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法蘭西實驗室
關於部落格
如果衣櫃裡面收藏的,是強迫、偏執與妄想,那麼實驗室裡面,該收藏些什麼呢?
  • 171051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這些歸國學人呀

壽司感嘆去國多年(這個國可不是其他地方,這裡只限於米國),所有審美觀迅速退化。美國本來就是個無美感無品味(照壽司的戲謔語是無恥)超級大染缸,所有歐日最新流行到這裡全被檔在門外,因此來本地的留學生,不管你原來是高雅OL還是可愛俏妞,到最後無不變成啥都不在乎又發胖的無恥「美」人。

在某方面我蠻同意壽司的說法。蓋米國人的美感與價值觀實在令人不敢恭維。米國是一個如此廣大的地方,透過好萊塢整天強力放送的流行品味族群永遠就是上層的那一小撮,而且還是經過精心打扮的。一般的市井小民,除了少數國際級大都市以外,就算在DC這樣的首都都只能算差強人意,到了郊區則更是令人吐血的貧乏。

不過當然對於「美」的定義人人有差,往往只有主觀的喜好與個人的經驗。而當我們說米國人缺乏美感的時候,所講的也不是「所有人」或是「每件事」上面都有問題。比如說壽司注意的美感流失有:少穿高跟鞋,多穿polo衫跟運動褲,拋棄髮型,拋棄美白與發胖五件事。

而我呢,至少最後兩點是我不會拿來審美的。白皙病人從來也不在我的美人之列,而發胖呢?我倒不覺得這是美感的問題。當然啦,在骨感霸權當道的今日,胖瘦雖然常常也是美醜的標準之一,但是發胖往往跟生活習慣有關,由發胖所引發的焦慮才跟美感有關。

至於米國的美感到底有什麼問題呢?對於一個在巴黎住久了的人,大概會覺得美式文化最大的毛病就在於缺少歷史厚度以及過度實用主義。缺少歷史厚度是先天性的失調,而因為缺少歷史累積下來的傳統,他往往傾向從實用著手。既然要實用,結果常常就是廉價與粗糙。

表現在建築上面,除了少數有移民歷史的城市比如紐約波士頓或舊金山洛杉磯以外,大部分現代城市或郊區的建築都乏善可陳,甚至連所謂現代感都稱不上。出了城市沿著公路開過去,一棟棟活似立體停車場的水泥大樓塞滿畫面,再來就是鐵皮大倉庫與加油站。在這方面,我覺得米國除了整齊一些,路寬了一些以外,跟台灣真是像到一個不行。

表現在衣著上面,美國人的衣著簡單到一個爆。T-shirt,牛仔褲,之後換上polo衫就高級一些,然後又再換回T-shirt。除了棒球帽還是棒球帽,戴歪一點就表示酷,再加件尼龍棒球外套就更酷。然後外套乾淨一點皮膚白一點的,就是道地美國人,皮膚黑一點夾克髒一點的,大約就是移民。女生穿細肩帶卻不露溝,然後嘲笑法國義大利女生露溝是性開放,同時對自己短到膝上快卅公分活似成人電影的牛仔迷你短裙卻又不在意。

但是細肩帶迷你裙其實就是一種打扮,所以若要說美國人都不打扮就是言過其實。美國人當然是打扮的,只不過他們的美感與打扮的方向,跟我所熟悉的不一樣。

壽司的觀察很有趣,講得很詼諧。但是在人氣王家裡,一票粉絲也許是為了討好作者,同時又要硬塞自己的經驗,結果跑出許多有趣卻充滿矛盾不知所云的回應。

在上百篇回應裡有四個詞我最感興趣,他們是:邋遢,個人風格,美麗與自然風。

有人先說米國人多麼隨性不打扮,然後舉例自己老闆同事上班有人穿著女強人有人打扮龐克裝。--講了半天結果唯一不打扮的只有自己。

也有人說穿著邋遢也沒什麼不對呀,只要端莊整齊不影響他人就好了。--當然其實是沒什麼不對的,但是這位大哥/大姊,你小學老師沒教過你,邋遢跟端莊整齊是完全互斥的兩個概念嗎?

也有人說米國人上街血拼的時候人人都是T-shirt短褲拖鞋,這跟他們崇尚個人風格有關。--尊重個人也許,但是基本上,當「大家」都是短褲拖鞋的時候,這就不可能是一種「個人風格」。

這些意見綜合起來似乎變成,美國人因為很注重個人,所以你可以穿得很邋遢,這叫做自然風,看起來就很美麗,同時也有個人風格。

我想,米國確實是個很尊重個人的地方,因此你可以隨便穿,別人不會管你,但是這不代表別人會認同你。你當然可以穿著很隨性邋遢不打扮,這樣也許很自然,但是並不保證會美麗(而且通常不美),這也不叫個人風格,不管是在美式英式還是法式風格的標準下都一樣。當然,自己高興不美也無妨,可是不必拉個個人風格來當擋箭牌。

如果大家都很邋遢不打扮,那這更不可能會是你/妳的什麼個人風格。基本上,所謂有個人風格的就是在打扮了。

也有人說,米國人都會看場合穿衣服,隨便菜市場衣服套在金髮女身上就是麻豆。這裡面隱含的白人崇拜我就懶的多說了。不過依MEB在法國的經驗,「隨便一穿就很美」的人其實根本就不可能是「隨便穿」。只有呆子才會相信矇著眼從衣櫃裡隨便挖到兩件衣服搭在一起會配。。。那絕對很「隨便」,但是不會配。常常,穿衣越讓人看起來覺得輕鬆又好看的人,越是平常有在注意流行與搭配的。

而台灣人呢,常常誤把隨性邋遢當成個人風自然美。

有沒有美感其實也不是什麼性命攸關的事情。簡單一點來講,不過就是過的爽不爽罷了。住在美麗的城市,看到美麗的衣著,心情愉快。深層一點的論述的話,我當然也同意Pierre Bourdieu所說的(感謝黑貓提供參考資料),美感與品味這種東西,其實不過就是符號暴力或文化暴力的延伸,是劃分階級的工具。不同field的人藉著建構自身的symbolic capital,來取得權力與論述的地位。誰支配較多資源,誰來決定品味美感鑑賞力,並且讓資源少的人認同模仿,失去自我,心悅臣服。這裡的資源,指的不一定是經濟上的資源,常常也是教育與文化上的資源。

因此當我傾慕法式流行品味的時候,其實是在認同這樣一個暴力體系,認為法國的品味才有論述美感與流行的合法性,也許藉著模仿法式品味,讓自己更接近白人階級,並期望掌握權力。而當台灣一股腦的認同美式品味,其實也是一樣的情況。

因此產生一種現象,這許許多多的人在那裡陳述在米國的生活多自然多好,多麼輕鬆不再有化妝美白的壓力,他們指陳在台灣女生要承受過多的化妝期望與壓力,卻完全忽略在米國女生一樣要承受巨大的美感焦慮。說在米國女生就可以隨性自然無拘無束真是個沒良心。焦慮不是要表現在妳面前才叫焦慮,米國人也不是都胖就不在乎胖。米國如果沒有流行壓力的話,那滿街滿報章雜誌滿電視的抽脂整型健身醫療化妝品保養品廣告,產品是賣給鬼喔?

當美白產品在亞洲大行其道,亞洲女子拼命消費,並期望自己能夠接近一點白人的地位時,同類的產品在歐美市場卻毫無利益可圖。歐美有許多防曬產品,但是那純粹是防曬傷與調膚色用的。美白產品當然在歐美沒有市場呀,因為他們本身就已經是正港白人了,沒有再漂白的必要。很有趣的是,許多出了國見了世面的學生,學到了另一套「外國人都沒有人在美白」哲學,回過頭來笑著那些汲汲打扮的同胞們:「看呀,妳們幹嘛要這麼累的美白呀?人家外國人最尊重自己了,妳不美白也不會有人管。」,果如此?

怪了,什麼叫做「做自己」?為什麼你跟著米國人穿拖鞋短褲不美白逛街就叫做「做自己」,而別人喜歡化白皙心機氣質妝就不是在「做自己」?妳模仿近在眼前的米國人就是做自己,別人模仿遠在天邊的米國人就不是在做自己?

說穿了,這些人不過身上又多鍍了一層洋墨水,言下之意就是,我呀,比起妳們這些沒見過世面的凡夫俗子,又更習得了白人「做自己」文化的精髓,而妳們都還停留在化妝的層次。悲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