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法蘭西實驗室
關於部落格
如果衣櫃裡面收藏的,是強迫、偏執與妄想,那麼實驗室裡面,該收藏些什麼呢?
  • 167307

    累積人氣

  • 14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我眼中的學界潛規則(下)

現在大家會計較論文掛不掛名,主要也是因為對研究人員的評鑑,已經變成極度偏向計算論文數量。論文就是研究人員的業績,也就等於他們的錢,同時依照作者排名順序,用一定的公式把他們的重要性計算出來,做為以後升遷、求職甚至解聘的依據(這樣好不好?在這裡不予評論)。

讓我先賣弄一下神秘科學社群隱晦難懂得儀式好了。一般講到科學論文,不管作者欄有幾人,但是真正重要的大概只有兩三個。舉個例子來說,看這篇論文:總共有十三個作者通力合作,他們屬於四個不同的研究所,分散於歐亞美三大洲(你可以點一下author affiliations把他展開來看一下,每個作者後面的數字說明他是哪裡出身)。但是,這個實驗當然不是把材料用飛機運來運去做囉。科學論文的作者排列,跟電影演員一樣,越前面的越重要,然後導演是最後一個。所以,在這個論文裡面你可以看到前面七個作者(其中排第一的是主要作者)跟最後一個(老闆,也就是corresponding author)是同一間實驗室的,因此這整個實驗計畫,無疑是在這間實驗室裡構思並實現。整篇論文中,最重要的也就是第一跟最後面這兩位,其他人都是路人甲。而剩下的其他實驗室可能提供了一些關鍵材料,提供了一些重要的建議,甚至貢獻了一些實驗結果,所以值得掛名。

不過也是有超過一個以上的研究人員或學生都貢獻很多的時候(真的是那種「不能沒有你」的重要),那只好把這些人列為「共同作者」。比如說再看這一篇論文,這裡有九位作者,照慣例最後那位corresponding author是老闆,然而你看,第一位跟第二位作者後面有一個小小的數字5,在下面的注解裡說:這兩位貢獻一樣,兩人並列「第一作者」。這時候,在功勞簿上就會把重要性平均分給這兩人。總之,沒有人願意排第三順位的啦,科科。

 

所謂的corrosponding author,就是對這篇論文的負責人,通常是老闆,很少是第一作者。你對論文有問題有意見,就寫信給他。論文好他有功,論文有問題也是他負責下台。Corrosponding author也是我們通常會記得的名字,很少人會記得論文第一作者的名字(除了作者自己以外吧XD),但是大家都會記得corrosponding author的名字。可是老闆既然不做實驗,他憑甚麼挑這個大樑呢?這就是讓人質疑的潛規則。

我個人覺得,這是個見仁見智的問題。這個問題,其實這有點像是在問,球隊贏球功勞該算誰的?進球的隊員?幫你找錢跟訓練的教練?還是都算?都算的話那隊員的功勞怎麼分呢?

在理想的情況下(注意!我是說理想的情況下!),身為第一作者的研究員或是學生,既然實驗多半是他/她執行,在學習的過程中他/她也漸漸學會構思計畫,成熟一點的會開始延伸發展自己的題目,最後跟老闆一起把論文寫出來,因此他/她既貢獻腦力也貢獻體力,對於論文投注最多心力,做為第一作者是理所當然。

既然實驗幾乎不可能一人獨立完成,在過程中很多時候需要數人通力合作,這些助一臂之力的同門師兄姐弟妹,就這麼成了後面的甲乙丙。但事實上,除了第一作者跟老闆以外,其他人能獲得的「功勞點數」都無足輕重。

不過這還不是全部的人。還有很多很多的技術員,可能每天要幫你照顧實驗動物,幫你照顧細胞,幫你操作機器,他們花在這個計畫的時間也很多,但是他們的名字幾乎不會出現在作者群裡,頂多在文章後面的「致謝」裡面稍微提一下,這也是科學界的潛規則,但公平嗎?你現在可以想一下。

上面講過了,這些都是理想的狀況。也就是說,也有不理想的狀況囉?當然,還很多呢。有的老闆喜歡獨裁,所有事情一把抓,手底下所有的研究人員都不分你我一起合作,每次有發表論文就輪流一下,人人有功練,但誰也稱不上是真正的第一作者。

這還是運氣好常常可以發表論文的時候。也有時候是甲要畢業了,先拿乙的的論文來頂著。後來丙來了把甲的計畫做完,卻變成乙的畢業論文。又或者,有的老闆會要甲做一個計畫,乙做一個計畫,兩人再一起幫駑鈍的丙完成學業。結果大家都畢業了,但甲乙丙彼此都不爽。

種種光怪陸離的現象,爭功諉過在科學界也並不稀奇。

然而我個人覺得,這種屬於責任歸屬的問題,比較像是管理問題而不是科學問題,這是每個工作場所都會發生,非實驗室所獨有。不好的管理者把每個人的工作弄得一團亂,將帥無能累死三軍這種事情很討厭,但是不該當作實驗室的潛規則的通例。

所以,實驗室裡的功勞,到底該怎麼算才公平?其實,生物醫學界對於功勞歸屬,唯一可稱的上是潛規則的應該是:腦力比體力重要,貢獻主意的人比做實驗的人重要。

這樣你就可以知道,做多少實驗並不保證掛名。「做實驗」當然是很重要的事情,然而它充其量也只是科學遊戲的一環而非全部,事實上,「做得一手好實驗」的重要性很可能比不上「問出一個好問題,想出一個好實驗」來得重要。我的意思並不是說做實驗不重要,而是,「科學」既然是一個解謎的過程,那麼就不宜偏離這個核心,所謂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這種事情,在科學界並不適用,否則的話,剛剛提到那一狗票養動物養細胞的技術人員,他們都應該名列作者群,但其實不然。

也許你會說:可是好多科學傳記都提到諾貝爾獎大師以前多麼多麼努力,做實驗到三更半夜,全年無休的往實驗室跑,最後終於苦盡甘來;為什麼這裡你卻把辛勤做實驗的重要性,講得好像掃地工一樣呢?

這麼說也許你會非常驚訝:大師獲得的肯定,仍是他們的實驗構想,而不是那「以實驗室為家的精神」。事實上應該這樣說,所有對於科學抱著熱情的人,幾乎都會投注一定的心力做實驗,因為他們充滿好奇。大師們往往是有了構想,然後瘋狂的做實驗來印證。但是反之卻未必:投注大量時間在做實驗的人,不一定都對科學有熱情。有很多研究生花費大量的心力做實驗,本身卻未必真的想過這些實驗值不值得做。我想說的是,如同上次提到的,如果誤把拿著試管燒瓶乒乒乓乓的就當成是科學的全部,那真是極大的誤會呀。

從這個觀點來看,老闆有很充足的理由應該名列論文的主要作者。老闆憑知識與經驗,對底下的學生或研究員提供建議、指示甚至主導研究方向。在更多時候,學生進入一間實驗室,就是直接拿老闆提出的研究計畫作為論文題目。不管哪一種,老闆參與都甚深。此外,很多研究計劃都是從老闆過去的結果衍生出來。別的不說,光是提供實驗室場地跟金錢讓人揮霍,就應該在功勞簿上記上一筆吧?

但話又說回來,如果是用「點子」來考量一個人在整個計畫裡所佔的分量,難保不會發生爭執,畢竟點子這種東西像空氣一樣抓不到也看不到,每個人都可以宣稱他貢獻了重要的點子,同事同學在開會時提出的建議算不算?為啥第一作者不算她一份?

每個人都有他/她的想法。但我認為,好的老闆應該把每個學生或研究員的計劃區明確分開,互相關連卻又不重疊,然後每個人對自己計劃有一定程度的主導權。如果某甲是某個論文或計劃的第一作者,那他/她應該要有權決定接不接受別人提出的主意。這樣也許可以減少競爭增加合作。

偶爾會聽到有學生抱怨老闆總是忙著交際應酬,對他/她的研究一無所知,學生獨自打出一片天,到頭來老闆還要依賴學生的論文升等。我很同情學生的處境,但是對於這種故事我往往只能信一半。很難想像一個在學術圈數十年的老闆對於自己的主題「一無所知」,也很難想像怎麼有這麼多這麼優秀、博一就開始隻手打天下的聰明學生(那台灣怎麼還沒本土諾貝爾獎?)。確實很多時候,老闆會忽略甚至壓抑學生的努力,平庸的老闆俯拾皆是,但是也有很多時候,學生一樣忽略老闆的努力。

好的老闆更應該鼓勵學生跟手底下的人參與實驗,讓學生有機會練習思考跟寫作。我個人認為這樣比發表論文畢業完事,卻什麼都沒學到來得重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