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法蘭西實驗室
關於部落格
如果衣櫃裡面收藏的,是強迫、偏執與妄想,那麼實驗室裡面,該收藏些什麼呢?
  • 170652

    累積人氣

  • 14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別鬧了,全球暖化還分左右嗎?(完)

總結呢,這五集裡面談到了:地球有沒有暖化?答案是肯定的。再來又講到暖化是不是人為的?答案也是肯定的。最後第六章提到,那我們該做什麼?這裡談到政府間的京都議定書,以及個人可以做的事情。

在第一集的時候我說過,本來想寫全球暖化,因為這是比較科學性的議題,結果寫下去發現,這無疑是本世紀最難解的問題。

難解的原因,並不是因為科學證據不夠充分,或者科學的複雜。這些東西饒是複雜,但是卻有一定可以比較與溝通的基礎。目前科學界對暖化也幾乎達成共識,就算是最懷疑的科學家,也不否認全球暖化正在發生,以及人為的影響。

暖化議題的複雜,在於他不是一個科學問題,而是一個牽扯上政治與利益的問題。比如雖然在學界全球暖化已經是共識,但是在米國社會上相信暖化「是個問題」的人不過只有一半,這是一個巨大的落差。造成這樣落差的原因,是政治宣傳。

在米國,粗分的話可以把政治分成左派跟右派,他們彼此對立的程度,跟台灣的藍綠對立差不多。所謂右派,大致就是平常說的保守派,傾向保護米國價值與米國精神,而這個價值就是自由,但他們特別強調經濟上的自由競爭與資本擴張,並反對政府干預。因此右派往往由資本家所支持,因為可以幫助他們賺錢(大概也算是古典自由主義吧)。右派認為如此才能達到社會均富。

而左派呢,他們雖然也主張捍衛自由,但是這是社會上的自由(所以又稱社會自由主義或是現代自由主義)。他們認為政府必須先提供弱勢足夠的保護,弱勢才有真正自由競爭的機會。因此左派傾向保護勞工與弱勢,認為政府應該主動介入,並透過公權力與福利政策來提供社會上的自由與平等。現代先進國家透過公權力所實現的福利與平等政策,包括失業救濟、全民健保、育兒津貼、最低工資。。。都是所謂左派的主張,但是在米國,這些制度大部分並不存在,而且飽受右派批評,並且常將福利制度輕易與共產黨作暴力式的連結。

在這樣的對立下,像對抗暖化這種必須透過政府干預企業的議題,這種需要企業掏出錢來的議題,自然被右派與短視資本家視為洪水猛獸(有遠見的就不會這樣看了,見後)。

我之前說過,會對暖化問題發生興趣,是因為看到某些自稱「右派」的人,談到他們對暖化的看法,認為那些希望對暖化採取積極措施的人,都是企圖「傷害公理」「居心叵測」甚至是「幫助邪惡共黨對抗正直米國」的惡勢力。

正是這樣的一種僵化的意識型態,讓全球暖化,從一個偏向科學的問題,變成完全的政治混戰。這是非常悲哀的一種連結。幾乎跟台灣的所有公共議題一樣,先問是藍還是綠提出,卻無法討論議題的核心。只要是對手提出來的,就利用各種標籤與手段來抹黑,反之,則無條件支持。並且,在這其中,完全沒有協調的空間。

在討論到暖化,就會談到責任。全世界的國家都應該挑起一部分責任,然而米國在這個議題上面總是成為眾矢之的,原因當然錯綜複雜。

首先米國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耗國與污染國,把記錄翻出來看非常嚇人。不管是從二氧化碳排放總量、能源消耗總量上來看數十年來勇冠全球(好吧,你說因為人家國家大),但是以人均消耗量來看,米國的能源使用也未盡理想,換句話來說,就是浪費(米國每人每年用掉的能源以及產生的二氧化碳,幾乎都是其他先進國家如德國法國義大利日本的兩到三倍)。這人口佔地球5%的第一強國,是靠著消耗全世界30%的資源撐起來的。曾任米國能源部三年顧問的李遠哲說,世界上的人如果都要過米國式生活,那我們要六個地球才夠用。

但是這些只是部分原因。因為記錄最糟糕的並不是米國,在浪費排名上,米國算是先進國家中的第一名,世界上約第十名。許多中東的產油國家浪費記錄更是可怕。(註一)

最重要的原因還是在於,米國現任政府對改變現狀幾乎沒有任何意願。

除了將全球暖化問題描述成一個錯誤百出的假設,拒絕接受科學界的建議而接受石油公司的建議以外,布希政府正在做的更是積極壓制科學研究,尤其是這個研究的結果不為政府所喜時,就要讓這些擾人的聲音消失。這些聲音像全球暖化(明顯與大企業石油利益衝突),像幹細胞研究(明顯與總統個人宗教理念衝突)。

比如2005年在G8高峰會前,聯邦政府的文件中感謝全美最大的Exxon石油公司「幫助政府擬定與暖化有關的政策」。(註二)

比如,2006年,貿易部下轄的海洋與大氣部門(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NOAA)在二月組成七人研究小組,做出結論,指出海洋表面溫度上升,跟近年來颶風強度與雨量增強很可能有關。報告原本預計在五月發表,發表前夕,主席Ants Leetmaa據說接到一封「上層」的郵件指示要淡化科學證據,並且不要對外發表。NOAA發言人則說,報告不發表僅僅只是沒有準備好而已。(註四)

比如,2006年二月,NASA的氣象學家,James Hansen(最早提出全球暖化證據的科學家之一,也是全球備受尊重的學者)指出,來自政府的命令,禁止他接受媒體採訪談論全球暖化。這件事情最後被媒體揭露,NASA一位年輕的宣傳部官員為此辭職。(註三)

米國政府種種讓科學界噤聲的行動,當然加深世界各國對其維護自身商業利益罔顧地球環境的自私行為不滿。

平心而論,暖化是全球都該挑起的責任,歐亞洲的國家一樣需要受到監督。米國政府認為應該將經濟成長快速的開發中國家如中國跟印度納入二氧化碳排放控制,是相當值得考慮的建議。但是米國雖提出這個看似的關心地球生態的論點,實際上的作法卻是完全背道而馳。如果說真要認真管制二氧化碳的話,應該是積極與開發中國家協調,但是哈佛大學法學院教授Jody Freeman表示:The United States is actually not negotiating with developing countries。米國前國務卿Albright也表示:談判有關二氧化碳減量並非布希政府現在的外交策略。

米國現在的作法是既不與開發中國家溝通,自己也拒絕接受約束,等於是要爛大家一起爛。真正在推動拉進中國與印度的,還是英國政府。

最後

最後,再回到Crichton的小說談談吧。畢竟這本小說頗能反應暖化懷疑論者的心態與被迫害妄想。

在小說裡Crichton草擬了一群環保激進份子,因為發現全球暖化並不存在,所以要用炸藥製造大海嘯,不惜犧牲無辜人的性命來製造假證據。幸好正直的懷疑論者及時發現,阻止了一場悲劇。

然而,在現實生活中沒有製造海嘯與颶風的恐怖份子,只有不斷藉權力要科學界噤聲的政府。這種手段,倒是讓人想起前蘇維埃與中國政府。

無奈的也是,在現實生活中懷疑論者倒是沒有阻止任何悲劇,卻大量利用保守政府來擬定對符合自己利益的能源政策。

地球的能源是有限的。自然界用數百萬年的時間將碳元素用石油的形式,固定在泥土裡,碳形成生命的骨架,又再度被釋放回大氣中。我在第四章的時候解釋過,宏觀的來看,這是一個穩定循環。

在最近短短的一百年裡,人類將儲藏在地底的能源迅速而大量的釋放出去,這本身是一種破壞循環的手段。

管制二氧化碳排放,同時開發無碳能源,為的不僅僅只是維持這個循環的平衡。還有另一個迫切的危機:自然界的石化燃料不可能取之不盡,目前最樂觀的估計說可以用不到一百年。就算這個估計有誤,多個二三十年好了,他一樣有用完的一天。更不必提,這個耗竭依據比較保守的估計,也有可能提前來臨。

依人類社會目前對石化能源依賴的程度之深來看,要進行全面性的能源改造所要花的努力難以估計,能不能在石化燃料耗盡以前全面完成,恐怕是另一個不亞於阻止地球暖化的艱難挑戰。如果石油耗盡的那一天我們還沒有足夠的能力使用無碳燃料,屆時恐怕不需要等待大自然反撲,文明社會就會崩解。而管制二氧化碳排放與開發新能源是並駕齊驅相輔相成的手段,也恐怕是唯一的手段來阻止這種危機發生。

不管從哪一個角度來看管制二氧化碳排放,降低對石化燃料的依賴,與開發新能源都對人類社會有迫切的需要,也是有遠見的企業家願意投資的。(插播一個悲觀的消息,無奈的是,米國政府對開發新能源的預算,卻是從2002年的694 million降到2007年的517 million美元。)

防止全球暖化是需要全世界積極的行動,不管是歐洲,美洲,亞洲的國家都需要進一些努力。倒是希望在新的一年裡,意識型態口水戰少些,地球環境更好些。

大家加油。。。不過別可加石油XD

資料來源:

註一:US Department of Energy's Carbon Dioxide Information Analysis Center (CDIAC)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EIA

註二:GuardianRevealed: how oil giant influenced BushJune 8, 2005

註三:Nature, 2006, 443:378

註四:Nature, 2006, 439:896。米國政府對科學界的強力干預,在2006年引起了科學界強力的反彈,美國科學促進會(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AAAS)的主席,諾貝爾獎得主David Baltimore在年會時強力抨擊布希政府,並呼籲科學界要正視布希政府正在扼殺科學精神。

後記:吾為暖化煩心,秉燭夜讀,覺神思昏迷,伏几而臥。夢一道士,羽衣蹁躚,揖予而言曰:「眾生悲苦,悲苦無智,隨流生滅,業緣永續。人世阿鼻,阿鼻人世,唯我青春,風華正殘,顧影自憐,不捨眾生。」問其姓名,俛而不答。予亦驚寤。開戶視之,不見其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