如果中共不撤除瞄準台灣的飛彈、不放棄對台灣使用武力,你是不是同意政府增加購置反飛彈裝備,強化台灣自我防衛能力?」第二題:「你是不是同意政府與中共展開協商談判,推動建立兩岸和平穩定的互動架構,謀求兩岸的共識與人民的福祉?」

1. 反對理由一:公投題目令人不滿意!很多反對者在罵:這是什麼鳥題目?注意到新聞的人會知道,最早陳水扁提的題目不是這樣,而是直接要求中共撤除飛彈的所謂防禦性公投。結果,國親跳腳說會挑釁中共,美國質疑、法國有意見、日本關心、中國放話恐嚇……在一連串的壓力下,陳水扁開始改題目改文字,防禦性公投、防衛性公投…越來越軟,改到後來就變成今天這種被罵的題目了!當時每天看著新聞,覺得台灣好可憐!連不是「攻擊性」的「防禦性」也不行?好比我們沒有權利,叫門外那個流氓把指著我們家的槍口移開,只好在家商量:「我們也買個武器來對抗自保好不好?」這是屈於現實的結果,但仍然保留了舉辦公投的基本權利。現在國際上原來的疑慮聲音已經消失,變成贊成或靜觀其變;而反對的聲音只剩下中共,跟每天在電視上、報紙上可以看到的那些人。國際社會,正睜大眼睛等著看台灣的第一次公民投票結果。

2004.3.5 美國副國務卿說肯定台灣的民主進步過程,將對台灣的公投持續觀察

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繼續批評公投… 那天電視辯論上,李敖一直在質問,譏笑阿扁為什麼不乾脆勇敢一點,實現民進黨黨綱先辦統獨公投,確立了台灣共和國的身份再來談判?老實說對歷史上第一次公投題目是不是夠好我完全不在意,因為公投在我心目中的意義並不是題目如何,它最大的意義在於這是歷史上的第一次。台灣人第一次有機會實施直接民權,只要成功,開了先例,以後會有第二次、第三次…;以後會有更好的題目的機會。因為民主開放的人民不會走回頭路,人民會從進步當中學習將阻擋的力量搬開。

就像大家現在可以直接投票選總統,沒有人會同意回到過去的委任國大代表來選總統;也如同我們現在可以每天罵政府,而不會想再回到噤語的白色恐怖時代一樣。但是如果這次公投失敗了,我們還要努力多久才會有第二次機會?更何況說不定時勢不再,沒有下一次了!不信看看2004.3.3的新聞,國親在提案封殺第17條的總統提案權了!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4/new/mar/3/today-t1.htm

國民黨立委高育仁提出「防禦性公投須發布緊急命令並經立院追認」提案的公投法第十七條修正草案。萬一這個條文再度在國親人數優勢下通過,以後公投法裡所有的事項沒有一個逃得過立法院「審議委員會」的魔掌!如果不是政治人物為著自己的利益在操弄百姓,好像在玩文字遊戲地解讀題目,我們一個按部就班接受了中文教育的人,實在看不出這樣有正面和平含意的題目有什麼罪過!

公投,就只是一個用和平手段表達人民意見的方法不是嗎?

至於李敖的說法,我覺得悲哀。台灣在國際上處境的艱難大家都知道,統獨公投目前是沒辦法實行的。陳水扁作為民進黨的黨主席,當然可能想要實施黨綱規定的「統獨公投」;但別忘了陳水扁先生也是國家的總統。黨團與國家的現狀衝突時,當然要以國家立場的考慮為優先。而李大師的說法,感覺上像一個家庭正受到外來的暴力威脅,家庭裡的一份子不幫忙想辦法突破困境抵禦外侮,卻冷嘲熱諷說:「你去啊,你不是很勇敢嗎?你去廝殺啊!」

2. 反對理由二:320是違法公投 320公投違不違法?

(1).就法條解釋的角度來看 前面說過了,飛彈對著我們算不算符合公投法第17條的規定,大家可以完全不用理會政客的耍嘴皮,自己判斷。

(2).就體制的角度來看 通常是否違法違憲,解釋權最終在大法官,不是自說自話就算。但是截至目前為止。反對的人始終沒有提請大法官釋憲。很難讓人相信這一切是依著法律走,而不是政治考量的選戰策略。

(3).從主權在民的立法精神來看—這是我心目中最重要的一個思考。法律的構成有兩大部分:一是所謂的自然法。簡單的說,大概可以解釋成「人類理性共同可以判斷的是非善惡標準」,像是不可以殺人、放火、搶劫掠奪他人的生命財產……這類大家共同承認沒有爭議的。此外則是自然法則以外偏向行政、政治方面的各種法規,這是為了讓國家運作順暢而來的規範。毫無疑問,在這裡爭議的公投是否違法,指的不是違反自然法的部分。而這樣的問題,原則上應當回歸到「主權在民」的最高原則來。在法理學的辯證下,也有人民是否有革命權的討論。就是說,人民的權利可以用什麼終極的方法伸張?這個討論會發展到「惡法亦法或惡法非法」的問題來。就是當法律規定不當時,人民有沒有不遵守的權利?此處暫不作學術辯證的探究,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研究一下法理學、看看民約論、盧梭、洛克、格勞秀司.....的學說 在這個議題上,我的想法要單純的多:不管學理上是怎麼辯證,實際上人類歷史跟國際現實就是「實力主義」的展現。每個人唸書時都學過,中華民國是經過十次革命來的;美國經過獨立戰爭、法國有大革命:十幾年前菲律賓總統馬可仕怎麼下台?伊拉克總統海珊是不是合法政權?就算現在好了,海地正在政變,總統流亡了~~這些國際上、歷史上、現實上武力的抗爭,對當時的法律來說,都是違法的。可是革命成功後有沒有人去追究他呢?沒有!因為這是一種人民意志的最終、最直接展現方法,即使是用武力的方法展現。

所以,如果我們的爭議僅僅是在公投法第17條的各說各話,並且我們也沒有革命,也沒有武力,而僅只是走到投票所,用最平和的方法,投下主張民主最高指導原則的一票,告訴全世界台灣要和平、人民有主權,其實是很進步很了不起的表現!用這個第17條的各說各話,來換我們歷史上第一次,並且和平的直接民權主張,實在太值得了!想放棄的人,是不是值得再深思?

3. 反對理由三:「320是廢話公投?」 因為是廢話,所以是「浪費公投」? 去年底,陳水扁拋出公投議題後,泛藍第一個反應是斥之為「無聊」,這個鏡頭很多人都在電視上看到。後來漸漸的,公投議題似乎有了民意的支持了,泛藍開始決定採支持態度。連戰先生在11月26日就曾提出包括「族群和解、不要債留子孫」在內的「五大公投」主張。這是我覺得很有趣的地方。現在泛藍攻擊320公投的主要火力,除了說這是違法公投以外,另一個重點就是:320公投是個廢話公投,因為大家都知道答案是什麼,何必浪費錢去舉辦?照這個邏輯,「族群和解跟不債留子孫」難道不也是早知答案的廢話公投嗎?但是連戰說這個公投題目的時候,都沒有人罵他無聊!我也想要說,從一開始的反對,到現在說的「我們不反公投,我們只是反無聊公投。」其實一路都是因著選情而來的策略運用,不是理想信念。

政黨策略運用很正常,但我們難道就要接受,這些用理想糖衣包裝過的謊言?我們在聽這些光環人物講話洗腦的時候,更要小心檢驗一下候選人的標準,看看他們的言行,理解到這些人為了各自的私心,總是用著雙重標準在對罵並唬弄百姓。政客總是會給我們理由,但理由不一定是道理、真理。至於反對者所謂「廢話公投浪費錢」的理由,所謂廢話,是因為早知答案嗎?但在開票以前,誰能真正代表答案?就像政治人物每次在電視上說自己代表「主流民意」時,我都會想問「是你自己說了算嗎?」 到底是由某個人說了算?還是一票票開出來才算?很簡單不是嘛!回到此次公投的歷史意義來看,它的民主價值太值得了,一點都不浪費!況且併著總統大選舉辦而非另辦一場,是更省錢的作法。

對,我說的是省錢。當然公投綁大選另有選舉策略上的考量,這是路人皆知。但再回過去看看11月26的新聞,連戰也主張過五大公投要併著320舉行,所以國親反對的理由真的是他們口裡講的浪費嗎?況且平心而論就省錢來說,它的確比獨立辦理更省錢。

4. 反對理由四:此例一開,將沒完沒了,什麼事都要拿來公投,將會費時、費力、費錢且一團混亂?這個問題的答案在公投法第二條:本法所稱公民投票,包括全國性及地方性公民投票。

全國性公民投票適用事項如下:一、法律之複決。二、立法原則之創制。三、重大政策之創制或複決。四、憲法修正案之複決。

地方性公民投票適用事項如下:一、地方自治法規之複決。二、地方自治法規立法原則之創制。三、地方自治事項重大政策之創制或複決。預算、租稅、投資、薪俸及人事事項不得作為公民投票之提案。公民投票事項之認定,由公民投票審議委員會 (以下簡稱審議委員會) 為之。它規定了可以公投的項目。就是說不可能沒完沒了,連雞毛蒜皮的事都拿來公投的。再者,就算公投實施初期會有不理性及各種爭議,但民主政治就是該學習自己作主、自己決定、不論好壞,自己為決定負責。當百姓為自己的不理性付出代價,大家才會開始反省學習成長! 民主是尊重學習的過程。「因為會有學習陣痛。所以不要有自主權,我來領導大家好了!」這是知識傲慢的獨裁政客才會說的話。

5. 反對理由五:這是一種語意不清、無限制授權的公投? 這也是網路郵件裡流傳甚廣的一封。信裡一直在說,這次公投如果通過,因為公投題目裡並沒有說明要怎麼做、怎麼談判,到時候就會產生一個:如同授與陳水扁尚方寶劍,舉著民意大纛,可以胡作非為,卻無法限制的扁政府。說這個話的人,不是對「體制」認識不清,就是「不負責任」的政客。 我們不要忘了台灣是民主國家,有憲法規定的行政立法司法運作規則,有政黨政治的制衡機制。國家的行政運作、預算都要經過立法院的審核呢!難道說以後立委都要放棄自己的責任義務了嗎?

本來公投通過的就只是原則,後續的政策及實施細則,還是要回歸到原本的行政、立法、司法相互制衡的國家運作機制裡啊!公投法第三十一條:公民投票案經通過者,各該選舉委員會應於投票完畢七日內公告公民投票結果,並依下列方式處理:三、有關重大政策者,應由權責機關為實現該公民投票案內容之必要處置 在這裡規定了公投結果的處理原則,正如同其他的政策及法律條文,也是在原則確定後,再制訂施行細則辦法,依據規定實施。如果要把所有的這些實施細節都放到公投題目裡面,那光一個題目可能就會有一整本書那麼厚……到時候我們投票時不是「領票」,是「領書」……要怎麼念?怎麼理解?要花多少時間才把題目看完?豈不好笑!

所以,本來這些運作細則,就是要回到我們每天看到,打來罵去的立法院的審議制度裡來的。難道行政院的預算可以不通過立法院嗎?請立委不要推卸責任。

反對信裡還說,到時候立委也不敢反對政府的一意孤行,因為只要一反對就會被貼上「反民意」的標籤?這個說法更有趣!我很想問問:「什麼時候立委這麼在意民意了啊?」如果他們真的在意民意,為何政治獻金法遲遲不通過?為何他們還是敢將多數立委自己都承諾過的立委減半法案擋下來?看看新聞裡,這些人哪天不是違背民意地在電視上作秀演戲? 現在都在違背民意了,你說他們以後會不敢違背民意?會因為公投結果而不敢阻擋政府的作為?這個說法真的把人民都當是呆瓜了!

講到這裡,又不得不提這些沒誠意立委給我們的沒誠意的公投法 公投法第二條:全國性公民投票適用事項如下:一、法律之複決。二、立法原則之創制。三、重大政策之創制或複決。四、憲法修正案之複決。 看到了沒?它規定了可以公投的項目。大家一定記得學校教過憲法賦予人民「選舉、罷免、創制、複決」等權利。再回過頭來看看公投法,法律、憲法都只能複決,沒有創制!基本上法律創制權都捏在立法委員的手裡,就算不滿,人民也沒有用公投表達反對的機會,因為公投提案要經過立委的審議委員會!依據現在的公投法,就算我們對立委這麼不爽,人民也沒有辦法提「立委減半」的議案來進行公投,因為還是要他們同意。有三分之二的立委都曾經以「同意立委人數減半」來當自己的政見。但是如果他們有兌現的誠意,今天立法院門口靜坐禁食的林義雄就不會在那裡了。

人民被立委宰割得真悲慘!我們絕對不可放棄唯一可以反制他們的機會。因為除非改選,但改選後,我們如果不滿又要等四年再度改選,而且人數依然不減半,所以對立委最直接的反制就是公民投票。320第一次的機會,是以後的民主常態重要的敲門磚,千萬不要被政客欺騙而自己棄權。

四、國親為什麼要杯葛320公投?

1. 原因:到底誰最討厭公投?是中共! 國親幹嘛要要跟中共講一樣的話?真笨!就策略上來說,反公投是國親的敗筆。那個操盤的……真是呆瓜!

2. 說詞:我們沒有反公投,我們是反違法公投、無聊公投、浪費公投…… 嗯……好像在參加作文比賽、修辭比賽。好吧,就如你所說的好了,那你是怎麼個反法?為什麼不是投反對票,而是不領票呢?

3. 方法:為什麼是拒領公投票,而不是投反對票或廢票?

如果我們不同意公投題目,可以投反對或廢票,但是最近網路上流傳的e-mail都是教大家:「不要領票」,而不是用反對票來告訴陳水扁,我們反對他的提案。為什麼?

公投法第30條:公民投票案投票結果,投票人數達全國、直轄市、縣 (市) 投票權人總數二分之一以上,且有效投票數超過二分之一同意者,即為通過。投票人數不足前項規定數額或未有有效投票數超過二分之一同意者,均為否決。 所以,這個信的主要目的是想要公投失敗。不是讓阿扁失敗!只要領票人未達投票人的半數,這個公投就失敗了!公投是人民的基本權利、是直接民權的最高體現。如果公投人數過半,表示公投成功,即使它的結果是「反對」阿扁的兩個題目,它所傳遞的訊息是:我們有權利用公民投票來表達人民自己的意志,不過不贊成政府的題目。

但是如果領票人根本不過半,就是公投根本失敗。我們用行動告訴國際社會------台灣人不想要普世價值的民主基本權利!公投失敗,其實等同於全民的失敗。簡單來說,政府用公投問我們「你贊成政府要……這麼做嗎?」投反對票表示「我不贊成」;不領票表示「我不理你」。「我不贊成」傳遞出來的訊息是:我有權表達意見。「我不理你」傳達的是:我棄權。請注意,這個訊息,會傳遞到全世界!因為全世界媒體正等著看320公投的結果。我們的一個動作,會影響日後國家的國際處境。「公民投票是一種普世價值,截至目前為止,世界各國已經舉辦過1523次全國性的公民投票,將重大公共政策與法案交由全體人民來作決定」---這個數字資料摘自中央選舉委員會,就算1523次有幾次誤差,但是公民投票的實施,在民主國家已是常態是不爭的事實。

為何唯獨我們自己,連千辛萬苦得來的第一次都要棄權?棄權只是便宜了政客而已!其實選舉廝殺白熱化是事實,不管選連或投扁大家心中各有定見。但我們要很清楚一件事,不管哪一方將公投與總統大選綁在一起,我們都應該自己將它分開。理智的台灣人,不需要用懲罰自己的方式來對選戰表態。不論選誰,領公投票,圈出心中的 ”O” >或 “X”,人民就贏了自己的權利。五、公投結果的解讀: 當政客在翻雲覆雨地炒作、鬧翻天時,我們是不是應該靜下來想想,公投原始的意義跟結果,會有什麼影響?公投的意義是直接民權的展現,是對亂七八糟、浪費公帑立委的反制。在國內是台灣往民主道路的再前進;看看二二八牽手護台灣的例子,我們千萬別忘了:解讀公投結果的是國際媒體,他們是由公投的成功與否,來解讀台灣想要經由公投,對國際社會表達的意見跟態度。看看牽手活動後,國際媒體的報導解讀就知道了: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4/new/mar/2/today-fo1.htm

以下都是國際媒體的新聞報導

http://www.theaustralian.news.com.au/common/story_page/0,5744,8818243%255E17

http://www.cnn.com/2004/WORLD/asiapcf/02/28/taiwan.protest.reut/index.html

http://news.bbc.co.uk/1/hi/world/asia-pacific/3495546.stm

http://www.voanews.com/article.cfm?objectID=358700A2-E20A-4AC5-91B63F95FF748

http://www.usatoday.com/news/world/2004-02-28-taiwan-chain_x.htm

http://www.canada.com/news/world/story.html?id=D25D56A1-0AA8-45E8-9FD4-45B55

http://www.reuters.com/newsArticle.jhtml?type=worldNews&storyID=4459925

http://www.goasiapacific.com/news/GoAsiaPacificBNA_1055473.htm

http://www.hipakistan.com/en/detail.php?newsId=en55729&F_catID=&f_type=sourc

http://www.guardian.co.uk/worldlatest/story/0,1280,-3800463,00.html

http://www.dw-world.de/english/0,3367,4789_W_1125673,00.html

http://straitstimes.asia1.com.sg/latest/story/0,4390,237536,00.html

我們只要棄權了,就別忘了要承擔自己棄權的結果。

六、陳水扁有沒有以總統大選綁公投? 當然有。公投併同總統大選舉辦,可以提高投票率。因為如果單獨舉辦,民眾專程走出家門,去到投票所的機率一定低得多。藉著這次總統大選各方的強力動員,可以提高公投的投票率。阿扁既然提了公投,當然不希望它失敗,所以將公投跟大選綁在一起,這是阿扁的如意算盤。也是對手罵得他很厲害的理由之一。但讓我們撇開政客的說詞,冷靜來想想,如果公投是直接民權的展現、是人民對現在立委亂象的不滿,公投投票率高有什麼不好?去年連戰也提過的五大公投。他當初所說舉辦時機也是總統大選時喔(隨便上個新聞網站去查一下,都可以看到92年11月26日連戰提過的主張 http://news.bbc.co.uk/hi/chinese/news/newsid_3246000/32463901.stm http://dailynews.sina.com.tw/newsCenter/focusReport/13188/11528775-1.html 網路真可愛是不是…^^”,大家不用翻箱倒櫃,就可以把這些政治人物講過的話翻出來…)這件事又有趣了。連戰提的時候,為何泛藍並沒有現在罵陳水扁的聲音呢?如果理論一樣、標準一樣,為什麼結果不一樣呢?因為現在的情勢是,公投對阿扁好像比較有利!我們可以再度發現,政客檢視批判一件事情,依據的不是理想堅持,而是利益。所以我們聽聽可以,但要記得自己思考一下,不要照單全收。 至於公投真的對陳水扁有利嗎?這是接下來我們要探討的問題。

七、公投一定對陳水扁有利嗎?本來不一定,但現在看來好像是。問題出在哪裡?打從去年底阿扁拋出制憲及公投議題,連宋第一時間表示反對(這個新聞鏡頭播了很多次啦),因為泛藍想打經濟議題,不想在政治議題上跟阿扁糾纏。等到高雄20萬人制憲遊行成功,民意有股隱隱啟動的態勢,連宋開始口頭不反公投了。所以決定反守為攻,甚至放話同意蔡同榮的統獨公投版。接下來,就是純粹的所謂「仙拼仙」的策略運用啦。有興趣看過程的可以去網路上找找92年11月26日公投法表決前後的新聞。所有的歷程,我們可以看清一件事:由反對到贊成,是不得不然,後面漫天蓋地跟著來的,各種各樣說詞跟解釋,都是形勢所逼的策略運用,而不是政策上的理想堅持。檯面上理由一大堆,我們真正要想的是:「為什麼公投率高對阿扁好?」實情是,因為國親反公投的策略結果,讓公投硬是跟總統大選的意識型態掛在一起,並且對阿扁有利。這實在是泛藍自己策略失敗!但誰說贊成公投的人都會投阿扁?假如討厭阿扁的人依舊投連戰,但不放棄公投,難道不是雙贏?政客將公投與總統大選掛勾,我們可以自已將它分開,不要被操弄了!但我們何必因為討厭政客而放棄自己的權利?堅持施行人民的主權來制裁政客不是更好嗎?

八、政客的利益 VS 人民的利益藍綠雙方在主張自己的堅持時,都有很漂亮的理由,但背後有沒有為他們自己的利益?大家可以自己觀察考慮。不過在這裡,我們要想的是,在這個事件中,人民的利益是什麼?在這裡,人民最大的勝利將是獲得歷史性的成功、改變了對於立委亂政現象無奈的宿命,因為我們有了制裁政客的力量,有了民主國家珍貴的「主權在民」的普世價值。但是,千萬不要為了討厭政客而制裁自己,放棄人民的勝利。

九、爭議中顯現出來的危險是什麼? 民主是以民為主,人民有表達意見的自由,而以少數服從多數的方式運作的制度。我們在學習的過程中練習思考,爭取不受少數人宰制的權利。在這個爭議中,政客把直接民 >權與總統大選掛勾透過媒體來洗我們的腦。所有的謬論都是以大選為考量,而不是以民權為至上。許多所謂的名嘴、高級知識份子,頂著耀人的學識頭銜光環、藉著媒體的催眠,打著公義的旗號在進行可怕的政爭。道貌岸然、慷慨激昂的所謂的名人名嘴不再可靠、媒體不再有社會道德。做為一個小老百姓,我有時會想,他們賣掉自己的價碼到底是多少?這是我們平民百姓玩不起的,另一個世界的遊戲規則吧!人民的思考是什麼?我們會用什麼結果來表達我們的理解與驕傲?我很緊張,也很期待,但是看著飛來飛去的怪異理論的教唆郵件,我無法沈默。我知道自己很渺小,但我無法保持緘默接受這樣的洗腦式強姦!學習的寶貴在有跌倒的機會!學習為自己的決定負責,才能有民主胸懷的成長。不要因為政客告訴我們這個公投如何不好不好,我們就放棄了自己的機會。

十、誰最不喜歡台灣公投成功? 有件有趣的事情,大家上網去用搜索引擎找一下有關公投的新聞,你會發現簡體字的比繁體字的多很多。看來,中共比我們更關心台灣的公投發展……依據中共一貫的主張「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份」,如果台灣人民可以公投了,是不是西藏也可以?新疆呢?……對中國來說,這是個惡例。尤其如果哪一天台灣真的舉辦統獨公投了,事情就會「很大條」…… 所以,最好是連簡單的、無關痛癢的題目都不要有,免得食髓知味,以後出現了重大的題目。中共不希望我們成功,我們自己難道不希望台灣往更民主的道路上走,我們幹嘛要棄權去附和他?今天台灣辦的又不是統獨公投。其實,就算統獨議題又為什麼不可以公投?要不要統一或獨立,由全民來表達不是很好嗎?今天不能辦是因為現實的壓力,不辦也就罷了。

可是320的公投跟統獨一點關係也沒有,第二題還是要和平談判的呢?這樣也不可以?只是平和地投票表達自己的主張而已也不可以?看看2004.3.5的新聞,中共人大發言人又對台灣公投開罵了!難道我們因為那個流氓的無理謾罵恐嚇,就連做人的基本尊嚴都不要了嗎?尊嚴跟權利如果不靠自己捍衛,沒有別人會給我們的!

十一、 最新的發展 2004.3.2國親立委再度提案,封殺公投法第17條的總統提案權。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4/new/mar/3/today-t1.htm 這表示,從此所有的公投提案都要通過審議委員會。屆時,直接民權的公投又變回絕對的間接民權,公投精神就真正壽終正寢了!提這種修正案的立委跟政黨,應該受到人民最大的譴責跟唾棄。所以,你知道320這一次公投有多珍貴嗎?!

十二、 公投成敗VS總統大選的成敗 不論這次是連戰還是陳水扁當選,反正四年後又是一番腥風血雨的廝殺,但不論總統誰贏,公投成功都是全台灣人的成功!公民投票是我們自己的權利,不是阿扁給我們的,也不是泛藍可以阻擋剝奪的,不應該因為討厭政黨或政客而放棄我們的權利。不論我們各自要選藍或投綠,公投票我們都要去領,這一票,是要投給台灣人自己、給我們的後代子孫的!

十三、 公投:藍綠都不敢宣之於口的真正意義是什麼? 看到拒領公投的理由說了這麼多,我們除了討論它的理由正確與否之外,還應該看看,教唆者在理由背後的真正目的。作一個有判斷力的國民,如何在政客的操弄下,理解自己的理想跟保護自己的權利。

對這個公投的爭議問題,我盡我所能地學習、觀察,也思考了很久。寫這個,目的不在為任何一個助選,也沒有政黨利益,只是看不下去網路上滿天飛舞的、荒謬的轉寄文章。我愛自己生長的土地,我想為自己的家園,盡一份或許微小,但是我全部力氣的貢獻,我想跟大家分享。我們應該問自己對真正的問題下了多少功夫、瞭解了多少深度及廣度?我們的結論是自己深思得來的,還是因為某個我們崇拜的政治人物告訴我們的?我們就只會照單全收嗎?雖然大家總不免因為各種有意無意的塑造過程,有一些自己的崇拜對象,但是在我心中,我們自己就是最了不起的人。我只是一個平凡的百姓,無功無名,也不會留名青史,但我想著,自己在這歷史性的一刻,可以抬頭挺胸作為參與國家進步的一員,勇敢地負起每個小人物的歷史責任;想想看,將來我們是可以很驕傲地告訴子孫說:「我參與的不管是在中國歷史上或台灣歷史上的第一次公投,並鋪了民主進步道路上的一塊和平磚!」或者是,您認為我們也可以光榮地告訴子孫:「我很驕傲地放棄歷史上的第一次公投。你們以後自己爭取吧!」民主珍貴處在於體現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每個人,都有同等的權利。大學教授的一票與鄉下種田的阿伯等值;我的一票力量跟電視上那些頂著耀人光環的名嘴一樣重要。我甚至比那些名嘴更驕傲,因為我沒有耀人的光環頭銜,但我有能力思考;我的學歷比不上那些為政客背書的專家,但我有良心跟愛鄉土的責任感,我在觀察跟與身邊朋友家人討論時,沒有政黨利益的包袱。我跟政客眼中的傻老百姓,驕傲地站在一起,我就是傻老百姓的一員。更驕傲的是,我們可以藉著這個寫歷史的機會,讓滿嘴謊言的陰謀份子住口!我知道,自己在這一刻,可以因為負責、理性與自信,而使自己渺小的身影在歷史上巨大。請大家,不管挺扁挺連,都不應該放棄公投權利。

註:一、有興趣看公投法全文的:http://law.moj.gov.tw/Scripts/Query4B.asp?FullDoc=所有條文&Lcode=D002006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