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蘭西實驗室

關於部落格
如果衣櫃裡面收藏的,是強迫、偏執與妄想,那麼實驗室裡面,該收藏些什麼呢?
  • 165716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科學翻譯雜談:專有名詞

這本書的內容包含很廣,從分子生物到生化,從化石到心理學都有專章介紹。書到了編輯最後階段(為什麼我每次講到最後階段,都會想起「大腸的最後關頭」!!?翻譯真是害人不淺),出版社送給了幾位不同領域的專家審閱。其中有一位專家很有趣,除了在本科上面提供許多專業的建議以外,在其他方面也愛提出了許多自己的意見。其中有一些我頗認同,但是也有不少難以苟同,尤其是這位專家專家指出,「中文無法翻譯科學,因為中文本身就是不科學的」。

因此,專家頻頻建議許多他認為更為恰當,但卻罕見的專有名詞翻譯,來讓中文稍微「科學一點」。

比如,專家建議鱷魚應該叫做鱷類(因為不是魚)

草食動物應該叫做植食動物(因為有的不吃草)

暴龍要叫霸王龍,迅猛龍應該叫做迅掠龍(暴龍還是霸王龍我不管,但是迅猛龍叫迅掠龍我一定不同意,應該要改叫袁艾菲才對)

名詞的溝通vs精確性

我小的時候,大概也持有類似的看法。鱷魚明明不是魚,中文卻叫魚,爬蟲明明不是蟲卻叫蟲。彷彿用「中文不科學」這樣的解釋,可以稍稍慰藉一下自己科學學不好的無力感。但是在出國轉了一趟之後,我才了解到這種看法有很大的謬誤。語言僅僅只是溝通的工具,若有什麼真正會阻礙進步的,是語言操縱者的心態。名詞用來指涉事物,真正重要的是溝通功用,它的精確性,相較之下反而會退到第二位。因為事實上簡短的名詞,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完整描述事物的特質(這裡我想到,又不是地海戰記裡面,要掌握事物的「真名」才有魔法),因此鱷魚或章魚即使不是魚,但是稱為鱷魚跟章魚並無不妥,大家都知道這些動物,刻意創造出鱷類章類並不會讓名稱更精確,反而增加溝通的困難(反過來講,正是因為有個魚字,我們知道鱷魚是水生動物,而不是天上飛的。就這點來講,中文還蠻科學)。

而這正是科學在中文化時遭遇的困難。中文不科學絕對不是一個問題,翻譯者不科學才是最大的問題。同一個名詞,每個翻譯者都想翻出一個自己認為最恰當的名詞,其結果就是雞同鴨講,事倍功半。

因此我寫了一封信給這位專家

...無關緊要的客套話阿諛奉承一番(下略五千字)...

自近代翻譯大師嚴復提出「信達雅」這三個字之後,這幾乎是所有翻譯人在翻譯時參考的原則了。就我的看法,既然信字排在第一順位,那翻譯一定要忠於原著,以傳達作者原意為重,不可因為譯者喜好而自行刪改。即使原文中提到不雅的用詞,也必須照語氣翻出,畢竟這是譯書不是寫書。這個原則不只適用個別詞彙,也適用於全書的選詞與語氣翻譯。譯者必須考量作者是否傾向用專有名詞介紹知識,或者使用通俗字彙。如果作者並沒有用專有名詞轟炸讀者的意思,那我在選詞上面就會盡量以通俗為主。這是為什麼population譯成族群而非種群。

而在專有名詞的選用上面,很遺憾國內並沒有一套統一的標準。儘管如此,我還是盡量以國立編譯館(現在叫做國家教育研究院了)與高中生物課本的譯法為主。國內對專有名詞的翻譯眾說紛紜,這是積習,儘管如此,但我對於博士認為中文不科學一說,恐怕難以苟同。蓋一個外文專有名詞在國內有數種譯法,這是譯者不科學,而不是中文不科學。科技先進的非英語系國家,以日本跟法國為例,同一個外來語向來只有一個譯法,不管是音譯或是意譯都無妨,專有名詞的翻譯首重統一,精準才是其次(否則的話無法傳遞原意的音譯根本不該存在,然而事實並非如此)。為何如此?因為文字的目的在溝通,簡單的文字本來就不可能指涉事物包羅萬象的特質,若過度追求準確而企圖推翻原來的用法,反而會無法發揮溝通的作用。

以博士建議將herbivore翻成植食動物為例(原作者在講恐龍),我承認植食動物確實比草食動物要精準許多,確實恐龍不吃草,然而它卻並非國內慣用法。根據國立編譯館的翻法,牠是草食動物。

就算根據英文原意,herbivore的字首herb,不管從英文,或是拉丁文原文herba來看,也都是指開花植物或是草,在這樣的原則之下,herbivore的恐龍儘管不吃草,還是要翻成草食動物。同樣基於統一的原則,reptile根據國立編譯館與高中課本翻成爬蟲類,Tyrannosaurus rex 根據國立編譯館與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的網頁,牠應該翻成暴龍而非霸王龍。為求科學與統一,牠應該只有一個名字,不可以叫做霸王龍又叫做暴龍,然後又可以叫做雷克斯龍。

將外國的知識介紹到國內,有賴博士這樣的專家,然而專家往往因為求好心切,堅持用最正確的翻法,十個專家有十一種翻法,最後莫衷一是,忽略了文字語言的溝通才是最重要的功能。以往,印象派畫家Renoir國內一直習慣翻成雷諾瓦,然有專家學者堅持根據正確的發音翻成黑諾瓦,另有人翻成何諾瓦、黑諾阿,結果到最後反而因為雞同鴨講,完全無法介紹藝術,反而可惜。

以上是一點翻譯的心得,與博士分享。

最後

信寄出去之後也沒收到回信,不過這也無妨。

我一直覺得,翻譯專有名詞呀,首重統一才是最重要的吧!如果連書同文都做不到了,還溝通什麼?草食動物就是素食動物,如果有人誤以為草食動物只吃草(不吃樹葉不吃花),這恐怕是犯了望文生義的毛病,但是讀者望文生義不該是翻譯者的原罪。

Renoir要根據法文叫黑諾阿,還是根據英文叫雷諾瓦,都無所謂,因為不管哪個譯法都不是法文,重要的是在國內大家要叫一樣的名字。這是我對翻譯的看法。

下次再來講我對科學中文化的看法好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