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法蘭西實驗室
關於部落格
如果衣櫃裡面收藏的,是強迫、偏執與妄想,那麼實驗室裡面,該收藏些什麼呢?
  • 169674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有趣的科學(2)

在醫學上可應用人造磁場與氫原子核的共振來作為診療工具。因為人體內富含水分(一個水分子帶有兩個氫原子),而不同組織有不同的水分分佈,因此利用NMR原理發展出來的MRI(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磁共振造影技術可以透過這樣的分佈顯示這些組織正常或異常,位置正不正確,有沒有長出多餘的組織。

MRI在臨床醫學上應用廣泛,不管是內外科或神經醫學方面,牙醫方面(參見吾友cy的報告)現在都已經變成不可或缺的診斷工具,比起X光他既準確又少了輻射,比起超音波影像要清楚多了,比起電腦斷層他不需要吞下一堆顯影劑。

在基礎研究上面MRI也有無限的應用性。1999年一群荷蘭Groningen大學醫院的醫生利用MRI技術好好的研究人體生理現象,並在一本還不錯的醫學期刊 -- British Medical Journal(BMJ)上面發表了一篇名為MRI of male and female genitals during coitus and female sexual arousal。是的,你沒有眼花,這篇論文題目翻成中文白話就是:做那檔事時候的男女那話兒的MRI影像長什麼樣子。嗯,我就說嘛,科學界瘋狂的事還真不少。

由題目來看這是一篇觀察性的研究。作者開宗明義就說,自15-16世紀以來人類試著去瞭解男女敦倫(為配合本文的專業性,他們用coitus,這裡當然要用有水準的敦倫)時的器官變化。然而幾百年過去了,我們卻只能在想像,玻璃試管或解析度極差的超音波等工具中鬼畫胡。1991年他們的某些同事利用MRI來觀察人類喉頭發聲,這引起他們的靈感,為什麼不試試看用MRI來看看人類敦倫呢?

作者們還說了,為了進行這項『研究』,他們受盡同事的嘲笑,上司的阻撓,而且只能利用週末醫院MRI空閒的時候找志願者來進行。因此整個『研究』找了八對伴侶及三位單身女性,做了十三次『觀察』,進行將近十年,最後終於累積足夠的資料發表。

結論呢:其實我不知道這篇文章的結論對目前的臨床醫學有什麼樣的幫助,maybe later。我想一般人並不會關心在『那時候』小弟弟其實不是直的而是彎成ㄑ字形,或是膀胱子宮位置有沒有改變之類的生理現象吧?這對威猛持久似乎沒有太大的幫助。

但是本篇論文仍引起不少人投書BMJ雜誌,各行各業都有,有的褒有的貶,還有人彼此討論起來男生到底重不重要,非常有趣。

我個人比較注意到的是這些荷蘭人實驗的成功率之低,十次雙人實驗中僅四次成功沒有半途而廢,遺憾的是四次成功經驗裡女生都沒有happy到,反而是失敗(或改為不完整比較好)的實驗中女生滿意度較高。當然可以體諒的是,MRI機器裡面其實只有很小的空間,要同時塞進兩個人運動還真是一件苦差事,尤其還在眾目睽睽之下(雖然實驗者跟受試者都只透過麥克風交談,但那感覺想必不好受)。另外不要忘記了,MRI在掃瞄時必須保持不動幾秒鐘。因此有的讀者(還是個電機工程師)因此強烈建議荷蘭醫師找專業的表演者來觀察,他說:他們天天幹這件事,男演員的表現應該比較不會讓你們失望,誠為善言。

圖說:本文圖片取自British Medical Journal 1999, 319;1596 第一張圖為達文西1493年的畫作『The copulation』,當時的解剖巨匠達文西認為男性的精液從大腦而來,女性的乳線直通生殖道。

BMJ網站:http://bmj.bmjjournals.com/

原始論文連結:http://bmj.bmjjournals.com/cgi/content/full/319/7225/159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