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法蘭西實驗室
關於部落格
如果衣櫃裡面收藏的,是強迫、偏執與妄想,那麼實驗室裡面,該收藏些什麼呢?
  • 171051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讓樂生決定我們的總統

當然啦,這個熱門也許只是集中在某一小撮關心社會運動的設群裡面,而我碰巧很喜歡逛跟這類議題有關的網站,所以也許就誤以為這個議題很熱門。

然而實際上,樂生療養院的問題很可能僅僅只在新聞中被粗淺的報導過,並且要不是有一群殘障老人跟反叛學生到蘇貞昌家門口抗議,大概大部分的人根本就不會想理會吧。甚至,許多人認為,這僅是一小撮人為了一己的私利拒絕搬遷,耗上新莊所有人不能享受捷運的便利。是一種自私的行為。

我在剛聽到樂生療養院的問題時,腦中也有類似的想法。如同蘇貞昌說的,「任何重大政策,都要有人犧牲」。這真是一句偉大的話呀,如同那句「不要問國家能為你做什麼,要問你能為國家做什麼」一樣偉大的情操。為了國家的建設,人民應該犧牲自己的渺小的利益,聽的讓人熱血澎湃。

但是昨天晚上坐在地鐵裡面慢慢的想,想著這幾天在網路上找到的資料,想著重大決策到底是怎麼重大,誰來決定誰該犧牲誰不該犧牲,最重要的,任何重大決策的目的,不應該是讓所有的人都可以過的更好而不需要犧牲嗎?

我接著想到,國家的價值是什麼?生命的價值又是什麼?

忽然間,蘇貞昌那句「都要有人犧牲」變得不偉大了。其實聽起來還是很偉大的,但是他變成了一句偉大的笑話。其偉大的程度,跟我們老是故意模仿嘲笑某些集權政府動不動就搬出「為偉大的祖國與人民犧牲奉獻」那樣的刻板顢頇話語一樣的,是一坨屎。

當一個政府要試圖掩蓋自己無能的時候,就會搬出這樣一句經典。

如同對岸政府永遠有成群成群的人「犧牲奉獻」,而真正被奉獻到的永遠不是人民,而是偉大的黨。又如同米國政府,無力減少伊拉克的屠殺與承認自己錯誤的政策,總是要不斷的搬出偉大的「國家安全」來說服人,這樣血流的成河犧牲是「必要」而「值得」的。

但是我們還沒有走到那一步,而且我們可以避免走到那一步。

日據時代就蓋好的樂生療養院,建築物本身就有著特殊歷史價值。其優美的園區縱然不是一幢輝煌的宮殿,但整個療養院卻有不可抹滅的的歷史與文化價值。他不僅是台灣,也是世界少有的痲瘋病隔離所,是世界衛生史上的文化遺產。他的價值我並不擬多說。想要瞭解的人可以看這裡這裡

現在的問題是,台北市捷運新莊線要在新莊蓋一個象徵進步的捷運機房,這個機房恰巧就選定在樂生院址上。台北縣政府要徵收土地來給台北市捷運局蓋工程,而這個重大工程需要行政院核准。可想而知,在台北市政府、台北縣政府跟行政院這三個全台灣最有力的行政機關「合作」的情況下,樂生的人權注定是要被當成皮球踢來踢去,無人願意負責。

任何先進國家在遇到公共工程與文化起衝突的時候,都會盡量去尋求一個「雙贏」的策略,如同巴黎市政府不會為了開馬路而把羅浮宮拆掉。巴黎之所以有這麼多有名古蹟不是因為這些古蹟本來就很有名,他是因為歷代市政府努力的把古蹟保存下來,並跟現代工程結合,因此巴黎才能成為一個「充滿有名古蹟」的城市。

而在樂生療養院的案子裡,原本在文化資產上動腦蓋捷運本身就是很離譜的事情。就算這個捷運機房非蓋在這裡不可,政府也應該想辦法將捷運跟文化同時保存下來。

現在政府最被詬病的地方在於,捷運局一定要將樂生療養院拆除。在壓力之下,捷運局提出了一個保留41%園區的計畫,這個案子稱不上什麼改善,因為捷運局堅持要打掉的部分,偏偏就是療養院最重要的建築物部分,但是行政院認為可以接受。

然而同時文建會委託民間公司做出的研究,找到了一個可以保留90%的方案。這個更為理想的案子,文建會二月五日送行政院,三月二日就被駁回。台灣政府的行政效率之高在這裡堪稱世界奇蹟。二月恰巧是春節跟228紀念日,有人真正相信行政院有認真的看過這個案子,之後再駁回嗎?

對於各種保留樂生園區方案有興趣的人可以看這裡

沒有人願意回答為什麼90%的方案被駁回,中央跟地方單位都互推說是別人的事。這就是我們的公共工程決策過程。這就是我們政府對於文化資產保留的態度。

今天不是說樂生療養院跟捷運工程的衝突無法解。今天的問題是,這裡有辦法可以解,但是政府不想做。他們就只是漠不關心。

從台北市政府執意拆除大龍峒地區一系列的古蹟,現在要拆除樂生療養院,以及行政院對於文化資產的輕視與蠻橫,我們的政府,不管藍綠,對於文化保存都是一樣短視。只有能挑起政治抗爭與對立的「文化議題」,像是去中國化,像是中正廟,他們才有興趣。這些政治人物,從來就不是真正在關心「文化」。

就是這樣一種粗糙的決策品質,在決定台灣的前途。

政府不會提出的事情是,在新莊線沿線早有許許多多的業者買好了土地,等著捷運一來就開始蓋房子跟商圈。是的,房子跟商圈會為台北縣帶來所謂的「繁榮」,更會為現在已經暗中佈局的「業者」帶來巨大的財富。更是只有天知道政府又從這裡面拿回多少,所以這麼粗暴的一定要剷除文化遺產來迎合業者。

金錢,竟然是可以讓表面上看起來如世仇的藍綠對立,剎時間變得如膠似漆。

至於人權,在這場抗爭中則更是顯得荒謬。

住在樂生療養院裡的老人,從一開始就是被政府「強制」隔離在療養院裡。到了老年再也無法適應新環境了,又被冠上「五十幾個老人」為了自己的利益對抗「整個新莊乃至大台北地區的居民」,延宕國家的進步這樣的罪名。因故有呂秀蓮質問:「國家要賠很多的錢,你們賠的起嗎?」

那麼,自詡為人權鬥士的呂秀蓮女士,國家又要怎麼賠償被隔離了半生的老人們?就是用「強制驅離家園」來賠償他們嗎?那真是很廉價的賠償呢。(更別說,政府說蓋給他們的新園區,根本就不適合讓痲瘋病患居住。)

又或者,副總統想說的是,五十幾個人的命比不上百萬市民的命,犧牲一下無妨,所以才會有賠不賠的起之問。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我們可不可以說,228犧牲的人命也是換來台灣的安定呢?

一樣的,這些人並不是真的關心人權。只有能挑起政治對立的人權他們才有興趣。

為什麼,要一個透明的公共政策決策過程,竟是如此的困難?

為什麼,要一個文化與建設並存的社會,竟是如此困難?

為什麼,人權在台灣竟是如此的荒謬?

所以,為什麼我們應該要支持樂生療養院?如同HOW說的,支持樂生,純粹就是因為我們要更高品質的公共決策。如果能的話,應該讓這個訊息傳播出去,讓政治人物知道,我們在乎樂生,我們在乎公共決策,而且我們有選票。

延伸閱讀:

人行道:樂生危機(1)(2)(3)

快樂,樂生,青年樂生行動聯盟

台灣人權促進會:樂生療養院相關資料

哈囉~馬凌諾斯基:串連,讓樂生人權決定我們的總統

ancorena:讓樂生人權決定我們的總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