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法蘭西實驗室
關於部落格
如果衣櫃裡面收藏的,是強迫、偏執與妄想,那麼實驗室裡面,該收藏些什麼呢?
  • 169674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神威如獄,神恩似海?(2)

我並不打算直接在這裡斷言ID理論到底是不是科學,為科學畫界線並不是我的工作。

誠然,科學理論的正確與否並不是靠投票或法庭可以決定的,但是一項理論是否科學卻是可以讓人公評。下面將ID理論跟演化論的爭議做一些說明,有興趣的人可以多想想,ID理論到底有多科學,或者,我們要的是怎樣的科學?

對我來講,ID理論就是基督教神創論,原因是因為:這兩個理論有太深的一脈相傳性,由同一批人推廣,同一套論述,核心思想完全一樣。同時,ID理論的主要支持者,如Discovery Institute的成員,或是Michael BeheWilliam Dembski等人都不諱言,他們最終的目的就是要用神創論取代演化論。Behe的野心則更大,他承認一旦神創論可以取代演化論之後,那取代天文學等其他科學也是理所當然的。

ID理論並不是一個新的理論。兩百多年前英國牧師William Paley就寫過一本極為優秀的神創論專書:自然神學(natural theology)。在書裡面他用了今日大家都熟知的「鐘錶例子」來論證,他說:如果你走在荒野裡,踢到一隻錶,你必然會想,這個麼精巧的錶必然是有某個卓越的設計者,為了某個目的設計這隻錶。所以精巧的人也是一樣,必然是有某個卓越的設計者,為了某個目的設計了人。今日美國的ID論者則喜歡用南達科塔州的Mt. Rushmore上面那四個美國總統頭像來做同樣的論證,說明任何一個到地球造訪的外星人都會一眼看出那是智慧生物的結晶,所以人也一樣,是智慧者創造的。

ID理論或神創論的核心思想就是,生物是如此複雜又精巧,絕對不可能只靠自然演化慢慢演變出來,所以一定是有一個至高無上的神所創造,而這個神無疑就是基督教的上帝。由此很明顯的可以看出,這個理論對自然界的解釋,採取的是邏輯上的二分法,也就是:如果不是演化,就必定是神創。為此,ID支持者竭盡所能的找出演化論上的缺點或無法解釋的地方,因為一旦演化論有無可解釋的致命傷,那ID理論就可以扶正了。

不過這種論證法相當不可思議。首先,一個科學理論的建立,不是僅靠反證另一項理論就可以成立。更重要的是如上一篇所述,科學理論本身要有堅實的經驗論證來支持。換句話說,演化論的扣分,沒有道理必然為ID理論加分,這根本是兩個完全獨立的事件。另一個原因是,用二分法來為萬物起源理論分類本身也相當匪夷所思。同樣在解釋萬物起源的,除了演化論還有盤古開天論,蓋雅大地論,飛行義麵論。。。。。等族繁不及備載,就算演化論真的如此不堪好了,ID論證如何證明自己的論點或證據比其他創世理論要堅實,才是他們應該面對的。

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小時候吵架的經驗?小朋友吵架其實很有趣,你只要一直堅持同一句話,比如: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到最後就算吵不贏也不一定會輸,大家吵累了還是可以繼續玩在一起。現在長大了,凡事都要條理分明,但是我卻發現很有趣的,幾百年以來ID論者使用的卻是這套「我不信」理論。

歷來在神創論的書籍裡,不斷的提出各種生物精巧的構造,然後再問:這麼精巧的東西,怎麼可能是演化出來的?廿年前英國主教Hugh Montefiore就寫過一本博學的書講述各種生物界的不可能。今日的ID論者,如Behe,則用細菌精巧的鞭毛來論證:這不可能是演化出來的。這就是ID論證的核心理論之一:irreducible complexity,不可化約的複雜性。Behe的意思是說,像鞭毛這麼複雜精巧的東西,少一個小零件就不是鞭毛了,那他還有什麼用處?這怎麼可能會是瞬間演化出來出來的?這必然是上帝才會設計出來的精巧構造。在他們的書籍裡充斥著:很難用演化論來解釋。。。。很難讓人相信。。。。難以理解。。。。實在是不可能。。。。實在不容易明白。。。這怎麼可能。。。。我實在看不出來。。。這類的句子。

到底有多難理解?多麼難以相信?我不知道有多少人願意接受「我就是他X的不相信」作為一項理論的基礎?許多所謂「不可化約」的例子,生物學家都已經論證過了,並沒有什麼複雜可言,由簡而繁,複雜就這麼出來了。比如Behe所舉的精巧的鞭毛,乍看之下當然是讓人難以置信,但是生物學家已經說明了,首先並不是所有細菌的鞭毛都像Behe所舉的一樣複雜,在眾多鞭毛中你一定要去挑一個最複雜的來舉例,不彆扭嗎?而且,Behe所舉的細菌鞭毛,前身其實是細菌的另一個胞器,換言之,在成為鞭毛之前,這個東西的簡化版已經對細菌有功用,並不像Behe所說的,少了一個零件這個鞭毛就一無是處。生物體內許許多多的東西都是這樣,原來有各自的功能,組合在一起又可以產生新的功能。

所謂「我就是他X的不肯相信」論證法,除了「你實在看不出來以外」,其實「大家都看出來了」。在某方面來說,這難道不就僅是暴露了作者的無知嗎?

至於在解釋生命的起源上,ID論者認為這套理論要比演化論解釋的更好。因為生物學家至今還沒有辦法在實驗室裡做出人造生命。我們都聽過太古濃湯的故事,也知道生物學家可以造出一些有機分子,但是,畢竟這離造出可以自己複製的有機分子,還有一大段路要走。那麼,ID理論顯然在這裡勝出囉?

把地球生命起源的問題堆給另一種「智慧型態」,其實根本沒有解決任何問題。ID理論一樣無法解釋,那麼另一種「智慧型態」又是怎麼出現的?難道又要推給「再另一個」智慧型態?從上帝,再推到上上帝嗎?好吧,就算是上帝好了,那問題還是一樣,上帝又是怎麼來的?誰創造的?

那套上帝是「自存自在萬物之始」的小聰明就別來了吧。如果這個解釋這麼好用,那我們又何必繞這麼一大圈,嘮嘮叨叨去推論這什麼模糊的「智慧型態」?科學家一樣可以說有機分子(或者DNA,或RNA,或者任何你高興認為的生命之始)是自存自在萬物之始就好了。演化論尚未解釋出來的,ID理論一樣沒有解釋出來,這樣來說,ID理論豈有比演化論更高明之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