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法蘭西實驗室
關於部落格
如果衣櫃裡面收藏的,是強迫、偏執與妄想,那麼實驗室裡面,該收藏些什麼呢?
  • 167307

    累積人氣

  • 14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宇昌案雜感(2)

我所了解的風險產業投資

可是我又不懂創投,所有的東西也不過只是道聽塗說而已。這部分應該由專家來講比較好。我對矽谷模式的瞭解,就是那裏聚集了高密度技術跟知識人才,有一群人試著將這些知識與技術轉化成高風險企業,像是網路公司跟生技公司,而支持這些企業的資金則來自風險投資公司。眾多風險企業透過嚴苛的競爭,爭取投資公司的資金。

我對高風險創投比較感興趣的是它的獲利模式。投資公司著重的,是持股而非公司營運。網路或生技公司就算不賺錢,投資人還是可以從股權轉移上賺錢,像youtube這種完全不事生產的網路公司,在被高價收購之後,創業者跟一路走來的投資者,都可以荷包滿滿。

或許只有這種模式,才可以支撐長時間無法獲利、對資金需求又極高的風險產業像生技公司吧。畢竟矽谷模式已經成功地扶植出美國的網路公司跟生技公司了。

不過既然叫做高風險產業,表示這個產業成功機率不高,可能投五家賠四家。既然如此,創投公司幹嘛還要前仆後繼地來投資呢?因為有暴利可圖。這個投資一旦成功,那個獲利可是數倍到數十倍,一次就足以把所有的虧損補回來。

因為風險大,影響投資很大的一個因素就是信心。這些風險產業,動輒需要數億到數十億元的資本,然後又不是三年五年就可以獲利,如果沒有做過詳細的評估,沒有夠強的心臟,誰敢投入資本?所以創投往往有一個現象,就是資金跟投。很多投資人都會看著名投資公司往哪裡走,或者有沒有巨大資金進駐,然後跟著投。相反地,沒有第一筆資金進場,大家也都會開始觀望。尤其生技產業對台灣投資人來說,是如此陌生,這種特性更突顯出,為何蔡家的第一筆資金,對宇昌生技來說如此重要。關於宇昌當初募資的困難,前經建會主委何美玥提過了,當時七家法人只有兩家可以投入,資金嚴重不足。就算我是創投門外漢,也知道要募個幾億台幣不是件容易的事。現在四年過去了還回頭去問:「為何不找別人投資?」「真的找不到錢嗎?」不免顯得相當不認真,尤其是這種問題竟是來自經濟首長之口。連今天政府喊得震天價響的「生技創投基金」TMF都找不到錢了。為了TMF,政府特別從美國請來生技創投名人張有德操刀,國發基金也允諾投入,但是一年多過去了,據1212日的經濟日報報導,民間資金一毛也沒進來。這例子清楚說明了,在台灣要為生技產業募資有多困難。

從暴利的觀點來看,在投資高風險的宇昌生技時,有一個關鍵投資者說:我投入鉅額資本,承擔一樣的慘賠風險,但只要其他資金進入,我馬上退出,然後你只要照股票現值,把我的資本買回就好。這算投資嗎?這比較是創業低利貸款吧?然後竟然會被批評成是暴利,我想不通。

 

TMB-355如果這麼好的話,不會拖14年?

這部分才跟我學得比較相關(拖好久呀)。前兩天我在網路上看到,新台灣星光大道的名嘴開講,有個名嘴說:我跟大家講,這個藥如果真這麼偉大的話,不會轉手三家公司,慢吞吞拖個14年。

名嘴這麼說,是為了向觀眾解釋,TMB-355是個沒有人要的東西,在世界上轉手多次,然後被何大一跟蔡英文引進台灣,圖利自己。在節目中,另一位立委公然罵何大一是「三七仔」。

但是一個好藥果真不會拖到14年嗎?所以拖了十幾年的藥就一定有鬼嗎?這是外行人說的話。

首先什麼是「好藥」?講簡單一點,對一般人來說可以治病的藥當然就是好藥,但是對藥廠來說,會賺錢的藥才是好藥。要有多賺錢?如果一個藥的年銷售額沒有個幾億美元,就算它可以一下子救幾百萬人的性命,藥廠也未必會去做。真的有這種事嗎?當然有,現今大部分藥廠願意投資的藥劑或是療法,都是癌症、老年疾病、肥胖、心血管疾病...這些都是已開發國家生活富裕的人才會得到的疾病,藥廠會很樂意投入幾億幾億的資金,幫他們再延長個幾年壽命,因為會賺錢;相反的,威脅開發中國家幾百萬甚至幾億人口的傳染病,就算開發成本相對較低,也只會獲得很少的關注。所以,一個新藥的市場夠不夠大,會直接影響它的開發速度,絕對不是像名嘴說的:好藥不會拖個14年。

所以TMB-355到底是不是好藥?它是,但是愛滋病的市場到底夠不夠大?這就很難說。預防性的藥市場比治療藥劑規模就大很多,但TMB-355很不幸地,一開始開發時主要針對治療用,這是為什麼何大一當初在評估時,對它的市場規模持保留態度。所以,TMB-355的研發拖這麼久,轉手這麼多公司,跟它是不是好藥無關,跟它會不會賺錢有關。

這麼來說,TMB-355有可能是賠錢貨囉?沒錯,何大一當年也不諱言,這個藥如果真的很賺錢的話,Genentech也許就不會想賣出去。這意思也就是說,如果你想製造它的話,也許不會划算,但是如果你想跟Genentech一起合作研發它的話,那是另當別論,因為你會學到研發新藥的寶貴經驗,而且,誰知道搞不好可以找到這個藥的預防作用?這個,也是南華案跟宇昌案最大重要的差異。我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多媒體,一個勁兒的把它們擺在一起比較,卻完全避談這部分。

 

發展新藥到底多花錢?

大家或許都聽夠了「研發新藥很花錢」這句話,但是到底有多花錢?根據研究(而且誤差極大),平均來說是一種藥要花一億到十億美元,然後要花十到十五年去研發。所以你說說看,前面提過年銷售額要好幾億美元的藥,才會吸引藥廠注意,這不過是剛好而已。藥品又有好幾種,有的是化學藥,有的是蛋白藥,各有各的優缺點,用途、效果跟技術門檻都不一樣。TMB-355屬於蛋白藥,研發成本跟製作成本都相當高昂,不是什麼化工廠或不傷身體的五洲製藥廠就可以做的。

為什麼發展新藥會這麼貴呢?因為平均每一萬種新找出來的分子或蛋白,最後只有一種可以成為藥品上市。但是上市的藥未必就能夠賺錢,在上市的藥中可能只有不到六分之一,可以剛好打平成本,可能只有不到百分之五的藥,可以讓藥廠賺錢。也就是說,藥廠可能要開發二十顆藥,才有一顆藥可以彌補之前嘗試過的二十萬種分子實驗失敗的成本,所以,資本不夠厚的公司是玩不起這種遊戲的,因此一個藥的藥價,其實包含了好幾種藥的失敗成本。

開發藥品成本這麼高,也是因為中間要經過好幾個階段的人體試驗,大家都聽過一期、二期、三期臨床試驗,每個階段都很花錢,但是通過一個階段之後,藥品的成功率也會提高。一般來說,一期臨床試驗根本不算什麼,就已經要花個三五年跟很多很多錢了;二期試驗通過了之後,成功率可能可以提高很多很多;三期過了之後就可以送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審查。而失敗的藥呢?它的成本就會轉嫁到成功的藥身上。

既然藥品開發成本這麼貴,當今世界上已經沒有幾家藥廠可以獨自玩得起這種遊戲。很多藥廠採取的策略,就是把研發部分發包給生技公司。小的生技公司可以開發出通過人體試驗的藥,轉手給大藥廠去行銷。資本小一點的公司,做到第一期臨床試驗就玩不下去了,然後把專利賣給大一點的公司,賺一小筆錢。做到二期臨床試驗的藥,因為成功率大為提高,所以會比較搶手,可以賺多一點。Tanox當初就是這樣,做到一個階段之後把TMB-355賣給Genentech。估計宇昌將來也可能採取類似的策略。台灣的生技產業發展所循的就是這樣一條路。所謂發展生技,並不是要在台灣創立好幾間包山包海世界聞名的大藥廠,而是要能培植出許許多多像宇昌這樣,具有研發新藥能力的生技公司。宇昌正是目前這個產業的指標,如果它成功,我們才知道走對路了。Genentech是全世界最成功的生技公司之一,宇昌能跟它一起合作研發、學到藥物評估、臨床試驗設計、化學製造管制等等技術,對國內生技產業發展可能比製藥要重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