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法蘭西實驗室
關於部落格
如果衣櫃裡面收藏的,是強迫、偏執與妄想,那麼實驗室裡面,該收藏些什麼呢?
  • 170652

    累積人氣

  • 14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樂生,我看到的,我學到的(1)

樂生大概是我最近最關心的一個議題了吧。關心到幾乎天天在網路上跟人家嘴砲,連自己家都不理了。我想,我絕對有資格當上「怠惰管裡者同盟」的一員(耶!?好像有人說,就算沒有樂生我也夠格了?)XD

樂生爭取保存這樣的活動,從三月初看起來毫無起色,到忽然間整個活動好像在網路上炸開來,首先是許多網站展開連署聲援,接著其中又以三月十六日董福興發起的「一百元買下『保留樂生』的小小夢想」達到最高潮。在短短一天之內眾人網路捐款募集了廿萬,向蘋果日報刊登了「本來是屬於新聞應該要報」的樂生資訊。

我還記得,這個活動剛在黑米上開始的時候,我並沒有太在意。老實說,沈重的工作常常只能讓人每兩三天好好瀏覽一下網路。等過了兩天點進去一看,廿萬募集已經完成,我甚至連參加的機會都沒有了,那時候心裡只想著:no way

But way.

保留樂生的活動,好像也是到這個時候才開始獲得較多媒體的青睞。電視上開始採訪運動的成員,核心的或是外圍的。談話性節目開始以樂生為主題。新聞上出現的,不再只是「樂生抗爭與警察衝突」這種斷章取義的負面報導。一下子,原本抗議群眾亟欲打破的「政府資訊壟斷」局面,好像真的打出了一個小小的缺口,討論多了,不管是支持還是反對,至少是開始了。而讓民眾知道「樂生跟捷運其實有希望共存」、「曾經還有一個保留90%的方案」這些資訊,似乎是在三月以前連想都不敢想的。

當然,與龐大國家機器對抗這樣的運動,不是熱個幾天新聞,政客們表態「值得考慮」之後就皆大歡喜。王子與公主從今以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這種事情畢竟只會出現在童話故事裡。

在熱過以後,樂生要繼續面對的,除了要在專業上面駁倒捷運局,還要擋住龐大的官商利益團體,以及破除利益團體刻意帶給新莊居民對樂生的誤解(喲,這不就有縣長領著居民帶著捷運延期恐嚇的反撲來了嘛?)。

另一種難以承受之重的誤解,大概就是抹黑,那種來自政治上的意識型態。

這種誤解最簡單的形式(或是製造誤解的手段),就是簡化。於是,不管這次抗爭活動,包含了多麼複雜的面向與多元的訴求(從單純的維護樂生病人人權,到古蹟與捷運共存的爭議,到公共決策應該如何透明化,到樂生未來的發展),也不管抗爭團體的歧異度(從一直在從事抗爭樂生本身的住民自救會,然後有樂青,到傳播資訊與發起募款的部落客),也不論這個抗爭的時間之長(超過十年),對象之廣(從台北縣市府到國民黨中央黨部,到行政院官邸),這些人全部被簡化成一個所謂的「樂生派」,而他們的訴求全部被簡化成一個「不顧捷運,完整保留樂生」,抗議對象簡化成「只針對現任行政院長」(因為那是唯一有被媒體大幅報導的抗爭)。

到最後,他們還可以再被簡化成:既然是針對民進黨行政院長,因此「樂生派」的抗爭其實是一場虛左(假弱勢之名)實統(真反台灣人)政治鬥爭。

無怪,有如酥餅者在自家為文,提到他「專業的社運朋友」紛紛告誡:樂生不是一個好的戰場,會去抗爭的人,不是「判斷出問題」,就是「別有用心」。

哇,我從來不知道原來社會運動也要有「專業」的指導,也不知道,原來受到壓迫/欺凌/剝削而要輕舉妄動之前,或者看到壓迫/欺凌/剝削而要聲援之前,必須要先經過「專業社運」(是一種像專業搬家、專業翻譯那樣的公司嗎?)的認可,不然就是「別有用心」,「判斷有問題」。

我一直以為,抗爭這東西,不就是最簡單的「伸張自己的權力」?一般的情況下,他往往最後的手段,畢竟,如果不是走投無路,誰願意走到街上去叫囂?當許許多多的人在質疑樂生抗議的「合理性」的時候,卻忽略「抗爭」這種手段本身就是在「理性告磬」的情況下才會發生,如果不是理性已經用盡了,誰願意自掏腰包東奔西跑,到處打電話開記者會說明會,上街頭與警察對抗不坐牢也少不了皮肉痛?哪一個「有理性」的人會選擇這條路?

當你看到樂生上街頭抗爭的時候,表示那之前已經發生過太多被忽略的事情了。而你沒有看到,並不表示他們不存在。

再來,抗爭這種事情的本來也就是「相當自利」的行為,而他的強度,跟受壓迫的程度成正比。你失業了,我不會為你抗爭。我失業了,你必定也不會來,但我得好好考慮一下自己要不要抗爭。唯有我們都失業了,才會因利益而結合。

如果國家無償徵收我的房子,我一定會去抗爭。如果連帶還賣了我老婆女兒,那非帶炸彈去衝行政院總統府不可了。

今天樂生院民要不是住不下去了,怎麼可能要上街頭去抗爭?

在這麼自利的情況下,某些「專業的社運人士」當然不會選擇樂生作為一個戰場。因為,樂生根本不是一個可以挑起藍綠統獨對立,不是一個可以扳倒政敵的好戰場嘛。樂生抗爭了這麼久,直到最近才受到高層矚目,「專業社運」怎麼會去幹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那麼,如果是這麼自利,房子沒有被拆的非新莊市民的我們,為什麼要加入抗議?當然應該要加入!正如同我前面說的,樂生所暴露出來的問題,對我來說不只是「拆了幾個老院民的房子」這麼簡單的事情。他所揭露的,是一個「國家粗糙的公共工程決策」以及「政府輕視文化保存」。

台灣具有歷史意義的建築物,包括大龍峒地區的大龍國小、蘭州派出所、包括中山橋、包括松山煙廠,都在以「進步」為名之下一件一件的消失。這樣未來的台北,將會是毫無歷史的城市。在這樣的情況下,樂生的問題不只是樂生住民本身的問題,他其實是所有台灣人都應該關心的問題。要不要放任政府粗暴的剷除我們的歷史,是所有人共同的利益,又何需「專業的社運人士」來幫我們判斷的?

在我的眼裡,公民參與公共政策的決定,思考保留古蹟跟建設的共存,無疑是最難能可貴的學習過程。如果沒有樂生,至少我,不會開始認真去尋找公共建設的資料。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從這次的事件中學到有意義的資訊,有多少人能夠比較認真的關注我們的公共工程,傾聽不同的意見,而不是以為2100那種煽動式政治挑釁,就是所謂政策辯論的全部了。

說,「樂生派」的組成份子複雜,有藍有綠(亦即血統不夠純正?),而這一群走投無路的弱勢,有可能被政客綁架,因此應該聽「專業社運」的看法,不要幫助他們。實在是讓人啞然失笑。這無疑是迴避身為公民的責任,拒絕為自己的行為思考與判斷,拱手讓出自己參與公眾事物的權力。那麼,即便在這裡不被政客擺佈,在其他地方成為政客的魁儡也是理所當然。

實際上的情況是,沒有一個抗爭活動,不會有政客的參與。酥餅說:「很明顯的樂生已經不再單純是個社運議題,而是政治鬥爭的工具」。其實我倒想知道,從有社會運動以來,哪一場運動是「單純的社運議題」,而沒有「政治鬥爭」在裡面?沒有政治力的介入,怎麼去撼動粗暴的政策?

也正因為如此,社會運動本來就是「社會大眾每個人都應該自己判斷」而不是「政客」「活動領導人」甚至「專業社運人士」所給的認可與指導。

在類似的奮鬥裡面,樂生不會是唯一的一場戰役,之後還有松山煙廠跟蘇花高以及無數無數的環境/古蹟/建設的衝突在後面等著。當然,必定也會有無數的政客在其中上下其手。

希望,所有的公民,我們這些說不出「錯置」「場域」等等「專業詞彙」的非專業社運們,都能一起來關心我們的國家。

PS1. 喔對了,上面每個藍字都有連結可以點進去,別忘了@@

PS2. 對樂生到底該跟誰抗議?為什麼台北縣市政府跟行政院都有責任?有興趣的,可以參考這裡

PS3. 對於樂生到底有什麼保存價值的,還可以看這裡。這篇文章介紹我覺得寫得極詳盡。

PS4. 酥餅至少問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他問,抗議者提到的「公開審議」,要多公開才叫做公開審議?誰該參加?我想,關於這件事情,所有的人也都還在摸索。但是至少像這樣一種公開對話,就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