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法蘭西實驗室
關於部落格
如果衣櫃裡面收藏的,是強迫、偏執與妄想,那麼實驗室裡面,該收藏些什麼呢?
  • 167307

    累積人氣

  • 14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宇昌案雜感(1)

不過其實我既不從事創投,也沒跟政府申請過東西,所以文內也許有很多錯誤,還有待專家指正。

很多人大概都跟我一樣,覺得媒體上面放出來的消息互相矛盾,越來越看不懂。說起來這真是台灣媒體的悲哀,它們無法、也不想幫助民眾釐清問題,反而樂於做特定政黨的傳聲筒,最後只是讓讀者流於「信者恆信」的圈套裡。

宇昌案這個案子說複雜或許很複雜,但是這很可能一來大家對生技產業不熟,二來因為他不是一般人熟悉的營運模式,我也花了好多時間才了解。正是因為這種複雜的營運模式,讓有心人士可以刻意模糊焦點。最經典的大概就是聯合報1215號的黑白集:「兩分鐘看懂宇昌案」,開宗明義地說:只要對準TaiMed,就知道這是蔡副院長送給蔡董事長的禮物。

在被誤導之下,一般人的想法就是,蔡副院長20073月以最密件批准國發基金投資一家叫做TaiMed的公司,為自己將來做準備,8月卸任之後自己去做TaiMed的董事長,圖利自己家族一千萬。至於這TaiMed做什麼的,報紙不管。

老實說,這年頭哪種貪污要先引進自家資金1.3億元,自己當不支薪董事長快一年,四處請託募款,最後還要找到人買股票,才能賺到一千萬(不然就是慘賠)。去搞什麼內線交易或是炒地皮,隨便轉手都好幾千萬,不是方便多了嗎?


馬政府的台灣生技起飛鑽石行動方案

在講宇昌案之前,我想先提一下,一般人大概會以為政府投資生技產業,就是科學家成立一家公司研發藥品疫苗或是醫療儀器,向政府請錢,然後政府砸個幾百萬進去。但其實不完全是如此。

行政院國發基金管理會在2009828號的新聞稿,裡面提到通過了「台灣生技起飛鑽石行動方案」,這是馬政府引以自傲的生技發展政策,裡面第三點提到具體執行方式為:

民間創業投資專業經營團隊應於我國設立管理顧問公司後,由本基金參與投資其所籌募之...「創業投資事業」,投資於藥物開發、醫療器材或其他生技相關產業」...

政府文件拗口,這意思簡單的說就是:民間公司先成立一個「創投或顧問管理公司」去募資,而政府再參與投資。換句話說,在這個模式之下,政府會用參與創投公司募資的方式來投資生技公司。

因此,政府除了投資生技公司本身以外,還很可能會投資好幾家創投公司,但是最後資金都匯到同一家公司(只要總持股不超過40%即可),看起來過程顯得相當複雜。如果裡面再加上幾份極機密文件,馬上就是爆料的好劇本。

但這樣的作法,過去民進黨政府時代有所謂的「Mega Fund」嘗試,馬政府時代有這個「生技起飛鑽石行動方案」。鑽石方案其實是循著宇昌的成功範例一樣的路線。身為當初「鑽石方案」的起草者之一,經建會主委劉憶如應該對這種運作非常了解才是。

此外還有一個「生技新藥產業發展條例」的東西鼓勵生技創投公司,提供投資者許多減稅的優惠,2007年時得到許多人,包括王金平,當年的立委劉憶如等人的支持,而被立法院通過。


宇昌案簡史

現在回到宇昌案,在20071月時美國製藥大廠Genentech向全世界發出合作邀請,要一起研發一個愛滋新藥TNX-355(現在叫TMB-355),生技產業大老翁啟惠、陳良博、楊育民跟何大一等人認為可以利用這個機會,在台灣發展一間生技指標公司,帶動台灣快死掉的生技產業,因此計畫成立TaiMed Group(那時大概叫台懋蛋白吧,後來在9月成立的時候叫做宇昌生技,這是前經建會主委何美玥的說法,公司現在又改名叫中裕新藥,但英文一直都不脫TaiMed)。宇昌科技跟Genentech的談判並不順利,甚至因為行政院的公開說明會引起Genentech的不悅而破局,而不是像某些人說的,Genentech早就內定好跟宇昌生技合作。直到5月底蘇貞昌內閣總辭,8月蔡英文已經是一介平民,加入宇昌才跟Genentech重啟談判,後來以一億元取得Genentech的獨家授權。蔡英文一開始由自己家族資金投入六千萬成立台懋生技(英文大概是TaiMed Inc. 吧),這是一家投資公司,國發基金投入另外四千萬補足一億。台懋生技一開始似乎確實是蔡家獨資,而且確實也只投資宇昌,但是很快就不是了。媒體在報導時似乎都刻意忽略這部分。因此,此TaiMed非彼TaiMed,蔡英文批准投資宇昌時,還沒有台懋生技。台懋生技不是宇昌,也不宜稱作「蔡家企業」。

這裡有個小插曲。蔡英文一開始成立的投資公司是「台懋生技」,但是在200712月國發基金官員到她家洽談後續投資事宜時,蔡英文說:「台懋公司的屬性較類似投資控股公司,為使台懋公司股東享受「生技新藥產業發展條例」的租稅優惠,擬以「創業投資公司」設立」,所以後來就改成「台懋生技創投」。這是國民黨立委質疑她利用特權的地方。

但老實說,如果成立生技創投是政府規定的玩法,然後生技產業發展條例要用用減稅獎勵投資,蔡英文這樣做何錯之有?如同立法院長王金平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法律通過之後就是全民共享,我也可以做呀!」意思是說王金平要去成立生技創投的話,他也會去申請優惠,也不會有利益迴避的問題。

如果蔡英文就這麼繼續在台懋生技創投待下去,大概也不會有現在的一堆風風雨雨,也許十年之後她會變成「台灣生技之母」、「生技李國鼎」之流的人物。但誰知她幾個月以後又回去當民進黨主席,因而離開生技產業。

台懋生技創投現在好像又改名叫做「合一創新投資」了,大股東應該是潤泰跟中天(忘了上次在哪裡看到的資料),總之蔡家很久之前就脫手了。


宇昌發展一度不順

後來宇昌(中裕新藥)的發展在很多地方都被報導過了。跟Genentech簽的合約裡要求,宇昌資本額至少要三千萬美金(10億台幣)。根據宇昌(中裕新藥)的網頁顯示,到2007年底以前,他們只籌到了兩千萬美元(6.6億台幣),其中國發基金佔40%2.64億),蔡家投資了大概1.32億吧(透過台懋生技創投),佔了快兩成,其他好像還有統一跟永豐餘集團,但後來統一又退股了。

2008年政權交替,新政府上台後,原本預計投入的國發基金遭到凍結,其他本來有意願的投資者自然也開始觀望,宇昌度過最嚴寒的冬天。好不容易蔡英文跟翁啟惠後來找到潤泰集團的尹衍樑,增資了一千萬美金,勉強達到Genentech的要求,同時潤泰也買下蔡家的股票,這就是蔡家獲股利一千多萬台幣的地方。

關於宇昌生技(中裕新藥)成立的來龍去脈,其實很多地方都講過了,從以前的天下雜誌,到現在的今周刊,都有對當事人詳細的訪問,我倒是不知道還有哪裡不清楚的。


現任政府真的支持過生技嗎?

還記得前面提過的「生技起飛鑽石行動方案」嗎?我們喊了生技發展喊了十幾年了,宇昌生技算是前朝透過國發基金募資比較成功的案例之一。有了這個案例,馬政府循相同模式,繼續推出鑽石起飛方案。為此,政府還特別請了美國醫療器材界創投名人張有德回來幫忙,第一個通過的基金,就是他的「生技創投基金」TMF,當初預計募集五十億,政府承諾國發基金要投入40%,不料2010年底送行政院後就在行政院長桌上擱置,直到20116月才在總統指示之下通過,國發基金更縮水為20%。政府這樣的態度,一時之間讓其他投資者都無意跟進。1212日的經濟日報提到,張有德原本預計全部資金要在12月到位,但是現在一毛也沒有,已經感到倦勤了。

相較於蔡英文對生技產業的積極參與,現任政府除了對原先對投資案態度消極以外,選舉將近,已經成功了四年的案子也可以再度被拿出來扒糞,而且似乎毫不吝惜這種焦土戰,會折損當初參與推動的海內外華人,他們可都是在全球生技界佔有一席之地的人才呢,這才是最讓我感到害怕的地方。生技產業竟然可以當成政權陪葬品。

情勢其實很明顯,現任政府對推動這個產業的發展並不如喊口號般積極,而外國創投公司並不會等待台灣政府態度改變,對岸的政府可是動輒幾十億人民幣的在大手筆投資,我們的時間並不多。

拉拉雜雜扯了一堆,可是我好像該寫一點跟藥品研發有關的東西...有空再說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