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法蘭西實驗室
關於部落格
如果衣櫃裡面收藏的,是強迫、偏執與妄想,那麼實驗室裡面,該收藏些什麼呢?
  • 167307

    累積人氣

  • 14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學術論文怎麼發表(中)。。。掛名原則

論文掛名,功勞簿怎麼算?

事實上科學論文掛名這檔事,跟辦公室裡面大家如何分配功勞,原則上是大同小異的。它基本上就是科學界功勞、利益、責任分配以及權力角力問題而已。

大部份的東西,在「我眼中的學界潛規則(下)」裡面已經說過(我強烈建議大家先看那一篇呀)。科學論文的掛名跟排名為何重要?因為對某些人來說,科學論文就是學術工作者的「產出」,有在學術論文上掛名,代表你有「產出」,有「學術價值」。一般研究論文作者順序跟電影演員排名一樣,越前面越重要,然後導演(老闆)排最後。在國內,甚至將這些「價值」用點數跟公式來量化計算,徹底把做學問這種東西物化。因此,很多時候,大家會為了爭論文「掛名順序」大打出手。

在講論文掛名規則之前,我先講一下論文掛名的公式好了,除了稍微讓大家了解一下,排名順序為何重要以外,也因為這個話題可能比較新鮮。

很多學校會把國際期刊分成好幾個等級,什麼「該領域前10%的期刊有8點、前10 – 20%的期刊6點⋯」以此類推。有的則直接使用期刊的impact factor做點數。在衡量一個學者的價值時,則會套入一個公式:一篇論文如果有N個作者,A教授排在第K位(而通訊作者地位等同第一作者),那他可以拿到的點數就是[(N-K+1)/(1+2+3…+N)]乘以該論文的點數。

這是什麼魔術呀!?其實很簡單。假設A教授發了一篇文章在頂尖top 10期刊,贏得8點,該論文有五個作者(N = 5),而A教授是該論文的通訊作者(地位等同第一作者,K = 1),那他可以拿到的點數則是(5-1+1)/(1+2+3+4+5) = 0.33,再乘以8點 = 2.64點。所以你也可以知道,如果A教授實驗室裡的研究員B博士,是這篇論文的第一作者(K = 1),那他也可以靠這篇論文拿到2.64點。

這是點數最多的情況。

而如果另一間實驗室的C老闆,因為跟A教授合作,也掛名在論文上,但是因為貢獻不多,只排到了第四作者(K = 4),那他可以拿到的點數則是(5-4+1)/(1+2+3+4+5) = 0.13,再乘以8點 = 1.06點。

這是點數最少的情況。根據這種算法,最重要的排名跟最不重要的排名,點數差了快三倍。其實點數的計算法有很多種,上面舉的只是蠻多台灣學校使用的一種公式。還有其他計算方式就不一一列舉了。其他算法,有的會讓排名後面作者,拿到的點數更少。

學者要升等的時候,把過去曾發表過的論文列出來,依照公式把自己的點數加起來,看看有沒有辦法達到陞官晉爵的門檻。

由這樣的公式,相信大家都可以看出來,最重要的有幾件事:
  1. 論文發表在等級越高的期刊上,每個人分到的點數越高。
  2. 無法發表高點數的期刊,只好多發表低點數的期刊,或跟人合作來衝總量。
  3. 一篇論文的作者人數越多的話,每個人的點數就會被嚴重稀釋。
  4. 作者順序排名越後面的人,得到的點數根本無足輕重。
這是為什麼,每次在發表論文時,很多作者常常會為排名順序鬧翻臉。
 
論文掛名,誰該掛名?

接下來講學術論文的掛名規則。

或許你會很驚訝地知道,在如此要求字字句句精確的生醫領域裡,關於論文的掛名原則,反而是一種人人都聽說過,但個個講不出個所以然來的神秘默契。

即使查遍美國各知名大學的學術倫理委員會,裡面對於誰應該在論文上掛名,也幾乎只有一個建議,那就是三個字:「Substantial intellectual contribution」(在智識上有實質的貢獻者)。既不是做實驗者,也不是撰寫者,也不是老闆或系主任。而且,它也沒規定政府官員或非學術單位者不得掛名。

國際間有一個生醫期刊的編輯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f medical journals editors, ICMJE),曾經比較具體化的「建議」論文作者掛名四條件,四個要同時具備才行(不過因為大家根本各行其是慣了,以至於幾乎沒人聽過這個委員會XD)。他們建議所謂論文的作者應該是:
  1. 在設計、執行實驗、分析跟解讀資料上有實質貢獻者
  2. 撰寫論文,或者詳讀批判並提出重要的智識見解者
  3. 最終認可論文發表者
  4. 確保論文每一部份跟精確與完整性有關的問題都已經被解決,並願意為論文負責者
只符合部分條件者,ICMJE建議列名在論文的「誌謝」裡面。ICMJE同時建議,符合第一項者,應該讓他們有機會符合第二跟第三項條件。白話來說,既然大部份實驗室都是把實驗丟給學生跟博士後研究員來做,所以他們應該要有機會撰寫並審查、主導論文,而老闆不應該用任何理由予以剝奪。

雖說我所認識絕大部分的老闆,根本沒聽過ICMJE,也沒聽過這四條件,不過他們自己所遵循的原則其實大同小異。這個,或許可以稱為生醫界的「論文掛名潛規則」。

根據這四項原則,有一些常常遇到的問題,答案就很清楚了:

有老師很好心的花了超多時間認真幫我看過並修改論文,我該不該讓他掛名?答:不應該,因為他充其量很可能只符合第二項條件。

好像有人說,根據著作權法,寫論文的人才有資格列名作者,對不對?答:當然不是。請看第二項條件,撰寫論文只是部分要件而已。詳讀並修改論文者,重要性不亞於撰寫者。

有些「知名學者」一年掛著一百多篇論文,他怎麼有空每篇都寫?是不是很不道德?答:根據上述四條件你也可以看到,有沒有做實驗以及有沒有撰寫論文,對掛名來說,並非絕對必要。如果一個學者真的有花時間貢獻智力,並符合上述四項條件,他就有資格掛名,哪怕是掛在最不重要的位置上。
 
那排名順序也有原則嗎?

那麼,既然上上一節說過,名字的排序很重要,那麼國際學術界間,對於作者的排序有沒有規則可循呢?答案很遺憾的是:沒有。簡單來講,不只是在國內,就算在國外,也會發生出力的學生被壓榨(掛名順序與努力程度不符)的例子,甚至老闆隨時可以不把你的名字放入論文裡。學生、年輕研究者為了爭取自己名字出現在應得的位置,而跟實驗室或老闆翻臉交惡,這類的八卦,恐怕可以寫成好幾本巨著。

1995年美國的「科學」期刊曾經對所有科學社群做過一份匿名調查,結果發現連頂級期刊的編輯們,都不相信科學論文的作者「排名順序」,有什麼真正的意義,也就是他們不認為第一作者就真的比第二第三作者重要(但你想想看,這卻是國內教授升等的重要依據?!)。

於是1996年,美國醫學會期刊(JAMA)的執行編輯Drummond Rennie建議,每一份科學論文在投稿時,應該同時附上一張表格,詳列所有作者在該項研究中的貢獻,大家簽字畫押。如今,絕大部分的頂級期刊都接受了Rennie的建議,這張貢獻表,讀者未必看得到,但是卻是投稿必備。Rennie希望借此能夠讓作者們凝聚共識,釐清爭議。雖然,即使有這樣的表格,未必能保證每個作者,就能得到應得的地位,但至少在白紙黑字寫出來的情況下,老闆跟年輕研究員之間的爭論,才有具體化的可能。

哈佛大學的心理系教授Stephen Kosslyn則更進一步在計劃執行初期,就引進點數制度。他把研究計劃,依照進程分成六期,依照每個人參與的程度,給予點數並公佈。隨著計劃地推進,得到超過一定點數的人,就有可能名列作者。而作者排名順序,依照最後點數高低決定。Kosslyn說,從他實行點數制度以來,實驗室幾乎再也沒有為了排名問題而爭吵過。

儘管學界早就知道論文排名問題,是實驗室最大的爭執點之一,也有很多人努力去解決,不過不幸的是,在我所知道的實驗室裡,大部份的老闆,仍然採取極度「人治」的方法來面對這個問題:老闆說了算。計劃開始之初,好一點的老闆,會跟學生或年輕研究員說:這是你的計劃,將來你可能是第一作者。但是學生做著做著,發現參與計劃的人越來越多,甚至有學長姐也加入,還主導起來,到最後老闆的保證只是空口白話。糟糕的老闆,則是極力回避這個話題,永遠跟學生說:現在還言之過早,以後再說⋯。等到了論文發表的那一刻,學生才發現自己排名根本無足輕重,而老闆則永遠有各種理由翻臉不認賬。這類苦澀的例子,多不勝數。我個人認為,一個負責任的老闆,應該把這件事情開誠布公地討論,不應該試圖用老闆的權威,去壓制屬下的意見,然後期望學生認同自己心中那宣稱客觀、但其實主觀到不行的尺。
 
幾個無關緊要的問題:關於通訊作者

學術論文作者群裡面,有一個作者叫做「通訊作者」。很多人認為通訊作者很重要,但也曾經看到有人說:通訊作者不過就是處理信件往返的人,連秘書都可以做。這是譁眾取寵的說法。前面已經說過了,秘書就算可以處理所有的投稿信件,但是因為沒有智識上的貢獻,幾乎不可能名列作者群。那麼通訊作者是什麼東西?事實上,根據各醫學期刊的說法,當他們在接受投稿時,需要跟實驗室有一個「單一窗口」作為信件往返的負責人,這個人可以彙整所有的圖表、資料寄給期刊,期刊如果有回應、需要補充資料、需要修改,也是跟「通訊作者」聯絡,由他把任務或訊息,傳達給實驗室其他成員。這樣的角色就是通訊作者。理論上,當然任何一個作者都可以做通訊作者,不過一般來說,既然通訊作者據有「協調」「整合」「分配任務」的角色,老闆往往是不二人選。另一方面,從我國許多學校在計算論文的公式來看,皆認為通訊作者地位等同最重要的第一作者,可以了解許多學校根本是直接認定通訊作者就是老闆。所以,「通訊作者跟秘書一樣」的說法,雖然不能說錯,但是跟實際情況差之甚遠。
 
夫妻一起掛名、gift author

有人曾經說,國內許多學者在發表論文的時候,會搞夫妻聯名發表的手段,大家雨露均沾,或者會掛老師/朋友的名做酬庸⋯⋯,講的好像這是國內獨有的問題,同時也是不言自明的「陋習」。不過老實說,不管是酬庸掛名,或是夫妻(男女朋友)一起掛名,這種事在學術界,並不罕見,隨便一找都可以找出一大把。酬庸掛名,國外稱為gift author或是ghost author。這名字聽起來就很不合理,把論文的掛名榮譽當成私相授受的酬庸,贈送給毫無功勞的人,其實是嚴重破壞學術倫理的事,同時對其他付出努力的作者來說,也完全不公平。但是話說回來,關於這種事,我只想問一句:誰有資格論斷?不是身處於計劃核心的人,誰知道每個人的貢獻有多少,僅憑口語相傳的八卦「某某是某某的先生/太太,所以總是掛名在論文上」「某某只不過是政府官員,怎麼可能真的有空做研究」,而完全忽略這些人有可能付出的實質貢獻,豈不是跟誹謗無異?

回歸到論文掛名的原則上,有「實質智識上的貢獻」者,皆可掛名,這資格並不限於職業、身份、人際關係⋯⋯等。老闆或學生、官員或學者,都不是重點。這東西也不很難由旁人置喙。政府官員有可能提供關鍵的資料(因為有些資料只有他們有)、提供分析跟資料解讀(因為它們有經驗)。有的時候,有經驗的研究人員,幾項關鍵的建議,可能讓論文從1.7點變成7.1點,那你說這樣的貢獻重不重要呢?科學智識貢獻的形式,並不侷於一種。我想說的觀點很簡單,想要指控別人沒有實質智識上貢獻,應該拿出足夠的證據來證明,才公平。僅想當然耳的惡意揣測就下出「不合理」的結論,既不可能導正,也不會鼓勵科學的發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