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法蘭西實驗室
關於部落格
如果衣櫃裡面收藏的,是強迫、偏執與妄想,那麼實驗室裡面,該收藏些什麼呢?
  • 167307

    累積人氣

  • 14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學術論文怎麼發表(上)。。。兼談時事


有人說,蔣偉寧跟陳震遠認不認識並不是問題,甚至有報載「資深編輯」說「自然科學領域論文作者,完全不認識是常態」以及「所謂第一作者第二作者,是我國科技部所獨創」云云。我個人認為,這幾句話雖然不見得有錯,但恐怕有很大程度被斷章取義過,而且就算是自然科學界,各領域的做法也未必一樣。正確的來說,論文作者彼此認不認識這件事,依作者在該篇論文中的貢獻不同,會有不同的重要性。次要作者彼此或許可以不認識,但是主要作者不認識,完全說不過去,這對論文的品質至關重要,也跟這次的「學術瑕疵」有關。

因為一般人可能對於科學論文的產生過程不熟悉,所以對於「蔣偉寧的論文造假」這件事情的看法,也只好讓媒體隨意左右。因為論文的產出過程有許多環節,其中一個有問題,就可以稱為「學術瑕疵」。正好趁這次機會,從生醫界的角度,來解釋一下「論文產出過程」這件事情。

上次在「學術界潛規則(下)」裏面稍稍提過了作者論文排序的潛規則,正好回應上面新聞中說的「第一作者是我國科技部所獨創」這件事。我不知道在工程或是其他領域的遊戲規則為何,但至少在生醫界,作者排序以及「通訊作者」這件事情可是至關重要,因為大家都靠它吃飯呀!

何謂同儕審查?

這次新聞提到了一個詞叫做「同儕審查」。什麼是同儕審查?一篇科學論文寫好了之後,負責人(通常會是「通訊作者」)就會把它寄給期刊。一本期刊通常有好幾個「責任編輯」(或是科學編輯scientific editor),被分配到的責任編輯收到之後,會先評估該篇文章有無刊登的可能性,如果沒有就會直接退稿,如果有可能刊登,則會送給數位「該領域的專家」審查,這個過程叫做同儕審查。一般來說,同儕審查採用單盲程序,也就是審查者知道誰是論文作者,但是論文作者不知道自己的文章被誰審查了(這個制度被人詬病已久,因為不少人會挾怨報復,不過這不在此討論XD)。

根據期刊政策的不同,有時是送給三位專家審,兩位認可就可以刊登。有的是送給兩位專家審,意見不一樣的話則會再送給第三個專家審,這時候第三位專家的意見就可以決定論文的生死。

這大約就是同儕審查的過程,也是這次蔣偉寧/陳震遠案的問題所在。

論文的審查者如何產生?各期刊有大同小異的做法。根據這次問題的主角「震動與控制期刊」(JVC)的同儕審查政策來看,它們明文允許作者推薦審查人,而且似乎會接受作者所建議的審查者。而陳震遠就是利用期刊這樣的榮譽制度,自己創造了數個分身當作審查者推薦給JVC,JVC居然也接受了,結果就變成了自己審自己的論文,這是嚴重違反學術倫理跟JVC期刊政策的事情。

看看另一本生醫期刊「實驗醫學期刊」(JEM),在投稿指引的editorial process裡面有提到,當責任編輯認可論文之後,會送給「相關領域的大頭」審查,意思就是說這些審查者是由期刊所決定,投稿者無權置喙。

再看看另一本期刊「免疫學」(immunity),他們也只提到在科學編輯認可後,論文會直接送給reviewers來審,完全沒有提到reviewers從哪裡來的。一般來說,他們的reviewers也都是期刊自己召喚出來的。

不過在cell出版社(免疫學是他們旗下的一本期刊)的投稿指引裡面,你可以看到責任編輯Dan Wainstock解釋說,作者當然也可以推薦審稿者,他們會很感謝(非常禮貌,不過並沒有說會接受,因為往往不會XD)。通常,責任編輯一定會好好檢視審稿者資歷,避免把文章送給不適任的審稿者,以免砸了自己的招牌。

事實上,作者唯一可以建議而且通常會被接受的,就是「排除某些審稿者」。你有足夠的理由說服出版社「某幾位專家是研究上的競爭者/見解嚴重分歧」,則他們就不會把你的論文送給這些專家去審查。

在這樣的情況下,JVC期刊總編輯辭職其實也不意外(雖然問題最大的應該是期刊責任編輯),因為他們沒有對「審查者」嚴格把關。

根據JVC的公告,這次被撤銷的六十篇論文,一部份是因為被陳震遠的分身所審查,所以被撤;另一部分則是陳震遠用自己的分身大量「引用」遭撤。至於什麼是引用?為何重要?下次再說(如果有下次的話XD)。

前教育部長的責任

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蔣偉寧先生要負怎樣的責任呢?

如果他們作者排序是按照一般科學期刊慣例(意思就是作者並不是因為酬庸、拉關係之類的原因而掛名,這些事情雖然醜陋,但不違法),從他被JVC撤掉的五篇論文中(12345)以及另外一篇沒被撤掉的論文(6)來看,只有一篇蔣偉寧是最後一位作者(5),但卻並不是通訊作者(這六篇的通訊作者都是陳震遠的弟弟陳震武),而其中也只有一篇陳震遠有掛名(1),因此的確很難說蔣偉寧應該要為這些論文負責(除了5以外,這篇理論上他有一定的責任)。而蘋果所報導的另一篇蔣偉寧陳震遠一起掛名的論文(7),裡面也是一樣的情況,陳震武才是通訊作者。事實上,按照通訊作者規則來看,這些論文應該稱為「陳震武的論文」,最應該負責的人也是陳震武才對(而據說他到現在還沒被調查?)。

而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蔣偉寧只是因為提供研究結果給陳震武,而掛名在陳震武的論文中(1 – 4,7),或者把自己的論文交由陳震武去投稿(5),然後陳震武推薦了哥哥所創造的一堆造假審查者來審論文,那麼蔣偉寧比較像是受害者而非犯罪者,但是陳震武則非常非常可能知情,甚或本人根本參與其中。而確實在這樣的情況下,蔣偉寧宣稱自己是次要作者,不認識陳震遠,未必沒有可能(雖然國內學術圈這麼小)。

有人主張「共同掛名,共同負責」,那又是另當別論了。掛名要負責是沒錯,但是要負什麼責?歷來因為實驗造假而被解聘的研究人員裡面,也沒有說「所有掛名的作者都負責、都被解聘」這種事。即使是同一個實驗室的人,只要能夠證明自己提供的實驗結果為真,那就不應該為其他人的瑕疵負責,更別說不同實驗室的人了(被撤搞的文章中除了1以外,陳震武都是海科大,蔣偉寧都是中央)。如果蔣偉寧的實驗室,還能證明確實有提供實質貢獻,我們甚至不無法說他「亂掛名」,否則,誰還敢從事學術合作?

然而,過去十幾年來,蔣偉寧跟陳震遠名字一起出現的機會實在太多了(不過大部份都是研討會的摘要),這顯示合作頻繁。照理,就算自己再忙,也不應該跟自己一起掛名的人毫無所悉,這是他比較難以解釋,也是這三天不斷在媒體前出包的地方。然而,即便如此,蔣偉寧沒有太多理由為陳震遠的錯誤負責。

但是,他不是單純的教授

不過這是單從通訊作者負責的角度來看這件事。事情是不是真的如作者排序所顯示的這麼單純,沒有人知道。每個人在論文中要付多少責任(誰才是計劃主持人?誰指導誰?誰涉入多深?),不經調查,很難斷言。因為,我們也不能排除蔣偉寧事前完全知情,甚至完全主導,只不過因為他學術地位夠高,所以慷慨的把「通訊作者」的地位送給愛徒陳震武這樣的劇情。而這就是最重要的問題所在了。因為蔣偉寧的身份不是一位單純的教授。他是全國最高教育機關的主管,我們可以接受部長「雖然看起來涉案可能性不大,但是還是要調查一下才行」嗎?不行!

這不是嫌犯自己喊冤就可以算了的事。


自己身陷學術瑕疵案,而涉案最深的人員之一,竟是自己指導的學生兼長期合作夥伴,他該為此負怎樣的責任?身為全國教育最高主管機關的首長,又同時跟關鍵人陳震遠有看似常年的合作關係,卻又啓人疑竇的拼命推說不認識,這會不會影響後續調查進行?如此嚴重違反學術倫理的事情,又要為其他人帶來如何的示範?還有領導全國教育事務的威信嗎?這些都是部長跟教授身份最大的不同之處,因此,部長下台,恐怕是唯一的選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