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蘭西實驗室

關於部落格
如果衣櫃裡面收藏的,是強迫、偏執與妄想,那麼實驗室裡面,該收藏些什麼呢?
  • 166516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吳寶春求學記,誰有高學歷迷思呀?

這是台灣人最愛看,也是政府最擅長演的戲碼。一心上進的麵包師傅遭遇人生難題,英明的首長出面指示惜才,然後政府迅速動員,一個禮拜之內就可以解決(過往幾十年都沒有解決的,噓!小聲點)問題,皆大歡喜。至於這種做法是不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作秀?事件背後所顯露出的問題到底是什麼?大有為的政府根本不在乎。

而事實上到底又發生了什麼事,在吳寶春本人沒有親自出面(報導一開始來自三月20日的天下雜誌專訪,直到三月22日吳師傅才出面回答媒體),只有經紀公司放話,各家媒體捕風捉影斷章取義的報導下,整件事顯得撲朔迷離,眾說紛紜。

到目前為止,根據網路上所搜集來的訊息,故事應該是這樣的:

吳寶春去年就想唸EMBA,結果在詢問過政大與中山的EMBA招生條件後,因為資格不符,而放棄申請,也就是如他自己所說:他並沒有遞出申請書。

但本人沒有遞出申請書,並不表示沒有被「拒絕」。吳寶春曾在政大旁聽過半年的EMBA的課,據《天下雜誌》的報導,他曾詢問過入學可能性,結果被告知資格不符,。而政大教授司徒達賢也曾為此召開專案會議,結果也被校務人員斷然拒絕。他確實是被整個體制「拒絕」了。
後來在好友的介紹下,他向新加坡國立大學的EMBA班遞出申請,今年三月12日新國大派出兩人來台灣初試吳寶春。

接下來就是驚動到台灣總統下令留人,要修改法律等等。
 

討論的點

EMBA在政大的正式名稱是「經營管理碩士學程」,有興趣的人可以自己去政大官網瀏覽課程內容,總之這大約是提供高階管理人士,管理知識與實務經驗交流的學程。

麵包師傅為何要念EMBA?該不該念?每個人對這件的事情都有不同的解讀,每種看法也都很有意思。
有不少人在意的是,EMBA的入學標準要求大學學歷,那是因為這學程需要高級的知識,區區一名國中畢業的麵包師怎麼可能勝任。有商學院的教授投書搬出原文書,認為國中程度的英文與數學不可能學好。網路上也有朋友提到:沒有大學文憑,你要如何知道他有足夠的基礎知識去念EMBA

我的看法是,講什麼大學知識有多重要,未免言重了。首先,EMBA是給在職者學習經營管理知識的地方,不是要培養學術人才,套一句正妹學妹說的話:「別的科系都可以,商務管理談什麼純學術純理論才真是荒誕。」再者,吳寶春(以及他背後所代表的一大群類似背景的人)今天所引發的爭議,是他連「報名資格」都沒有,這是僵化的教育制度導致,而非「麵包師有沒有知識」的問題。談到這個大學文憑門檻,EMBA的招生條件是:學士學位或「符合大學同等學力者」。後面這個「符合大學同等學力者」是重點,哪些人符合大學同等學力?參考「全國法規資料庫」可以發現,技職體系出身的人裡面,領有甲級技術士證並工作三年後,視為大學同等學力,也就可報考EMBA。那問題就來了,領有技術士證照的人很多都不是大學體系出身,所以明顯EMBA在招生設計的時候,就並沒有打算限制在「大學知識」。吳寶春們的問題在於,烘培食品技術士最高就是到乙級(很多食品相關或珠寶設計行業也一樣),這也就是說,許多職業是「整個行業」都無法念EMBA。其他像板金或沖壓模具工就有甲級技術士證,因此可以申請,但這明顯不是制度設計之初的本意,而是缺陷。

所以,那些高唱大學微積分英文知識有多重要的人,或者說:「吳寶春怎麼不去念個空中大學學位就好」的人,是完全無視制度的缺陷與不公平,同時與現實有點脫節了。

不管各校EMBA學程最後在評估之後,認為麵包師夠不夠格唸書,你都不應該因為制度的缺陷,讓某些行業連申請的機會都沒有,導致擋住整個行業的發展。

現在政府修法的方式,是急就章的將大學同等學力認定方式往下延伸為乙級技術士證並工作五年,卻忽略甲級跟乙級證照檢定間,有一段不小的落差,已經有人提出其中可能有的弊病了

高學歷迷思?

另外有一些人則認為,麵包師想唸EMBA,無疑也是反應一種「高學歷迷思」。有人說這件事的重點在於「為何麵包王需要學位?而不是國中生不能念EMBA」。言下之意,麵包王安於自己是麵包王的身份就可以,不需要去在意EMBA的碩士文憑,這才是社會該有的價值認同。

這種論調乍聽之下有理,但是實際上的立論是基於兩點:第一,麵包王就只需甘於做麵包就好了(可是偏偏吳寶春還想做別的)。第二:EMBA文憑根本是廢紙一張,EMBA是給有錢的企業家洗學歷交朋友用的,然後在觥籌交錯間,大家聊聊天,碩士學歷就彈指到來。簡而言之,它大約是可以發文憑的有錢人俱樂部。

雖然很多沒上過EMBA的人確實是這樣看不起EMBA,不過我有幾個念過EMBA或是在商學院教過書的朋友卻不這麼認為。

先講個題外話。網路上不少認同這種看法的人,同時也贊成第一種論點,也就是大學學歷對EMBA很重要。我覺得奇怪的是,既然貶抑EMBA為:只要會交朋友就好了,卻又認同大學學歷對這張廢紙有絕對的重要性,同時支持兩個完全相反的價值觀,你們不會精神錯亂嗎?

回到主題,我相信EMBA可以給企業家交朋友,但是如果說它就「只是」交朋友,那也未免誇大其詞了。我認為它對企業發展,對企業主管交換學術跟實務經驗,應該也有一定程度的幫助。在〈誰再叫大象去爬樹〉這篇文章中寫道,EMBA有三個功能「系統化整合經驗」、「指導者」、「同學」。有工作過的人應該會知道,你當然可以悶頭寫計劃、發展自己的經營策略;然後到處碰得頭破血流、從嘗試錯誤中累積寶貴的經驗,最後發現其實早就有人把各種經驗整合起來作系統性地整理,那種感覺絕對不是一個「幹」字可以表達的。而這樣的經驗整合,值得花錢去學。

對於認為EMBA是廢紙的人來說,吳寶春的做法當然就是高學歷迷思,不然就是炒新聞。但是如果EMBA確實有它的功用,那吳寶春今天申請EMBA的身份,就不再僅僅只是「麵包王」而已,他是一個擁有營業額上億的商人,然後他有強烈拓展企業到其他國家的野心,也就是,吳寶春不甘於只是做一名麵包師傅以及一家小店的老板。

如果他在自己開了分店之後,發現過去土法煉鋼的經驗不足以應付經營管理的問題,然後如果他在政大旁聽EMBA半年之後,認為這個課程對他有幫助(以上皆出於他受訪問所言);換言之,一名企業營業額高達兩億的商人,發現自己遇到瓶頸,然後認為EMBA可以幫助他突破,那我不知道旁邊的人有什麼資格在那裡故作清高的說:這傢伙真是搞不清楚自己想要什麼,搞不清楚自己怎麼成功的;或是:吳寶春只是想去炒作,想去交朋友,大家都看得心知肚明。

他就算真的只是去交朋友拓展人脈來幫自己企業發展,又干卿底事?一方面不屑的說著「EMBA是在搞什麼大家都很清楚」、一方面又主張「有大學學歷才可以交EMBA的朋友」,到底是誰才有高學歷迷思呢?
 

對人該有的尊重

而我自己比較在意的點,其實是整個教育體制對於人才的回應。國內大學都無法破格收吳寶春,是因為入學門檻被教育部綁得很死,也就是對於招生的自主性有限。教育部法令不改,大學一點辦法也沒有,這是可以檢討的點。除此之外,從一系列新聞看下來,在法律改了之後,至今台灣也沒有任何一間學校出面邀約或試著幫他解套。不論吳寶春到底是不是值得破格的人才,他在國際上有了一定的表現,在國內也是成功的典範,而且有一定的影響力,光是這幾點就值得學校對他另眼相看。學校要堅持他不能上EMBA那也無妨,不過在美國或在歐洲,這樣的人去應徵學校或是企業,都會有基本的禮遇。在三月以前,大家還可以推說不知道吳寶春想上學,現在各大學既然已經知道了,請他來學校逛逛談談,解釋一下為何不能讓他念,或是「對不起,我們不能讓你上EMBA,因為資格不符,不過本校還有其他適合的學程不拉不拉」表示一下尊重是會死嗎?

有的朋友並不同意吳寶春是個「值得讓學校破格的人才」。而我個人的看法是,我們要如何去定義人才呢?這個人必須要是在世界上發光發熱到怎樣的程度,才能夠被學校與社會認為是「值得破格的人才」呢?事實上,人才要在發光發熱之前你才有栽培他的機會跟意義!等他成功了之後你只能錦上添花而已,而這正是長久以來,國內的學校都擅長做的事。說白一點,就是沒有投資的眼光。今天吳寶春或許有潛力把自己的企業發展成另一個LaduréePierre Hermé等等,而他需要EMBA的幫忙,而我們的學校眼皮也不抬一下。或許等到十年後他站上國際舞臺了,台灣的學校才捧著學位上門說:吳先生,你果然是個人才,我們收你做EMBA學生好不好呢?

你覺得呢?
 
延伸閱讀:【火線話題】何榮幸:馬總統,請給吳寶春多一些空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