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法蘭西實驗室
關於部落格
如果衣櫃裡面收藏的,是強迫、偏執與妄想,那麼實驗室裡面,該收藏些什麼呢?
  • 169674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神威如獄,神恩似海?(1)

下面這兩則新聞,也許會讓信仰堅強的人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如同洗三溫暖般的爽快。

喜的是,2005年11月8日,美國堪薩斯州教育委員會頒佈一項跟科學教育有關的準則,要求以後州內科學教育,特別是生物部分,必須強調現有生物演化論的不足與缺陷,同時支持智慧設計理論(Intelligent Design, ID):一個主張地球上的生命是被某一個「外來高智慧型態(比如像上帝)」所創造的。位在西雅圖推廣ID的重鎮Discovery Institute裡的主管表示:「這是堪薩斯州學生的巨大勝利。」ID理論在美國正如火如荼的被推展,至2005年底,美國已經有至少14個州不反對在生物教育裡加入ID理論。除此之外,Discovery Institute的一份Wedge document與五年計畫摘要明白指出,他們神聖的宗旨,就是在顛覆現有敗德的科學理論,並用基督教的科學來取代,也就是要揭示人類是由上帝所創造的。

令人憂心的則是,在賓西法尼亞州Dover區,2004年底高中教育委員會同樣做出決議,要求區內所有高中必須在生物課程裡宣讀一段推廣ID理論的段落給學生。結果引起家長控告教育委員會違反憲法第一與第十四修正案:政教分離原則。2005年12月20日案經賓州中部地區聯邦法院John E. Jones, III法官宣判,教育委員會敗訴。Dover區教育委員會不太可能再上訴,因為原來八名強力推動ID理論的委員已在2005年改選時全部落選。

諷刺(或者可喜)的是,Jones法官也是位基督徒,同時是上任以來大力推動ID理論的布希總統所任命的。Jones法官在判決書裡面闡述他的心證形成過程,分析正反方論點,結論出ID理論帶有強烈的宗教觀點,而且是侷限於基督教教義,其中心主張與早期的「神創論creationism」並無不同,所以不應納入科學教育。同時還斥責Dover教育委員會成員「難以置信的愚蠢行為牽動整個社會,並浪費鉅額的公帑與人力資源。」

在西方,自人類有史以來,科學與宗教就是解決人類對大自然疑惑的兩大支柱。但是這兩位兄弟似乎從來沒有相愛過。在啟蒙時代以前,在宗教凌駕一切的時代,基督教對科學與科學家的敵意未曾稍減,被處死刑的哥白尼,被判終生監禁的伽利略是其中比較有名的。隨著科學知識的累積,研究體系的建立,如今這兩大支柱各自發展,戰火看似平息,但其實暗潮洶湧。

在美國,這個以清教徒立國與治國的地方,宗教與科學間的戰火更是猛烈。Dover案之所以引起全國矚目,是因為他是自1925年田納西州有名的Scopes Trial(也有人戲稱Monkey Trial)以來,再一次宗教與科學在法庭上對決。

下面是MEB講古,不喜歡歷史的人可以跳過這一段。

1925年,虔誠的基督徒說服美國田納西州議會頒佈命令,禁止公立學校教授演化論。高中生物教師John Scopes不顧禁令,因而被送上法庭。當演化論支持者與神創論者在法庭上辯論的時候,被告律師Clarence Darrow質疑原告William J. Bryan聖經與神創論,迫使Bryan承認,聖經上講述的神六日創世,指的是六個不同時期而非六天,結果引導出「聖經的章節若不經詮釋即失去意義」的結論,神創論者至此可謂一敗塗地。不過最後Scopes仍然敗訴,因為違法就是違法。田納西州的禁令直到1967年才被廢止。

在此之後許多州的神創論者仍不斷的推動神創論進入生物課程,但是卻都被美國憲法第一與第十四修正案檔了下來。

有鑑於此,九零年以後虔誠的基督徒將神創論包裝成一個比較不具宗教色彩的ID理論,不再強調上帝創世,而改用「某個外來高智慧」,並且強調所謂ID是在研究如何辨識「有智慧生物設計過的痕跡」。在他們的定義下,人就是一個被智慧生物設計的最好例子。

那麼ID理論到底是不是科學呢?為什麼演化論是科學,而ID理論是宗教?在問這些問題之前,更基本的問題似乎是,什麼是科學?

關於科學的定義,眾說紛紜。最基本的,你可以從孔德(Auguste Comte)開始談經驗的重要性,有些人也強調如果是符合科學的精神,則經驗必定可被重複,也就是科學的重現性。但是如果只有這個定義,而這個定義又如此狹隘,那恐怕除了數學,部分物理與化學以外,其他的科學都會出局。所有跟時間有關的理論,如宇宙誕生大霹靂,如演化論都不可能符合「重現」這項標準。當然你也可以用Karl Popper的否證論,這也是最多人朗朗上口的,科學理論不是去證明一個理論為真,而是要設計實驗去證明該理論有缺陷,再提出新的理論來解釋這個缺陷,能被否證的理論才是科學理論。你當然也可以用Imre Lakatos的定義,科學理論被否定之後要能進步,也就是新的理論要包含被否定掉理論裡有價值的部分,當然別忘了談談Thomas Kuhn所說的,各種學科之間的「不可共量性」。

怎麼樣,頭昏了嗎?那麼走偏鋒的Paul Karl Feyerabend所下的終極定義:唯一不阻礙進步的原則就是,什麼都可以!也就是沒有什麼準則可以作為科學定義,這也許可以幫助大家舒緩一下神經。。。。MEB並不打算在這裡討論太多科學的定義,因為如此一來這篇網誌恐怕永遠沒有完成的一天(我已經寫了兩個多禮拜了),並且還要多去修一兩個學位才夠應付。

講了半天,相信真的有在看的人也應該看出來了(沒有認真看的人也知道我掰不下去了),科學與非科學之間的那條界線,著實難畫,所以剛剛講的都是屁。但看官稍慢,別急著砸店。雖然說幫科學畫界線沒有一致的結論,但是共識還是有的。基本上每個人都同意,科學,身為形而下的知識,經驗證據無疑是最重要的特徵之一。科學的價值在於經驗的可檢測性,而不在於教會的認可或者哲學上的傳承。因為經驗必須被檢測,所以科學放棄解釋主觀的「意圖」「目的」(自然界為什麼要創造花草?人為什麼要死?),而僅用客觀可檢測的經驗證據來解釋自然現象(花草怎麼生長,人為什麼會死?),這是從孔德提出的實證哲學以及後來的邏輯實證主義裡粹取出來的觀念,至今仍是大多數科學家所認同的。

而超自然的解釋,如宗教,對於認識這個世界來說,當然也很重要,但是在這樣的定義之下,他們不屬於「科學」的範疇。超自然的東西,只好交給哲學家或神學家去做繁複的論證吧。

那麼回過頭來看,ID理論到底是不是科學呢?或者,如果她有機會成為科學的話,會不會是一個好的科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